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城市的开放价值要远高于一线排名

陈白2017-12-05 10:09

(图片提供: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报 陈白/文 即将在广州召开的《财富》全球论坛,使得多年来以Canton闻名于世的这座港口城市,再一次以Guangzhou的角色站在全球财富的目光中心。根据媒体报道,本次参加《财富》全球论坛的企业数量创下了历史新高,这也被认为是广州经济史上的一大盛事。

作为港口的广州,近两千年来通商一直未曾中断,在海洋文明开启之后,更是东亚大陆上的一颗“明珠口岸”。也正是由于国际贸易初萌于广州,商人彻底告别数千年来处于“士农工商”的社会架构底端、开始逐渐形成中国最初的企业家阶层。

在晚清“四大买办”中,唐廷枢、徐润和郑观应均为广东人,郑观应更是一度担任广州商会的主席。在一百年前的此时,国内的洋行总数近万家,买办人数超过十万人。而以广州为首的珠三角城市就是他们的主要聚集地之一,随后他们也成为一股不可忽视的财富阶层中坚力量——从唐廷枢、郑观应等人的商战和著作所呈现的家国情怀来看,呼吁开放精神、用商业反哺社会,中国企业家精神正是从那时开始发轫。也正是这股精神所创造世所共见的积极价值,让港口城市的开放精神成为打开当时闭关锁国的一把钥匙。在改革开放之后,从深圳到广州再到整个珠三角以至辐射全国的力量,再一次佐证了开放的城市价值拥有的历史位置。

不过近些年来,关于广州的城市排名争议从未停止。确实,中关村创业大街人头涌动,陆家嘴的楼市股市不断刷新历史,经济宏观背景的层层烘托,让其他一线城市光彩照人,广州似乎成了其中最沉默的角色。房价涨幅垫底、“华强北”后继乏力、大型企业出走,多少显得有些寥落。

但是,与此同时值得关注的另一组数据是,在京沪人口流入大幅放缓的同时,广州外来人口正在大幅度增加。按照,《南方日报》此前引用的统计公报数据显示,在常住人口方面,北京、上海、深圳2016年分别比2015年增加了2.4万人、4.43万人、52.95万人,均低于广州。而在常住外来人口方面,广州市2016年比2015年增加了37.94万人,同样领先于上述三个城市。

相比资本市场和大鳄们所造就的财富幻觉,广州的房价在一线城市中最低,且是最早推出“租售同权”的地方城市,加之户籍政策也相对宽松,无论是大学生还是务工人员,进入的门槛都相对较低;对于中小企业来说,房价和相对低廉的人力成本,意味着生产和生存的成本比较低,拥有更多的实实在在的利润和发展空间。如果从公共及经济资源的占有和分配上来看,作为超级大都市的广州,并没有对周围的珠三角形成虹吸效应,相反,区域城市群的集体发展正在成为其积极的后备力量。而其中对国外的开放,对国内的开放,城市群内部各城市之间的开放,是驱动城市群交流发展的关键动力之一。

正如这些年来反复祛魅“唯GDP论”,评判一个城市的竞争力,经济也不应当是唯一指标,评判城市的价值、评判城市是否让生活更美好,应当还涉及到开放程度、社会文化等等等多个方面。以一线城市为代表的经济发达中心城市,凭借优质的社会公共资源和良好的就业机会,会对流动人口形成强大的吸引力,大量的流动人员抵达大城市后,会产生融入于其中的强烈愿望,同时也不可避免地会造成一定的城市问题。这也使得大城市吸引伴随着互斥的“磁场效应”展现的格外犀利。

而在此时,或许更值得参考的是卡尔·波普尔所主张的,无论是经济还是社会的改革,并不必须是一场大规模激进改造的计划,而可以是一种零碎的、试错的和逐步性的社会工程。“一线”是城市发展的结果,但不应当成为城市发展的初衷。如何用开放包容的心态去看待其中产生的问题,并引以积极的解决方案将“负担”转化为城市发展的内生新能量,或许相对于无谓地去争夺一线位置,更是这个开放城市财富涌动的更值得期待的新机遇。

 

经济观察报 公司部编辑
管理学学士,传播学硕士。曾就职于新京报、凤凰网等多家媒体。跟踪公司新闻动态与背后的故事,关注大时代下的个体命运,以商业评论见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