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三个餐馆老板:期待租金降下来

张凤玲2018-03-02 21:26

经济观察报 记者 张凤玲

2017年7月,房东把房租由100万元上涨到150万元,杨谦的功夫面道餐馆开不下去了。

这家餐馆选址在北京前门大街,人均消费25元,杨谦说,他主要靠人流量赚取利润。

一直以来,杨谦都这样算账:当房租成本占总成本比例小于40%时,自己是老板,大于40%时,房东是老板。原材料成本和人工成本占比大约各是30%,这两项成本不会降低。

不愿为房东打工,杨谦把新餐厅开到了北京六环外,2家在房山十渡风景区,1家在延庆双秀峰景区。现在,房租成本大约占总销售额的10%。

几乎在杨谦关闭前门餐馆的同时,杨谦的老乡、天通苑春熙串串香合伙人宋杰森,正思考如何在北京四环内开设春熙串串香分店。

但他接洽的多数房东给出一个相似的答案,再等等,这通常意味着房东对房租有着更高的预期。

宋杰森说,他的初衷,除了想赚钱,也想把自己研发的144种菜品分享到市中心,但一直没有合适且稳定的餐厅房源。

曾在东四环做麻辣烫的小李,坐在988路公交车上,看到之前的麻辣烫店已经打上了知名互联网电商线下门店的名字时,“只怪自己没本事”。市区合规商铺越来越少,房租水涨船高,续约时,房东将房租涨了一倍,小李只能选择离开。

房租攀升是无数中小餐饮人的担忧。

第一太平戴维斯商业楼宇部董事郝一徽说,不管是写字楼餐厅还是社区餐厅,租金上涨是趋势。

郝一徽记得,10年前她刚入行时,全球知名咖啡连锁品牌在北京的租金只占总销售额的8%左右。

这可以理解成,该品牌在租房谈判上拥有强大的话语权,但郝一徽说,现在该品牌个别热门门店的租金超过每月每平方米1000元,这也使得许多商铺必须进行品牌升级,当然消费者的需求也在不断迭代。

郝一徽说,北京市区的餐厅以写字楼餐厅和社区餐厅为主,写字楼餐厅租约长,业务发展较为稳定,但社区餐饮店租约较短,有些甚至只能被动地一年一签。

很多中小餐厅因此离开,奔向更远的区域。

但郝一徽认为,要看到餐饮行业的希望,现在政府加强了食品安全监管,相比过去,在吃饭上面,安全多了。

杨谦证实,餐厅后厨确实受到了规范化管理。“中餐的后厨可以说是食品安全的核心,一般来说,中餐后厨需要7个清洗消毒的水池,过去只要保证水池数量即可,现在监管部门对水池的位置、大小等等检查都已经标准化,这对消费者是好事情,对整个行业也是好事情。”

记者采访中了解到,很多餐饮店铺此前的经营场所是开墙打洞的居民楼,这是2017年北京市的整治重点之一。

开墙打洞是指居民楼一层“由居改商”的现象,过去,一些人把一层的居住用房改造成商铺。

比起正规的商铺,小区内的房租和水电物业费便宜,用户量大且有黏性,但这样的门店通常存在着不容忽视的安全隐患。

数据显示:2017年北京开始进行开墙打洞整治,拆除临街店铺10多万平方米。

经济观察报资深记者
关注地产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