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三板集合竞价首周交投清淡 流动性之春还有多远?

姜鑫2018-01-20 09:37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报 记者 姜鑫

在投资者的期盼中,新三板终于迎来了集合竞价。1月15日,新三板集合竞价交易正式上线。饱受争议的盘中协议转让正式退出历史舞台。

多位分析师在研报中写下了新三板迎来公开市场时代的题目,而在市场参与者看来,集合竞价交易首周,市场似乎尚未展现出迈入这个时代的样子。

1月15日,集合竞价第一个交易日,市场的交易行情就不及周运南所期待。

交易数据显示,万余家集合竞价企业中,仅有371家挂牌企业发生成交,成交金额累计3592.87万元、成交股数572.21万股,市场观望情绪浓厚,但在随后的交易日中有所好转。

作为南山投资的创始人,周运南已经在新三板沉浮了近4年。经历过市场2015年的春季盛宴,又看着其一步步踏入流动性寒冬,周运南希望这个市场真正改变。

这个时刻,周运南是有些难过的,尽管对集合竞价早有预期,但大多数市场参与者都在观望中,甚至作为核心主体的券商亦未表现出多少热情。

在一位市场人士看来,虽然集合竞价交易有助于解决定价不公允以及利益输送的问题,但其无法从根源上解决新三板市场流动性不足的问题。

关于集合竞价首日运行情况,全国股转系统曾在官方微信发布题为《新三板集合竞价交易顺利上线首日市场运行平稳》的文章,并表示从首日情况看,市场运行整体符合制度设计预期。但两个交易日后,经济观察报记者发现,该篇文章已被内容发布者删除。

竞价首秀成交清淡

全国股转系统官网数据显示,截至1月17日,新三板挂牌企业数量11623家,基础层创新层企业分别有10279家以及1344家。在交易方式的选取上,10294家企业采取集合竞价的方式进行交易,1329家选择了做市转让交易。

集合竞价交易首日,挂牌公司股票累计成交3.96亿元,其中集合竞价转让的股票盘中成交3592.87万元,做市股票盘中成交8412.99万元,全市场盘后协议转让成交27567.63万元。

做市股票中有411只股票发生交易,集合竞价交易的万余只股票中,发生成交的有371家,其中基础层221家,创新层150家。

1月16日,市场观望情绪减弱,市场成交额回升。全国股转系统官网数据显示,集合竞价上线的第二个交易日,挂牌公司股票成交53879.44万元,采取集合竞价转让方式的股票成交36853.69万元,采取做市转让方式的股票成交17025.75万元。1月17日成交量又有回调,挂牌公司股票总成交39326.01万元,集合竞价和做市转让分别成交 25103.90万元以及14222.11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在2017年11月跌破千点的三板做市并没有因为新交易方式的上线改变方向。就在1月17日,集合竞价上线的第三个转让日,三板做市指数一度创下了966.93点新低。

三板成指同样不乐观,在集合竞价上线首日大跌3.09%,而自股转系统召开发布会宣布进行交易制度改革以来,三板成指已累计下跌约10%。

券商准备不充足

“为了迎接新三板集合竞价落地这个历史时刻,我早早起来做功课,准备盯盘,可我却被伤得不轻”,在第一个并不乐观的集合竞价首秀交易日中,周运南有些失望。“8点多打开某券商的交易软件,发现还是上周的交易版面。我就立即跟营业部反映,客户经理很热情,立即与总部技术部门取得了联系,说9点15分就会好。9点15分后,发现没变化,又致电营业部。客户经理回复说,总部技术人员让我直接输入股票代码,会自动匹配交易方式。这样操作并不是很方便,要让客户适应券商,而不是券商改进好系统。”

周运南表示,没有进行系统更新的不只一家,很多券商都没有就集合竞价落地更新系统,但也有部分券商更新了系统。

经过一天的操作,周运南发现,整版股票没有报价让其觉得不舒服。只有报价相同买卖相反的情况才会有显示。“如果全部设计只有买卖一栏有报价时才主动跳出盘面显示,制约着新三板的二级市场盯盘,将无法在同一盘面同时盯几支股票”。

为保证新交易制度顺利实施,验证各方技术系统的部署情况,1月8日,全国股转系统下发《关于开展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交易制度改革通关测试的通知》,定于1月13日进行交易制度改革通关测试。在此之前,全国股转系统就交易制度改革进行了六次全网测试。而就在交易制度改革细则明确之前,该测试就已经开始。

怎样的集合竞价

2017年12 月22 日,全国股转公司曾召开新三板分层与交易制度改革新闻发布会,发布会上《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股票转让细则》(以下简称:《细则》)、《全国股转公司挂牌公司信息披露细则》、《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挂牌公司分层管理办法》三个文件。与加强信息披露与细化改变分层指标相比,交易制度的变革是较为彻底的一个。

《细则》中,股转系统表示,股票可以采取做市转让方式、竞价转让方式、协议转让方式进行转让。采取集合竞价方式的股票,全国股份转让系统根据挂牌公司所属市场层级为其提供相应的撮合频次。采取连续竞价方式的具体条件由全国股份转让系统公司另行制定。

在发布会上,全国股转系统总经理李明称,交易制度改革首先引入集合竞价,原采取协议转让方式的股票盘中交易方式统一调整为集合竞价,盘中时段的交易方式为集合竞价与做市转让两种,供挂牌企业自主选择。

与市场分层配套,对采取集合竞价转让方式的股票实施差异化的撮合频次,基础层采取每日收盘时段1次集合竞价,创新层采取每小时撮合1次的集合竞价,每天共5次,撮合时间依次为9:30、10:30、11:30、14:00、15:00。

值得注意的是,全国股转系统可以根据市场需要,调整集合竞价的撮合频次。股票竞价转让按价格优先、时间优先的原则撮合成交。与A股市场不同的是,新三板买卖股票的申报数量应当为1000股或其整数倍。卖出股票时,余额不足1000股部分,应当一次性申报卖出。

股转竞价首日开罚单

李明曾表示,交易制度改革体现了鲜明的问题导向,旨在解决现行协议转让方式定价不公允、市场不认可、监管难度大等问题,完善新三板市场的价格发现机制,为持续改善市场流动性奠定基础,主要包括引入集合竞价、优化协议转让、巩固做市转让等具体措施。

而在集合竞价上线首日的交易中,还有不少试探性的交易。行情数据显示,1月15日上午首次撮合交易中,共有16只股票成交,总成交额61.54万元。其中9只股票上涨,因为竞价首日不设涨跌幅限制,欧美城(430173.OC)的涨幅达到了230.65%。

随后,市场开始出现涨跌幅扩大的情况,15日上午10点30分,第二次撮合时,奥星电子(836668.OC)涨幅达到6841.18%,将至发展(430443.OC)也出现了5900%的涨幅,但两家公司成交额均在1万元左右。

收盘数据显示,在集合竞价运行的第一天,七家挂牌公司的股价涨幅超过 1000%,中航太克(839957.OC)则以涨幅14900%居集合竞价榜首的股票。该公司收盘价为3元/股,成交1000股,成交额3000元。

在周运南看来,上述涨幅并不奇怪,“为了不影响协议转让转集合竞价股票的交易性和公允性,监管层特意制订了首日无涨跌幅限制的特殊政策:所有采取集合竞价的股票,无论之前是否有成交,其第一个集合竞价成交日内所有报价无涨跌幅限制,自产生集合竞价成交价这一交易日的下一个交易日起设置上涨不超过100%下跌不超过50%申报有效价格范围,也就是每支集合竞价票的第一个集合竞价日,所以这一天会出现很多涨跌幅异常的股票。”

与此同时,新三板也对上述情况祭出监管大旗。15日,全国股转系统开出三张“罚单”,分别针对一家机构投资者和两个个人投资者在集合竞价交易过程中的违规行为,给予这三个账户“限制三个月账户交易”的惩罚。

据公告显示,1月15日,上海璞略企业管理中心(有限合伙)账户在参与集合竞价股票“三禾科技”交易的过程中,于收盘集合竞价时段以严重异常价格成交,严重影响相关股票收盘价格。另一个被处罚的“张志萍”账户,同样是在参与集合竞价股票“三禾科技”交易的过程中,于收盘集合竞价时段以严重异常价格成交,严重影响相关股票收盘价格。

流动性并非竞价交易直接目标

周运南表示,在“少做多看”的策略下,集合竞价首秀不乐观在预料之内。

而在问题导向的思路下,刺激交易量并不是集合竞价的引入目的。“协议转让是基于市场交易偶发性强,无法联系的情况下推出的,现在带来大量的问题,一个是利益输送,频现一分钱的交易,另一个是错误太多,会出现乌龙指,长久下去会导致外部对新三板市场价格形成机制的怀疑以及对价格的结果不予认可。”一位接近监管层的人士称,对这些进行改革的方向推进集合竞价,机理是报单以后以最大额方式成交。主要目的是促进交易机制以及价格发现机制的变化,而不是刺激交易量。

光大证券分析师叶倩瑜在研报中称,虽然集合竞价交易有助于解决定价不公允以及利益输送的问题。但是,竞价交易无法从根源上解决新三板市场流动性不足的问题。从盘中观察来看,此次竞价交易相对活跃的几十支创新层股票普遍缺乏报价的深度和广度,这与做市股票的情况类似,背后反应的问题均指向股本规模和投资者人数不足。

叶倩瑜表示,新三板当前真正的矛盾是存量退出渠道不通畅的问题。根据自上而下的测算和自下而上的交流,存量产品的退出压力是新三板上半年最核心的矛盾。虽然2017年新三板融资总额并未出现显著下滑,但是新增的入场资金均是期限较长的一级市场资金,这些资金并不带来高的换手。存量产品都是以二级市场交易为主的资金,通常伴随较高的换手。由于产品无法退出,新增的交易型资金从2017年开始逐月减少,这导致新三板改革措施很难带来交易市场上的边际改善。

 

经济观察报 金融市场部记者
关注证券、新三板、保险行业与上市公司相关领域,擅长深度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