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资收购饿了么:阿里式完全控股路径

贺泓源2018-03-05 21:20

(图片提供: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网 记者 贺泓源 阿里巴巴(阿里)再出手,这次是全资收购饿了么。

2月26日下午,自媒体“丁叔碎语”爆料称,阿里将全资收购饿了么,随后引发众媒体跟进。

2月27日,饿了么股东华联股份(000882.SZ)发布公告部分印证了上述说法。公告称,阿里近期已经接触Rajax(饿了么母公司)全体股东并表达收购意向,但公司目前未与阿里就Rajax股权转让事项签署任何协议。涉及股权转让的价格、时间、数量及交易方式等核心条款尚在切磋过程中。

另据《财经》2月28日报道,饿了么已召开股东大会,阿里向全体股东表达收购意向,饿了么估值为90亿美元,此外,饿了么还有约5亿美元债务,债权人是阿里。与此同时,交易最终价格待定,在尽职调查完成后才会有最后结果。

3月3日,饿了么创始人张旭豪在接受新华网采访时,并未正面回应全资收购的进展,只强调“专注”。“我们要做的就是保持发展,保持专注,保持增长,这和公司有哪几位股东,股权比例分配如何关系不那么大。”张旭豪如此表态。

值得一提的是,多位投资人向经济观察网记者坦言,关于阿里将全资饿了么的说法,早有流传,且符合逻辑。但也有离职不久的饿了么高管对记者表示,听到这一消息时,自己也很“蒙”,“我不知情,也不方便谈论此事。”他说。

从大股东到全资

实际上,阿里早已是饿了么的第一大股东。

2016年4月,饿了么宣布获得12.5亿美元(约合80.9亿元)投资,其中,阿里投资9亿美元,蚂蚁金服投资3.5亿美元。

2017年6月,阿里提交的SEC文件显示,在2017年4月,阿里和蚂蚁金服又进一步增持了饿了么,总投资金额为4亿美元。其中,阿里巴巴投资了2.88亿美元,1.12亿美元由蚂蚁金服出资。阿里巴巴持有饿了么约23%的股权,据此,可计算阿里系对饿了么持股总占比达32.94%,已取代饿了么管理团队,成饿了么最大股东。

据《财经》去年8月报道,在收购百度外卖的当口,饿了么也正在进行G1轮融资,阿里入股8—10亿美元。关于入股金额有两种说法:第一种是8亿美元;第二种是饿了么给百度的2亿美元由阿里来出,总共金额为10亿美元。上述融资后,阿里系占饿了么股权份额,目前并未有公开披露。

值得注意的是,经记者多方确认,阿里凭借着此前注资,已在饿了么董事会拥有一票否决权。

对于与阿里间关系,去年6月,张旭豪在“重度垂直实验室”课堂上表示,尽管阿里有强势的一面,但它实质是好的。“阿里生态上的资源比较丰富,所以像饿了么辅助的(业务)。你要不被控制,要有话语权,那你自己就要强。”

据张旭豪在上述采访中披露,截至目前,饿了么累计用户已达2.6亿人,每天订单峰值超过1000多万单。在物流服务上,饿了么平台上已有300万注册骑手在提供服务,日活跃骑手有几十万人。饿了么官网还显示,截至2017年6月,其在线外卖平台覆盖全国2000个城市,加盟餐厅130万家,公司员工超过15000人。同时,饿了么已获融资总额近23.4亿美元,投资方包括阿里巴巴、蚂蚁金服、中信产业基金、华人文化产业基金和红杉资本等。

为何全资?

此次收购案,很大的看点在于,已谋得大股东地位的阿里,为何还要高价全资收购。“如果取得控股权,其实是否全资并不重要。”多位投资界人士均认同此观点。

由此,关键问题或在于,前述G1轮融资后,阿里是否获得饿了么绝对控股权。

如果阿里未获得绝对控股权(持股超过50%),且只想买到50%出头(以便于控股),其它股东肯定会怀疑,自己股权将会被套在里面(业内公论是,饿了么并无上市预期)。“他们(其余股东)就会要求,阿里全买,否则不卖。”芝加哥大学MBA、从事过战略咨询、互联网、PE投资工作的笪兴如此向经济观察网记者分析。

“为了其他股东顺利退出,阿里买断股份,符合常理。”笪兴道。

笪兴的说法,一定程度上,符合饿了么管理层的逻辑。“能被收购那还算有你一个退出渠道,对于股东有交代。”在前述课堂上,张旭豪如此表态。

DCCI互联网研究院院长刘兴亮也认为,阿里财大气粗,高价全资符合其作风。“为什么不呢(指收购)?”

对于为何饿了么短期内没有上市预期,其并未完全盈利是市场的重要考量。“饿了么对于阿里,更多像是战略性的烧钱性业务,且未来和美团还要继续打,应该还要烧钱,所以放到阿里集团下面可能是一个比较好的选择。”笪兴说。

同时,美团、滴滴入局打算,或加速了这一进程。据《财经》报道,90亿美金估值是一个多方博弈的结果。本次收购缘起春节前饿了么资金链承压,阿里伸出收购的橄榄枝;与此同时,饿了么曾与美团点评短暂接触,就收购的可能性进行洽谈,最终,阿里出价更高。此外,在2017年中,饿了么收购百度外卖前后,滴滴和软银曾一度看过饿了么,最后没有投资。而后,滴滴自主研发了外卖业务。

完全控制饿了么,亦符合阿里本身的战略规划。互联网人罗超撰文指出,饿了么对阿里,有着重要的新零售场景价值。“饿了么虽说没有自己的门店,不过却拥有至关重要的线下新零售场景,即泛餐饮类实体,收购饿了么有利于阿里巴巴整合这些场景到新零售版图。”

另一头,是饿了么的物流潜力。今年1月,天猫与菜鸟宣布,将联合物流伙伴和商家推出基于门店发货的“定时送”服务。消费者网购下单时,可以选择从就近的实体门店送货,最快2小时可以送达,还可预约特定时段送货。在此之前,阿里旗下的新零售业务已陆续提供多个小时级配送服务:盒马鲜生可以做到30分钟送达、天猫超市生鲜则可1小时送达,如今又拓展到了生鲜之外的全品类,面向天猫旗舰店的第三方商家。

2018年,新零售物流将全面进入“小时送达“阶段。而要在一个城市做到成本可控的即时配送,只有引入外卖团队,再结合智能配送技术才可实现。而这正是饿了么强项。

值得注意的是,在与百度外卖合并后,饿了么第一时间就用上了智能配送技术,据饿了么首批测试的30个城市数据显示,智能调度使配送时长缩短至28.62分钟,准时率和好评率均达99%。在两者合并后的首个发布会“未来物流”发布会上,张旭豪亲自出席并表示:“未来10年,人工智能和OMO(Online Merge Offline)将推动即时配送发展成继商家自配送、劳动密集型配送平台后的3.0形态——技术密集型配送平台。”

同时,据饿了么官网,2017年4月,服务于蜂鸟配送的注册配送员突破300万人。

饿了么与阿里在战略层面上的高度契合,构成了阿里高价全资收购的根本原因。“拥有社交流量的腾讯处于上游,而处于流量下游的阿里,长于电商流量变现,因此,腾讯可以通过小股权比例投资实现结盟,阿里则需谋求控制权,才能在变现环节切入。”此前,有互联网高层如此向经济观察网记者解释阿里的投资逻辑。

“阿里要做的是线下零售业务重构,指着线下市场接入阿里平台抢占GMV,因此,需要确保在改造执行的各个方面,能够获取更多的权限,推进改造不断深入。 ”招商证券研报如此分析。

另一前提条件,是阿里巨大的现金流量。财报显示,上一个财年( 2017 财年),阿里经营性净现金流分别为达到803 亿元,而 A 股 58 只主要零售企业经营性现金流相加不过 324 亿(剔除负值),不及阿里一半。

“在新零售探索上,很多线下零售企业由于财务压力相对比较保守,更多只能接受风险较低,已经跑通的改造升级模式。而方法论试错等工作,还是需要互联网巨头来承担。 ”招商分析师在研报中如此表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