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手机网民王康:更加无拘无束地上网

李紫宸2018-03-02 21:31

 经济观察报 记者 李紫宸

对于中国逾10亿手机用户来说,降低上网资费是一个普遍的期待。

伴随手机从语音通话时代步入流量时代,国民手机上网流量消费也呈现爆发式增长,上网资费开始占据手机资费的大头。来自国家工信部的数据显示,过去一年,国内移动互联网接入流量消费同比增长162.7%,平均每个手机用户一个月消费1775MB的流量,是上年的2.3倍。与此同时,这一年国内移动数据及互联网业务收入对电信业务收入增长贡献率达到152.1%。

2017年9月1日,中国移动、中国电信、中国联通三大电信运营商全面取消了手机国内长途和漫游费。这意味着,从那一天起,国内手机通话资费不再区分本地和外地长途。当年年底,国家工信部在总结移动通信“提速降费”方面的工作时指出,2017年超前完成了全面取消手机国内长途和漫游费,降低中小企业互联网专线资费和国际长途电话资费等《政府工作报告》确定的年度任务。

春节假期的“流量账”

2018年2月11日,王康一家从安徽省芜湖市回到了江苏北部的老家,准备过年。3年前,王康的父亲在芜湖建了一个小型工业塑料粉碎厂,近年来厂里收益渐好,家里的日子也好了起来。

这是中国几亿春节返乡大军中的普通一员。在驶向全国四面八方的火车、汽车上,以及王康回家的这部私家车里,几乎每个中国人的手中都握着一部4G上网的手机。接下来,这部手机将伴随着他们,度过假期的绝大部分时光。

来自国家工信部的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底,中国3G和4G手机用户数量达到了11.3亿户(其中4G用户将近10亿),全年净增1.91亿户,占移动电话用户的79.8%。也就是说,每10部手机中就有8部具备上网功能。

与此同时,伴随支付、视频广播等各种移动互联网应用普及,中国居民的移动数据流量消费正在呈现成倍的增长。同样来自工信部的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春节假期7天时间内,移动互联网流量消费了84.9万TB,同比增长236%。其中,大年初一是移动数据流量的消费高峰,当日移动数据流量13万TB,同比增长234%。如果看过去一年:国内移动互联网接入流量消费达246亿GB,比上年增长162.7%。这一年中,中国平均每个手机用户一个月消费1775MB的流量,是上年的2.3倍。

与之相应的变化是:人们不再热衷于传统的手机短信、电话等方式联络感情,而是乐于使用微信音、视频、网络发红包等方式拜年。腾讯官方数据显示,除夕到初六凌晨的六天内,微信发送总量达2297亿条,朋友圈总量28亿条,音视频通话总长175亿分钟,7.68亿人参与微信红包活动。

手机从来没有如此全面、深刻地渗透和影响到他们生活的方方面面:王康在这个春节收到了4000元的微信红包,发出了1500元的微信红包,此外,她在手机上看了一部41集的电视连续剧、一部时下热播的美剧,她甚至自制了一个过年的问候小视频。不过,她没有主动拨一个问候新年的电话,也没有主动发过一条祝福的短信。

王康这个春节的手机资费花了大约300元,这让她略微有一些吃惊。她说,自己的手机上网套餐定制的是省内流量,跨省流量不在套餐范围内,回到老家之后,直到资费超出套餐价格30多元,她才反应过来,只好又花了100多元买了额外的流量包。

工信部的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底,国内移动数据及互联网业务收入 5489亿元,比上年增长26.7%,在电信业务收入中占比从上年的38.1%提高到43.5%,对电信业务收入增长贡献率达152.1%。

为满足不同人群的手机上网需求,包括中国移动、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在内的三大基础运营商,在近年推出了花样繁多的手机卡、包月套餐和流量包服务。不过,像王康一样的年轻人,总觉得流量还是不够用。在没有WIFI的环境下,遇到视频不敢随意地点开。通常的情况是:一旦本月流量超过了套餐规定量,同时又没有及时购买流量包的话,可能会产生很高的流量费用。

王康说,尽管现在的资费套餐种类极多,但对于平时忙于工作的人们来说,更换既有的手机号是一件颇为不便的事情,要根据需要随时定制新的流量服务,则更显得有心无力。

王康算了一笔账,她每个月平均的上网费用在200元左右,算上父母双方的手机上网资费,一年下来要花上5000多元,这对于一个普通家庭来说,算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上网资费能再降降吗?

“提速降费”一直是近年移动通信领域改革的重点工作之一。

2015年4月14日,在李克强总理主持召开的经济形势座谈会上,对与会者“流量费太高了”的反映,李克强要求有关部门负责人,可以研究如何把流量费降下来,“薄利多销”。李克强总理提到,“根据国际电信联盟的评估,我们在世界范围内的排名在80位以后。加大信息基础设施建设、提高网络带宽,这方面我们的潜力很大,空间也很大。”

同年5月13日,李克强总理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又指出,降低网费和流量费,这不是政府的决定,而是“不降不行”的市场选择。

同年10月1日,中国移动、中国电信、中国联通三大电信运营商开始推行当月剩余流量单月不清零服务,即,用户当月剩余流量可转到下个月继续使用,但剩余流量不能累计到第三个月。

通信行业观察人士、飞象网总裁项立刚向经济观察报表示:“其实可以看到,近年运营商通过不同的方式,大幅度降低了流量费,例如各种各样的和互联网公司合作的卡、无限流量服务等。”

2017年3月,三大运营商公布自提速降费以来的成效。中国移动称,2014年到2016年间,中国移动手机上网平均单价累计降幅达63.5%;中国电信表示,过去两年,中国电信手机流量费下降57.4%;中国联通表示,中国联通去年流量平均资费水平降至新低,相比2015年底降幅超过48%。

2017年底,工信部在总结当年电信领域惠民成绩时向外界表示:当年已全部取消手机国内长途和漫游费,较大幅度降低中小企业互联网专线接入的资费,降低国际长途电话费三项任务已经提前并超额完成。9月1日起三家基础电信企业全面取消国内手机长途和漫游费。中小企业专线资费大幅降低,国际长途电话费降幅最高超过90%,手机上网流量平均资费降至26元/GB,光纤宽带用户超过80%,六成用户接入带宽超过50M。电信普遍服务试点稳步推进,部署完成了3.2万个行政村通光纤任务。

不过,中国手机用户对于手机上网资费昂贵的“吐槽”依然层出不穷。

2016年两会期间,腾讯控股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同时身为广东省人代表的马化腾表示,中国与很多国家相比,在信息设施的投入上已经很大,例如与印度相比,中国的IT水平领先其四年左右。但如果横向比较的话,中国的网速在全世界排名只有71位,与此同时,上网资费也很高。

马化腾认为,信息高速公路应该理解为像公路、铁路、机场电网这样的基础设施,互联网基础建设尤其是宽带应该由国家来承建,而不是交由运营商。否则,这些运营商也会算一笔账:设备贵、电力也贵、带宽也贵、光纤铺设也贵,这些成本必然就叠加在老百姓的身上,使得网民的上网资费昂贵。

项立刚认为,手机漫游费全面取消之后,下一步就是在流量资费上再“动刀”了。“电信运营商降低资费的三大动力,第一个是技术的进步,第二个是竞争,第三个是政府的压力。”项立刚向经济观察报表示,“技术的进步是降低资费的根本力量,从这个角度来说,5G将促使上网资费进一步降低是必然的。”

不过,眼下的情况是5G尚未商用。中国网民的手机上网资费能否赶在5G之前再降一降?

2018年2月11日,在国家发改委的宏观经济运行情况发布会上,新闻发言人孟玮就清理规范涉企收费时表示:“将督促基础电信企业降低流量资费和中小企业专线标准资费,以及国际港澳台漫游资费。”

新年伊始,24岁的王康许了三个愿望:家人平安健康,自己找到心仪的另一半,与此同时,手机流量资费可以再便宜一点,她想要更加无拘无束地上网。

经济观察报 要闻部记者
常驻北京,长期跟踪工业、信息化领域产业政策和发展动态,重点关注钢铁、能源、通信等相关产业,相关领域上市公司以及大宗商品市场等。擅长深度、人物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