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抓住全面三孩的时间窗口

陶舜2018-03-06 10:29

(图片提供: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报 陶舜/文 全国人大代表、广东国鼎律师事务所主任朱列玉今年将递交实行全面放开三孩政策的议案,他在议案中写道:中国生育率低于更替水平已达20余年,如不尽快调整人口政策,增加人口,中国将会进入低生育水平国家。

显然,这项建议是从全面二孩政策发展出来的,既然全面二孩对低生育率的人口形势已有缓解,那么全面三孩的效果应该会更显著。历史地看,全面二孩是中国人口政策的关键转折点,它从理念上确立了促进人口增长的大方向,对于生育行为也有促进效果。2016年全面二孩政策实施,当年中国出生人口为1786万,比2015年多出生191万人,成为2000年以来出生人口最多的年份。全面二孩的实施,让很多渴望二孩的家庭如愿以偿,也促进了母婴相关产业的快速发展。其社会效果是良好的。朱列玉说得好,人口适度增长利于发展,一切竞争归根结底都是人的竞争。

从全面二孩向全面三孩过渡,是理性、建设性的发展思路。人口政策要与时代的发展方向相适应,既不能过于冒进,也不必过于保守,最重要的是稳中求进,保持节奏感。现实中,影响生育选择的要素已经多元化,政策是关键的一个,家庭经济条件也同等重要,尤其是在房价高企的城市,沉重的生活负担也让一些人虽然很想生育二孩,却不敢多生。因此,生育政策也需要配套相应的激励措施,以适当降低二孩家庭的税费负担,并对其育儿成本有所补贴。在这方面,日本积累了相当宝贵的经验,值得批判性学习。

新时代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已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人群的生育选择也是不平衡的,其背后是观念与经济条件的差异,有的家庭过上了丁克生活,不愿生子,有的家庭喜欢孩子,生了两个还想再生一个。从政策角度看,重要的是着眼宏观和整体,在此基础上如果还能保持一定的弹性空间,是最理想的。沿着这个思路往前走,就有两个可选项,一是制订全面二孩政策的深化升级版,把政策用足用透,提高二孩家庭的比率,这可能会增加不少行政成本,二是直接进入全面三孩,让民众有更大的选择空间,自行安排生育计划,如果三孩家庭在增加,就不必太忧虑丁克和一孩家庭拉低生育率了。

目前,中国的GDP增速在世界各国中还算较快,经济的繁荣往往导致生育意愿的下降,这是普遍现象。也就是说,哪怕全面三孩经过充分讨论后能够付诸实施,也不一定能立刻扭转老龄少子化的人口形势,从长期看,全面三孩也只是一个阶段性的发展策略,但是今天,它是新时代人口政策值得一试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