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要引导“燕子李三” 走上正路

西坡2017-12-05 10:12

(图片提供: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报 西坡/文 据媒体报道,江西上饶市公安机关近期打掉了一个特大攀爬入室盗窃团伙。盗窃团伙主要成员、公安部A级通缉嫌犯何江红,能徒手攀爬20余层高楼,归案前曾两次逃脱警方抓捕,具有超强的攀爬、奔跑能力,被办案民警称为现实版的“燕子李三”。

“燕子李三”何江红的家乡在贵州铜仁市沿河县。这次被抓之前,他曾十年内两次因盗窃被判刑。何洪江还有两个弟弟,也都曾因盗窃被判刑。人家是“一门三进士”,他们是一门三盗匪,难怪他们的父亲何祖平十分失望。

在当地,这家人的情况不是个案。这个盗窃团伙核心成员大都是老乡关系。这个68万人口的国家级贫困县,每年约有20万人到县外谋生,2016年3月,因为外流人员攀爬入室盗窃多发,沿河县被公安部列为全国重点地域性职业犯罪整治区。

何江红“职业技能”部分源于家乡的“馈赠”。当地是山区,“天无三日晴,地无三里平”。沿河县公安局副局长介绍,由于贫穷落后,乡村里很少通公路,当地人从小在山间地头跑,身体素质很好,也锻炼出了很好的攀爬奔跑能力。

多么悲哀!如果搁在励志电影里,给他们一位《光荣之路》里那样的优秀教练,他们本可以走上体育道路的。不说电影,假如他们能遇上恩波俱乐部这样的民间机构,说不定命运也能改变。何江红的命运似乎已难以改写,但沿河县还有无数的青少年,他们的人生篇章才刚刚开始。

沿河县正开展一场号召全民参与的整治行动。但整治的前提是理解。

每个人的家乡都在沦陷,但“燕子李三”的家乡沦陷地更彻底。别的地方顶多是掉入“贫困陷阱”、“青壮年流出陷阱”,沿河县却掉入了“犯罪陷阱”。有个词叫“社会资本”,大概指的是人际关系赋予一个人的改善自身境遇的能量。一般来说,富人不仅更有钱,社会资本也比穷人多。而沿河县有些年轻人所拥有的社会资本却是负的,他们面临的只有学坏的诱惑。

据何江红供述,其16岁就被同村人拉“入伙”。而这种犯罪“传帮带”在当地已存在多年。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打工开始流行。当地人听打工回来的人说,广东深圳这些地方“遍地都是钱,来钱快”,于是就跟着去了。但歪路上来钱比正路上更快,沿河县籍的盗窃团伙逐渐开始形成。

如果说一个人在社会转型的浪潮中把持不住自己,走上了犯罪道路,那么我们没必要深挖社会根源。可是如果一个地方越来越多的人走上了邪路,就不能不引起重视。我们不能简单归因为“穷山恶水出刁民”,因为穷山恶水也出过徽商、温商这些可敬的群体。

我绝不是主张“犯罪有理”,我不觉得有什么经济压力会逼得人不去犯罪就没有活路,好逸恶劳、投机取巧的心理因素不能忽视。但是犯罪火苗在一个地方蔓延的过程中,如果及时进行干预,是有可能扑灭的。地域性犯罪的背后,几乎必然存在着治理失序。

今天沿河县向盗窃犯罪宣战,首先应该向贫穷宣战。打击只能扑灭明火,扶贫才能扑灭心火。为了帮助年轻人抵御盗窃团伙的拉拢腐蚀,也必须给他们一个有说服力的走正道的理由。如果这个“燕子李三”已无药可救,那么别让下一个“燕子李三”重蹈覆辙。

(作者系资深媒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