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二胎妈妈刘欣:需要更便利的城市服务设施

宋笛2018-03-02 21:19

经济观察报 记者 宋笛 

在回国的三个月时间里,刘欣从来没有单独带过两个小孩一起出门,她实在没有信心。

作为两个孩子的母亲,她每年会有超过3个月时间逗留在国内,其余的时间则在荷兰度过。在国外,刘欣可以一个人照看两个孩子——一个3岁半的小女孩、一个10月大的婴儿,几乎每天她都会独自带着小孩们出门遛弯,她推着婴儿车,小女儿则跟随在自己旁边走着。

但回到国内,情况反而变得复杂起来,尽管有家中的父母帮忙。原因在于,刘欣所处的西部中小型城市,母婴室并不是商场的必备设施,人行道上停放的车辆和时不时出现的台阶、立柱也让道路变得极为崎岖,她不得在遛弯途中一次又一次抬起婴儿车。“抬婴儿车的时候,另一个小孩就顾不上了,而且一个人频繁抬起、放下婴儿车,也很不方便,希望以后在公共设施建设方面,能够更多地考量到这一方面”,刘欣对经济观察报表示。

在人口出生率逐步下降、二胎政策逐步放开的今天,如何提供一个更为便利的基础设施正在成为一个重要的议题。“低生育率是现代化的标志,政府需要思考的是能够为有生育意愿的家庭提供什么样的便利?”南开大学人口与发展研究所教授原新对经济观察报表示。

低生育率仅仅是中国人口结构正在出现的变化之一,影响更为深远的是一个老龄化社会的逐步到来,逐步庞大的老龄化人群也迫切需要更为便利、更为适老的城市基础建设。

在过去的数十年时间中,大规模基建配合着城镇化的不断推进和人口红利的不断释放,为中国经济的腾飞提供了动力。然而,随着中国人口结构的自然转变,中国的城市基建也需要出现新的变化。“中国‘大基建’的高峰期已经过去了,从供给端来讲需要进行一些更为精细的基建项目,而从需求端来讲,不论是老龄化社会或者是母婴群体,都也迫切需要一个更为便利城市服务设施。这两者都将推动中国城市基建理念、管理、服务的变化”,国家发改委综合运输研究所、城市交通运输研究中心主任程世东对经济观察报表示。

尴尬的哺乳

张玄用了“战争”两个字来形容带小孩出门这件事情。

张玄家住西安,在成为母亲的三年时间中,她几乎没有单独带小孩出过门,在张玄看来,这是一件太有挑战的事情。她曾经做过一个小小的统计,在从家到附近一个公园15分钟的路程中,她每5分钟就需要把婴儿车抬起来一次来通过路途中的各种障碍物。

困扰不仅仅存在路途之中。她时常会带小孩到家附近的一处大型购物商场内,这个商场仅仅有两个母婴室,其中一个是商场公用的母婴室,常年锁着不能使用;另一个是游乐城中一处母婴室,也只去过一次——当她那次踏入游乐场母婴室时,居然发现里面有一位正在抽烟的男士。

由于没有热水和清洗场所,当小孩需要更换尿布的时候,张玄只能步行十分钟将小孩带到丈夫工作的场所再换尿布。

“每一次带小孩出去玩,都像打仗一样,特别是去周边郊区玩,几个人陪着,光准备各种东西最起码得一个小时,比如出去喝奶需要温水,那就得带一瓶凉水、一瓶热水,需要的时候再调配,这些在外面都不一定能找到”,张玄对经济观察报表示。

张玄并非全职太太,她还在正常上班,为了带好小孩,她的父母也从老家赶来帮忙。目前张玄正计划着要二胎,但是偶然一些瞬间也会让她产生一些犹豫,这些瞬间中就包括在带小孩出门中所遇到的种种不便之时。

“生育率下降是现代化的一个必然标志,这也是一个文明的标志,其中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现代社会中养育一个小孩需要付出很高的成本。因此,政府如果希望提高生育率,就需要思考自己能够为这些家长分担些什么,城市基础设施应该是其中一个内容,当然更重要的还有教育、医疗等”,原新对经济观察报表示。

刘欣此前曾经带小孩去过欧洲数个国家旅游,其中一些国家在母婴方面的基础建设让她觉得较为便利。“有些国家的母婴室里配备的设施都比较完善,有温水、更换尿布的桌子、带有帘子的哺乳空间。总体上,在这些国家你不会觉得带小孩出门是一件多么麻烦的事情。这些国家的设备在国内一线城市的大型公共场所也都配备的有,但是到其他城市就不一定会这么齐全了”,刘欣对经济观察报表示。

缓慢的机场

更急迫的需求来自于老龄化的逐渐到来。

如果你不能很深刻的理解当老龄化到来时,一个社会将会进入一个什么样的状态,那么每年3-4月的海口机场可以提供一个示范的样本。

这一时段,头一年来海南过冬的人们开始要离开海岛回到家乡,其中绝大部分是老年人,他们聚集在海口美兰机场候机厅,等待着各自的航班。

只有在这样的时刻,你才会发现我们习以为常的便利的基础设施对于其中一些老年人群潜藏着多少不便和风险:一位拉着行李箱的老人由于不能及时把行李箱从身后挪到身前,被行李箱的重量拽的重心失衡,从而在刚踏上一个陡峭的扶梯数秒后,就向后倒去,还撞倒了身后的另一位老人;数位老人由于两节连上的扶梯间预留位置不足,差点被在预留位置逗留的人群挤下扶梯——人群已经挤满了这个不足一米的预留空间,而他们在此逗留的原因是前方两位老人的行动较为缓慢,难以快速通过这个预留位置。

“中国已经在为老龄化做准备,但很难说这种准备是否充足,毕竟世界范围内也鲜有如此规模人口国家‘跑步式’进入老龄化社会的先例,这让很多人还没有意识到老龄化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概念,也没有意识到一个老龄化的社会需要什么样的城市”原新对经济观察报表示。

按照原新的预测,到本世纪中叶,中国人口中老年人数量将会达到5亿左右,总人口数量在2030年经历峰值后将会逐步降低为13.6个亿左右,这也意味着不到三个人中就会有一个60岁的老年人。

“你可以想象30年后街面上的场景,人口中老年人比例超过三分之一,而剩下不到三分之二的人都在哪?在工厂、在学校、在写字楼,那满街走的都是老人了”,原新对经济观察报表示。

在这样的场景中,未来的社会主流人群之一——老年人——还能否像现在一样挤入人数众多的地铁、搭乘坡度极高的扶梯、拎着行李箱跨过满是障碍的人行通道?

政策发力

人口结构的变动和减缓生育率降低速度的客观需求正在让中国的政策制定者、城市管理者开始将一种更为精细化的城市基础设施建设方式提上议程。

2018年1月11日,交通运输部会同住房城乡建设部等七部委印发了《关于进一步加强和改善老年人残疾人出行服务的实施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意见提出到2020年,交通运输无障碍出行服务体系基本形成。该份意见要求各地区、各有关部门要将老年人、残疾人无障碍出行服务工作纳入目标管理绩效考核内容。加大政府购买服务力度,拓宽资金来源渠道。充分发挥社会公众监督作用,强化监督检查。

按照《意见》的内容,到2020年新建或改扩建的铁路客运站、高速公路服务区、二级及以上汽车客运站等交通枢纽无障碍设施实现全覆盖;500万人口以上城市新增公交车辆全部实现低地板化。

此外,国家卫计委曾经在2016年11月颁布了一份《关于加快推进母婴设施建设的指导意见》,其中提出到2020年所有应配置母婴设施的公共场所和用人单位基本建成标准化的母婴设施。根据经济观察报疏理统计发现,在2017年上半年至2018年年初的一段时间中,湖北、河南、陕西、贵州等多个省份密集推出了有关母婴设施建设的指导意见。

程世东对经济观察报表示,中国城市基建有后发优势,早在2008年基建潮兴起时,这些无障碍道路等理念就已经融入到最初的建设设计之中,在一些城市的具体建设中,也得到了较好的落实。但是仍有一部分地方建设者并未重视这方面的建设,导致了一些无障碍设施的缺位或者管理不善,这些空缺应该在下一步的建设中得到完善。

原新也对经济观察报表示,在十一五、十二五规划以后,很多标准都已经纳入规划之中,因此在城市基础建设方面,取得了一部分进步,但是还是有很多工作要继续推进。

值得关注的是,无论是母婴设施或者适老度较好的公共设施,建设较为完备的地区往往是一线城市,而在原新看来,一线城市在未来并不是二胎出生率最高的地区,也不会是大部分人养老的选择,这些人群较大概率的存在在三四线城市甚至是县城之中,因此,这些三四线城市需要政策的倾斜,用来完善本就存在不足的城市基础设施建设。

经济观察报 要闻部记者
曾在中国企业报担任记者,目前主要关注于科技类、创业类产业政策、创投领域以及交通物流领域。擅长深度报道和人物特写。
个人微信号:didi85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