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年终特刊·新青年|MC天佑:消失的麦架

安凌飞2017-12-28 22:20

经济观察报 记者 安凌飞

12月8日下午,五棵松凯迪拉克中心,2017年搜狗IN盛典正在这里举行。演艺人员的车辆绕过正门,直接开进了会场后侧入口。MC天佑从车上走了下来,在入口处接受了简单的拍照采访,随即和自己的经纪人、化妆师等四人走进了休息室。

休息室陈设简单,就几把椅子和两张桌子,桌子上放着矿泉水和两盒水果。天佑吃了两口水果,便又把手机放在桌子上,开始直播。“我这眼睛带美瞳得给我带瞎了,带不进去;这屋太亮了;芒果特好吃,我不吃了,不然脸黄。”他随意和直播间里的网友聊天,讲自己在哪、在做什么,看到熟悉的网友留言称“今天你可以上搜狗,但千万别上热搜”。天佑哈哈大笑。下了直播,天佑利用化妆师在他的发型和着装上忙活的功夫,又玩起了吃鸡游戏,直到上场前还恋恋不舍:“我一直没玩到这个分数。”

2017年,MC天佑这个名字,相信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并不陌生。他本是一位平凡普通的锦州小伙,却凭借着分手后的灵感创作出一首《女人们你们听好了》而红遍网络。随之走上主播道路,喊出了一首又一首赞不绝口的麦;成为了家喻户晓的网络第一人。

但是,这位以喊麦出身的主播,却正在试图让他的麦架消失。

2017年岁末的这场盛典对于天佑来讲,有着不同寻常的意义。他不仅获得了跨界艺人奖,还演唱了最新的情歌单曲《又》,这是他转型成为艺人的里程碑之作。“到底演唱时用不用麦架”也成为天佑和他的经纪人王拓探讨了多次的话题。王拓试图减少“喊麦”在天佑身上的烙印,希望只拿麦克风演唱,不想让观众感觉跟直播有关系。天佑虽然表示“唱情歌自己对着麦克风架唱好一点”,但也并没有过分坚持,最后依然放弃了麦克风架。

在直播风起云涌的2016年,主播们从狭小的直播间走上了大雅之堂,成为了发布会中不可或缺的角色。MC天佑就是其中之一,1994年出生在辽宁锦州的他,被称为“喊麦之王”。毋庸置疑,天佑是直播世界代表性的产物,但现在的他正想要从以金钱为武器的虚拟世界中走出来,走到现实中“开公司做事业”。“主播、网络艺人再到艺人”是天佑及其经纪人对他的规划。

“硬给”的流量

在准备出发去凯迪拉克中心的前一个小时,记者在天佑的家里见到了他。这个100多平米的房子既是天佑在北京的居所,也是其北京工作的据点。门口的鞋架上摆放着多双拖鞋,其中一间房是配有电脑、音响、大灯的专属直播间。

他边吃经纪人从餐馆打包回来的菜,边和记者聊天。为了准备年底的YY年度盛典,天佑最近一段时间已经搬回锦州住了,他说“回去能够更好的直播”。YY年度盛典旨在表彰一年中网络直播最优秀的主播,在2017年的YY年度盛典中,天佑获得了最佳男MC第一名和全品类TOP5的第三名。

天佑在YY上超过2300万粉丝,快手上也有千万粉丝,YY上有作品的播放量甚至超过千万,现在每晚7点在YY直播两个小时。除了自己喊麦,天佑的直播间里出现了越来越多连麦的主播,这些有可能是天佑工作室签约主播、同一公会的主播等,天佑算了算自己已经连麦过1000多名主播了。

在天佑的认知里,粉丝喜欢自己的原因在于“励志”。天佑多年混迹底层,炸过鸡排,被城管追得四处逃窜。卖过二手车,女友跟开宝马的男人离开了。被人拍过砖,也踩过别人肩,在职高呆不上一年就逃走;他被现实一次次打脸,这些经历后来成了直播间引起强烈共鸣的谈资。

对于直播上的人气,天佑有着清醒的认识。“一个人是有寿命的,但是很多人可以延长你的寿命。”他希望通过签约这些主播,把人气均衡给他们。

但是“具体怎么做”,天佑说“没制定计划,就是顺其自然,大家一起发展”。而直播圈导流粉丝的方式也很野蛮。“硬给(流量),你在我直播间,大家一起连麦,回去你就会有人气。然后粉丝就会知道你是我的艺人,就会帮助我。”“所有人都算上,网络上的营收一个月流水能有600万。”在天佑和他的团队看来,“硬给”的流量虽然使天佑在直播上损失了一些收入,但提升了天佑及公司的商业价值。

和众多明星工作室一样,目前天佑工作室的成员不少,大概有20多个。除了有多年的老友,还有不少是喜欢天佑很多年的粉丝。经纪人王拓就是几年前天佑学街舞时候的朋友,2013年又开始在一起合作。此外,工作室还签约了200余名网络主播。

离出发还有半个小时,化妆师来到家里,天佑一边换衣服、化妆,一边打开直播观看。王拓说,天佑大量的时间还是专注于直播,他自己也喜欢,自己人则帮忙打理更多商业上的事情。“他毕竟是老大,公司的老大,工作室的老大”,他们有意见相左的时候会商量,不会发生争执。

1000余位连麦主播、200名签约主播、20名工作室员工,他们与天佑的寄生关系层层紧密。天佑的人气和品牌影响力成为发展的关键,将积累的资源变现成为天佑的商业化图景。

转型路上

虽然天佑仍然专注于直播及主播带来的价值,但已经完成主播到网络艺人转变的他,和其团队成员都认为他下一步的规划是成为艺人,与主流娱乐文化接轨,获得更广泛的影响力及商业圈层价值。

从2015年底到2016年初,天佑推出了个人单曲《未来》和《你没那么爱我》,又参与了《天天向上》、《夏日甜心》等综艺节目,在电视剧《致命潜能》里担任角色,还为周冬雨新片《指甲刀人魔》演唱主题曲。

天佑说今年大部分时间都在北京度过,他正在修读电影学院表演系的进修班。“一周工作日上课四天,周四休息。”不过,天佑说自己未来也不一定会做演员,只是想多学点东西。除了进修表演,他还在补习英语。

为了参加8号的2017搜狗IN全景·臻选礼,天佑特意提前一天驱车从锦州赶到北京,参加彩排。当天,天佑唱得是最新发布的情歌《又》,和王拓还在讨论要不要放弃麦克风架。天佑虽然表示“唱情歌自己对着麦克风架唱好一点”,但也并没有过分坚持,最后选择放弃了麦克风架。王拓在当天表演结束后发的朋友圈写道,“今天的我比谁都开心,华丽转型,希望你能继续努力,我们在路上。”

从草根文化到电视荧屏,天佑正在被更多的人认识。“从年初到现在,参加了得有100多场活动。”王拓说,明年在节目上会进行更慎重的挑选。“接下来的应该是卫视的节目,像今年浙江卫视的跨年,明年希望他能上几档真人秀。”从网络艺人转型成艺人,王拓觉得接活动的标准肯定要不一样了。

天佑直言不讳,现在“手里掐着这么多资源”,对自己来说,有得是机会。不过,以天佑和王拓为核心的骨干成员显然没有应对媒体及商业化方面的经验,天佑自己还专注在直播,没有经验;王拓也说没有学过企业法等商业类课程,现在的思路想法都是跟着各种认识的哥哥们学习,和大佬合作也是一种选择。

主播价值变现

除了直播和商演的收入,天佑还通过投资和自己的影响力入股了近十家公司。天佑清晰的界定着网络和现实的区别。他并不认为工作室算是事业,只是带着大家在网络上玩,“这是副业”,而事业是现实中的公司。

王梓洋是天佑工作室的一员,负责管理天佑工作室盘锦分部,他说自己的工作就是管理主播,首先就是要让他们盈利,获得更高的收入。天佑在今年6月的直播中说道,“每个月自己的工作室开支最少在20万元,这些钱涉及到管理人员的开支,以及水电费,和房子的租金。”天佑的工作室在内蒙古、锦州、盘锦等多个城市,今年1月已经达到7家。

除了提供主播直播的场所,从王梓洋发在朋友圈的内容可以看到,这个工作室主要是与赞助商合作,承接商演,通过明星、直播资源等帮助企业聚拢人气,扩大知名度。12月中旬和万达广场合作的招商海报是:“MC天佑相约平安夜,举办盘锦有史以来最盛大线上线下联动狂欢节,有MC天佑坐镇,携手更多百万网红站台。”

另一方面,天佑通过自己的工会DZ传媒和工作室,聚集和签约了大量主播。简单来说,天佑通过连麦扶持和培养更多的优质主播,再落地线下工作室,承接各类商业活动,帮助主播获得更多的收入。

天佑的野心不止于此。天佑所说的事业指的是他刚刚注册成立的一家科技公司。据王拓介绍,这家公司主要有三项业务:其一服务于中级和高级之间的网红,其二是做MCN公司。天佑始终保持着谨慎,王拓说到一半,天佑打断了对话,说企业商业模式还是别讲了。

MCN模式源于国外成熟的网红经济运作,其本质是一个多频道网络的产品形态,将PGC(专业内容生产)内容联合起来,在资本的有力支持下,保障内容的持续输出,从而最终实现商业的稳定变现。而王拓称,工作室算是最基础的一个孵化,之后会把这部分利润打包装进新的公司,以便后期的融资。

从曾经的小镇青年,到如今在《明日之子》助力毛不易获胜。MC天佑如同正在消失的麦架一般,以一套被底层社会追捧的行事风格闯入直播,又以网红、艺人的身份走入主流视线。如今,天佑的商业化价值还在集聚。

经济观察报 公司部记者
常驻北京,曾任职于中国商报,关注领域为零售、旅游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