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这一次,吴海的信还会被批示吗?

陶舜2018-01-09 09:04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网 陶舜/文 深夜对中国舆论场来说是一些特别的时刻:吴海两次公开信都是在深夜发出。

是的,第二次。曾因给国务院总理写公开信而走进中南海的企业家吴海,1月9日凌晨又写了一封有关简政放权的公开信。

然而这一次,在不到1000个点击量的时候,这篇发在实名认证微信公众号“桔子水晶吴海”的公开信,被平台提示“此内容因违规无法查看”。

在这篇题为《又写了一封信》的公号文章里,吴海把“真正领悟中央的意图”写入了内容提要,并制作成了文章头图。“中央的意图”指的是:让人民富足,国家富强。

我是少数在深夜第一时间看完这封公开信的读者。其中,吴海谈到了第一封信的反响,首先是国务院总理亲自过问,民意直达了中央,但可惜的是,企业所反映的问题,仍然没有得到实质性的解决。前后两封信所关注的都是营商环境问题。

吴海说,后来央视《焦点访谈》的记者找他做追踪报道,想听听企业对于相关整改的情况汇报,但他婉拒了,“我还是不能给总理丢面子了,变化太小。”他还放出了自己和《焦点访谈》记者的短信对话截图以增加可信度,并技术性地遮掉了其中一些词句。

这似乎违背了人们的常规印象。通常,领导批示的问题都会得到雷厉风行的解决,何况还是总理批示,并且得到各大媒体普遍关注的事情。

2015年3月23日也是凌晨时分,当时身为桔子水晶酒店CEO和北京东城区政协委员的吴海,发出了第一封公开信《做企业这些年太憋屈》,以切身体会和所见实例,坦陈了许多政府在实际工作中的“庸政、懒政、政策陈旧、不清晰、滥用”等问题,并提出了自己的改进建议。

其中坦率说道:“一个政府对企业不好就是对人民不好,我觉得政府对企业不够好,如果按地位排的话,政府管理人员是大太太的孩子,国企是偏房生的,而私营企业则是婊子生的,虽然都是国家的亲骨肉,但是大太太的孩子管着我们,偏房生的也怕大太太生的,但是他们敢找亲爹撑腰,而我们这群婊子样的只能被大哥打完左脸再主动地把右脸转过来让打。”

吴海当时写道:“现在我们国家正在抓家法—反腐,我们切实体会到了大太太的孩子们规矩多了,但是,您相信吗,就在习大大前年抓腐败的之时,在我们行业俗称的‘三节’的时候,某城市所有下属机构几乎倾巢出动,只要属于他们管理的行业他们都会照顾检查到,并且主动按企业规模排名来做某种要求,当然,关系好的企业可以讨价还价,‘特种税’也有减免的时候。”

吴海当时继续写道:“为什么那个城市几千家企业没人敢做声,因为他们都知道,一旦出声他们的企业就会遭到灭顶之灾,我记得4、5年前,那个城市的某经济型酒店的加盟商举报了某政府部门下属机构,从此之后这个品牌的酒店在那个城市就没法获得某种批文而没法开业,直到某个品牌集团老总到这个城市来赔罪才解决这个问题。”

回顾2015年,当时反腐已经走向日常化,全年共有35名高官被中纪委通报落马,落马高官进入审判季,军队反腐的阶段性成果也在继续公开化。在当时的反腐形势下,“特种税”的问题是引人注目的。

关于“特种税”的涉嫌腐败的问题,吴海在今天的第二封信中谈到了后续,那就是纪委方面曾派员向他了解情况,但他并没有说出具体的城市和具体人,他认为自己针对的是现象性的问题,并不是为了针对谁。他认为很多都是系统性的问题,希望造成这些问题的机制能够改变。这就可以理解为什么今天他把“真正领悟中央的意图”当作关键句。

吴海说:“很多毛病都是过去系统性的管理问题导致,不是某个人的问题。这次也一样,任何人找我我都不会说是哪个城市哪个人做得事情,但是我保证我说的现象都是事实。”

尽管如此,吴海还是强调自己对于东城是有贡献的,“虽然东城没有给我们一分钱的税收优惠,因为你们的服务我义无反顾地把企业总部搬到了东城,这次卖公司我和我们的股东将会给东城交两亿多境外交易所得税。”

在第二封信中,吴海罗列了五大问题。1,过时政策废除和修改问题,一条没人理的过时规定却有人为此付出了生命的代价。2,土地使用费的问题,谁都不管。3,相关行政审批机构互相矛盾、不懂法不守法的问题。4,行政执法随意性问题,规定含糊或者自己就是规定。5,私营企业也要招投标的问题。

其中“生命的代价”指的是,在安装中央空调的时候,有关部门没有与时俱进,采用了旧的管理规定,结果,安装过程中有一名工作人员意外身亡。吴海承认企业方面有责任,并且也积极赔付了赔偿金,但他认为:“一个可能只需要一个科员花一个上午就能改的规定为什么没人来做?为什么没有人能够把过时的规定看一遍呢?您的半小时就可能挽救了一条生命。”

他进一步说,有些部门拿着一个过时的政策来审批一些事情,使得企业办事情越来越难。

吴海的第二封信显示,不仅他的第一封信所反映的现象性问题仍然没有得到解决,他还发现了另外一些类似的问题。也因此,和第一封信的体例一样,他也直率地谈了几点自己的建设性解决方案。

写这两封信的吴海,有一个前后不变的身份是东城区政协委员,而他在企业的身份发生了变化,2015年写第一封公开信时他还是桔子水晶CEO,但后来他已经把酒店卖掉了,“我现在只是挂了个荣誉性的桔子水晶执行董事长和华住集团执行副总裁的职务,已经没那么多好失去的了”。

这一次,吴海的信还会被批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