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观察家|欧美经济活力能否延续?

刘淄川2018-01-19 18:48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报  刘淄川/文 2016年底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之后,国际主流媒体的沮丧和失望之情溢于言表,一些美国大学的教授、学生甚至陷入一片迷茫与困惑。对人们来说,2016年是“黑天鹅”事件频发的一年,主流舆论界倾向于以灰色调来描述和预测世界的变化。在经济领域,著名经济学家保罗·克鲁格曼甚至在2016年的一篇文章里宣称:“如果特朗普当选,美国经济将会崩溃,金融市场将永远无法复原。”

然而,至少在经济领域,局势的发展并没有那么令人悲观。最新公布的经济数据显示,就执政一年之时的经济成绩而言,特朗普的情况是最近几届美国总统里面最好的。2017年12月美国失业率为4.1%,是17年来的最低点,同时股市出现创纪录的繁荣,投资者热情高涨,而楼市已经接近美国“次贷”危机爆发之前的高点,年化经济增长率可能连续第三个季度保持在3%以上,消费者信心指数也处于进入21世纪以来的最高点。这一切都发生在美国主流媒体对特朗普持续一年的口诛笔伐之后,经济的良好景象似乎与评论家们的悲观不是很搭调。于是乎,也出现了一些经济学家要求客观看待特朗普的经济成就。

不仅美国如此,预计今年欧元区、中国、日本、印度等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也都会保持良好的增长率。根据预测,全球经济在2018年还将保持3%以上的高增长。在此之前,舆论界一直在警告“去全球化”趋势和世界经济失速的风险,但是从现实表现来看,全球化的势头依然不减。尤其值得一提的亮点是此前频频爆出问题的欧元区:根据彭博2018年的首个月度调查,欧元区预计增长2.2%,而且欧元区两大经济体德国和法国当前商业信心增强,失业率保持在低位。

舆论的“唱衰”和欧美经济的良好表现形成了强烈反差。特朗普遇到的情况也与奥巴马形成了鲜明对比。奥巴马2008年当选总统时,美国主流媒体一片看好,寄予他迅速振兴美国经济的厚望。但当时正值美国金融危机的深重时刻,奥巴马政府把头一年的主要精力用于对抗危机,并没有出现特朗普这样的第一年就开门红的情况。当然公允地说,也不能把民主党人在2016年的选举失利解读为奥巴马经济政策的失败,奥巴马政府经济方面的执政成绩堪称良好。

这一年来,美国主流媒体对特朗普谴责声一片,但美国经济却静悄悄地不断好转,仍然构成一个值得认真思考的问题。

首先需要明白的是,总统及其实行的政策并不是美国经济的唯一决定因素,甚至不一定是最重要的因素。在美国这样的自由市场经济国家,联邦政府政策对经济的影响作用很小,相比而言,拥有独立决策权的美联储才更能操控美国经济风云。所以,我们不应该画一个简单的等号,把“美国经济良好表现”等同于“特朗普政策得当”。尽管特朗普在推特等平台上自称他是经济复兴最大的功臣,但严肃的分析者应该对此有判断力。

同时,经济政策的效果具有延迟效应,也可能存在的一种情况是“奥巴马种树、特朗普乘凉”,很大一部分功劳应该归于奥巴马政府及美联储采取的应对衰退的政策,而特朗普如果试图过多干预美联储的决策的话,只可能会破坏美国经济的复苏。

在欧洲,民粹主义政客在法国、德国未能上台,改善了人们对经济前景的预期。欧洲大国国内政局趋于稳定、欧元区改革计划摆上日程,也都对投资者信心产生了提振作用。但也应看到的是目前的繁荣主要局限于“市场繁荣”,贫富差距扩大,基础设施投资不足,穷人人力资本投入不足及医疗教育需求得不到充分满足,这些社会性及结构性问题依然没有得到充分的解决。

此前人们对国际经济悲观的一个重要理由是全球贸易会减少,这是上世纪30年代曾经发生的景象。然而幸运的是,目前而言,特朗普攻击国际自由贸易的言论大多数还没有变成现实。特朗普让美国退出了 “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谈判,但鉴于TPP原本意在成为一种高规格的自由贸易协定,美国只从这一立场上倒退,并不意味着已有的国际自由贸易体制本身遭到重大削弱。特朗普对中国发出的贸易战威胁也还主要停留在口头层面,但今年中美可能爆发更多的贸易摩擦与冲突的风险不容忽视。

特朗普让人刮目相看的一点是,他在上任刚一年的时候就推出了减税政策。尽管在对收入分配的效果方面,这个减税方案充满争议,但不可否认的是,减税措施在目前提升了美国商界的信心,会促使企业扩大投资,并可能在短期内带来更多就业机会。不过,这并不多么令人惊奇,即使是减税的批评人士也不否定其在短期内对经济的提振效果。 

目前虽然欧美的股市、房地产等方面的资产价格高企,但是通胀率保持在较低的水平上,这留给了经济决策者更大的转圜空间。然而在长期内,尽管美国通过发行国债来筹资的做法具有一定的持续性,但减税相当于向经济中注入现金,可能导致经济过热。一旦通胀率出现明显的上行趋势,美联储就会出台加息政策给经济降温。假如以后通胀率或者投资者信心发生剧烈的变化,美国决策者拥有的财政与货币政策的空间也会大幅缩小。总之对于减税措施在长期内的影响,仍然需要谨慎观察。

同时需要注意的是,特朗普减税法案才刚刚通过,它目前起到的主要作用只是提振商业信心,我们肯定不能用当前的经济表现作为评价减税政策的依据。事实上当前美国失业率很低,接近充分就业,也就是说实际增长率和潜在增长率之间的差距缩小,在这种情况下,用减税来刺激,效果是有限的,而长期内的财政压力加大才是更大的问题,财政赤字问题最终又可能得通过政府增税来弥补。

除了减税之外,另一个刺激投资者信心的因素是特朗普对放松金融管制的承诺。特朗普要求大幅修改“多德-弗兰克法案”——自“大萧条”以来最为全面和严厉的金融监管法案。华尔街当然乐于看到自己受到的金融监管减弱,然而人们要问的是,对金融机构的再次放纵是不是在重蹈小布什时期的覆辙,有诱发另一场金融危机的风险。

此外,特朗普反对对移民过度开放国界,收紧签证和边境管制的政策,可能在长期里对美国经济的活力产生影响,尽管这种影响不会在短期内表现出来。因为毕竟美国是一个移民国家,高技能移民是美国的创新和活力之源。另外,美国人口结构也出现了一定的老龄化,劳动力短缺将会是未来面临的问题。无论从社会还是经济角度来看,特朗普的反移民政策都是严重的弊大于利。

当前西方国家的经济活力不容否认,但最重要的问题是这种活力在未来能否延续。不要忘记世界有可能处于宏观经济的大周期之内,减税等政策激发的“动物精神”驱动企业投资增多、房价上涨。但如果这种上涨趋势没有基本面的支撑,全要素生产率没有改善,等上涨达到某个顶点时也可能出现类似2008年的崩盘情况,而届时西方国家经济政策的调整余地将会比2008年更小。在金融危机十周年的今天,这一教训绝对不应遗忘。

值得注意的是,美国人并没有因为经济表现好就“宽恕”特朗普的恶劣言行,尤其是在他最近发表“粪坑”国家言论之后,他的支持率进一步降低。目前共和党同时控制着美国众参两院,但假如共和党要在今年11月的美国中期选举里继续维持政治优势的话,特朗普的这种低支持率绝非利好因素。在此前的中期选举中,经济大好而执政党失利的情况也比比皆是。即使良好的经济形势能够维持到11月,到时候选民会不会“感恩”特朗普也会成为问题,更不用说漫长的2018年还存在着诸多的不确定性。

其实当初也并不是所有批评特朗普的人都预言他会使美国经济崩溃,大家对他的主要不满是他不尊重美国已有的民主和权力制衡机制,并毫不掩饰他种族主义、蔑视弱势群体的一面。在他这些方面没有改善的情况下,国际主流媒体对他的评价不会发生太大的变化。我们也不应因为目前美国经济复苏势头良好就肯定特朗普的一切,相反他代表的美国政治斗争的加剧、社会裂痕的扩大依然值得重视。

同时国际地缘政治形势正在迅速变化之中,一个不稳定的美国总统可能意味着政治风险的加剧。未来一年里国际经济面临的最大危险也正在于此。而从朝鲜到中东,战争爆发的火苗仍未熄灭,任何这样的冲突都足以让目前的乐观场景显得是昙花一现。当然,这不意味着我们不应该为世界经济形势的好转而高兴,但只有当这种好转能够转化为对特朗普所代表的非理性主义和民粹主义的遏制,让我们看到西方国家的内部政治真正恢复健康的时候,这才是真正值得长久高兴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