首页

最受尊敬企业年会|嘉实基金赵学军:新时代,我们需要深度的思想创造

赵学军2017-11-28 17:42

赵学军/文

尊敬的刘坚社长,尊敬的企业家,各位领导,各位来宾大家下午好,首先我代表实嘉实基金感谢经济观察报,感谢评委再一次把这样的殊荣颁给嘉实基金,颁给中国的基金业。

第二,我想表达一种感受,这种感受是一种自豪感,能够跟中国这么多最伟大的企业,像平安,像青岛啤酒,像紫光,以及其他获得最受尊敬的企业,以及那些在未来即将获奖的中国企业,能和大家一起比肩站在这个舞台上,让嘉实感到非常自豪。这是嘉实第二次获奖,去年我也来参加这个颁奖,去年在这里做了演讲,就是要做“向前看”的资本,帮助中国经济转型,这是我去年的主题。当下中国正处于经济转型的阶段,过去靠“向后看”的资本,靠看过去的财务报表,质押资产获取贷款的方式,是不能够帮助中国经济进行转型。同时在去年的演讲当中,向所有的嘉宾报告,说嘉实要做什么样的企业,嘉实没有土地,我们不做房地产开发,我们也没有矿藏,我们不是煤矿企业,也没有生产线,我们是一家轻资本的公司。但是我们要做什么?我们要做另外的一极,能够汇聚思想的一极。投资的本质是资本跟随着思想,资金流跟随信息流。投资取决于你能不能汇聚思想,能不能汇聚全球的思想。我们说要走向全球的时候,不仅仅是让中国资本投向全球的优秀的企业,获取资本的回报,我们不仅仅是把全球的机构投资人带到中国分享中国的成长,更重要的是我们要在思想和认知上也站在世界的高度。大家知道机器人行业是重要的产业,是未来很重要的产业,不论是工业机器人还是服务机器人。

当我带着分析师,基金经理去沈阳看新松企业,去科大智能看另外的智能机器人的时候,基本的角度是从中国基金经理和中国分析师的角度。尽管他们中很多人留学,尽管他们读了很多国外的报告,总体仍是以中国的角度看机器人产品。我们希望有一天,我们能够带着来自日本的基金经理,分析师来看。因为日本是老龄化最早的社会,在服务机器人上应该是世界领先,如果我们能带着来自欧洲的基金经理和分析师,因为德国的4.0将引领工业,如果我们带着美国的分析师和基金经理,因为那里有硅谷,再从全球的角度看机器人这个产业链的时候,我想那个时候能够更洞彻这个行业的链条,价值链和获得更深入的认知,从中为我们的投资人获取更好的回报。嘉实追求的是要做深度的,汇聚思想的企业。

我想这是我在去年来这个地方跟大家报告,今天站在这里,我用什么样的主题跟大家报告。我想用一个主题,这个主题是,新时代我们需要深度的思想创造。刚刚开过十九大,毛主席让中国站起来了,邓小平让中国富起来了,我们走进一个新的时代,要让中国强起来的新时代。我想强起来和富起来不一样,富起来,我们努力去创造就够了,真正的要强起来,需要深度的思想。什么是深度的思想?在人类飞行的历史当中,人类曾经力图绑上翅膀进行飞行,但是我们知道最终人类能够飞行,不是因为我们绑了更大的翅膀,而是因为流体力学的发现,是飞机翅膀上流体力学的发现解决了人类飞行的问题,所以中国要强起来,我们需要深度的认知。

举个例子,刚才前面两位嘉宾讲到中国经济转型,为什么我们有那么多的金融风险,比如高负债,僵尸企业,我们努力解决做小分子还是做大分母,为什么有这么大的债务风险,债务达到了GDP的百分之二百六二百七,根本问题在哪?依我看,现在我们的企业负债是很高的,我们中国的企业负债比全球企业平均负债高一倍,为什么会这样?因为企业家有强烈的意愿去获取债务,为什么?是因为《公司法》和《银行法》的安排是歧视债务的,企业不能还钱的时候是跟你谈怎么削减利息,剥离债务,怎么样债融?在西方怎么样,一个西方的企业不能向银行还债,哪怕企业值100亿,债务是1亿,你不能还这一个亿,那你的企业价值是没有的,完全由银行主导,根本不需要去法院。因为我们的法律漠视债权,股权永远说我这这么多钱,怎么能重组企业,这都是制度安排的问题。

中国要强起来,我认为要深度思想创造,要从理论上,制度上,从方法上,来把我们深度的思想做起来,作为一个基金行业的公司,我们的深度思想从何而来?其实中国是一个人口众多,14亿人口,企业众多的国家,做资产管理真的有机会成为世界级企业,尽管我们今天还很小,嘉实最新的排名在全球排109名,还在百名之外,还排在中国最前面,我们怎么办?实际上整个西方的经济学你一定要看他们的理论,西方的金融理论,所有的理论建立在一个假设上,叫有效市场假设,什么叫有效市场,有效市场是信息论,说企业必须强制信息披露,有事披露信息,这个房间里面每一个角落,同一时间,同样密度,同样质量得到这个信息。而中国不是这样的,中国是非有效的,信息靠近我的地方,我发布信息,靠近我近的地方得到的信息强度大,精度高,有可能还是假的,远处无法辨别。那么你做投资的时候信息是如此的重要,而西方所有的理论都是建立在有效市场,如同黑和白之间,理论假设只能在白的这条线上,这个理论才能成立,但是你知道这个世界上没有多少白,总体是灰,不同色度的灰,这就是中国的金融企业、中国的教授创造新理论的机会,如何在灰度上实现理论的通用性。

所以我们觉得,中国要强起来,需要深度的思想创新,所以我想今天借这样一个机会,来表达一下作为一个资产管理者,我们认为思想是重要的,是作为资产管理人最重要的一方面,嘉实有一句口号叫“远见者稳进”,思想创造财富,思想很重要,我的同事给我写了非常好的稿子,热情洋溢,但我想了想我不念稿子还是说说思想的事。

最后我想说,刚刚开过十九大,特别欣赏十九大,我们党的使命叫为人民谋幸福,为民族谋复兴。我觉得什么叫让人尊敬,我经常想什么人会令人尊敬,我经常想到钱学森,邓稼先,我觉得他们让我们尊敬,因为他们把自己和那个时代,和这个国家联系起来,嘉实要做什么?我们自己也有一个叫“服务财富增长,助力产业腾飞,做有国际竞争力的资产管理机构”。我们努力向这个方向做,尽管和很多产业还有差距,但是我们还有很多努力的机会和空间,谢谢大家。

(作者系嘉实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总裁,根据作者在11月28日举办的2016-2017年度中国最受尊敬企业年会《使命引领未来》活动上的演讲整理,未经本人审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