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上市央企尝新市值管理:提升盈利和估值要靠“三个流”

王雅洁2018-03-24 09:13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报 记者 王雅洁 中央企业各大上市公司,有望迎来一轮系统的市值管理。

按照国资委的安排,2018年将专门就加强央企上市公司市值管理发力,以期增加股东回报。

根据国资委数据统计,目前中央企业控股境内上市公司290户,市值达到了11.1万亿元。而且针对亏损上市公司的专项治理已见成效,以2017年为例,历经亏损上市公司专项治理后,目前扭亏面超过七成。

经济观察报从国资委获悉,下一步央企上市公司市值管理的核心将放在“提升内在价值”上。国务院国资委主任肖亚庆也曾在2018年全国两会期间要求“央企上市公司需提高价值创造能力,争做优秀的上市公司”。

不过,“这对我们来说算是新生事物”,3月22日,一名金属矿领域央企上市公司负责人透露,大部分央企上市公司尚未建立完备的市值管理体系。从2018年开始,自己所在的上市公司将开始研究市值管理的范围与路径。但由于种种因素,市值管理将是“一件非常难做的事情”,公司内部的专项研究将以十分谨慎的态度开展。

上海天强管理顾问有限公司总经理祝波善建言,对于央企而言,市值管理是更加体现市场化特征的举措,从市场化的逻辑看,央企上市公司未来做市值管理的提升空间很大。

趋势

2018年的市值管理,对于央企上市公司意味着什么?

在肖亚庆眼里,市值管理的概念涵盖内容非常丰富,需要全面地理解。作为中央企业和国有企业,市值管理更多还是创造价值和价值实现。国资委最新数据统计显示,中央企业控股境内上市公司290户,市值达到了11.1万亿元,占境内A股市场总市值的20.66%,体量较大。而且中央企业63.7%的资产和60.8%的净资产都在上市公司里面。因此,“在上市公司里,市值管理是题中应有之义”。

详细来看,市值管理专家、金牛晓跃投资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王颖春表示,市值=净利润×市盈率。他举例道:“比如说一家公司年度净利润是1 块钱,它的市盈率如果是10 倍,它的市值就是10 元,如果它的市盈率100倍,它的整个市值就是100 元。”

即如果在市盈率保持不变的情况下,净利润越高公司的市值越大,如果在净利润保持不变的情况下,市盈率越高公司的市值越大。

金属矿领域央企上市公司负责人表示,2018年初,自己所在企业的母集团提出要求,下属8家上市公司需要择机启动市值管理研究,截至到3月中旬,这8家上市公司依旧没有形成完整、系统的市值管理操作方案。

“之前我们从来没做过市值管理,觉得这块非常难做。如果以后想操作,得找基金公司,或者证券公司等专业的机构来配合我们”,他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说,目前集团下属的几家上市公司都处于初期准备阶段,不过2018年底之前,应该会将此事提上日程。

虽然对于不止一家央企上市公司来说,市值管理是尚待“尝新”的领域,但是早在2014年,国务院发布的《关于进一步促进资本市场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新国九条)中便提出“鼓励上市公司建立市值管理制度”。

多年过去,央企上市公司市值管理依然存有较大的调整空间。

祝波善认为,从市场角度看,很多央企盘子都不算小,但与其他企业横向比较起来,市值总体表现并不是特别突出。究其原因,一是与既往央企整体上市的操作有一定关联,二是部分央企上市公司的投资决策机制改革还需深推。

他举例道:“比如在并购这块,如果与投资决策相关的机制不够灵活,存在限制,那么对提升市值便会产生影响”,毕竟市值管理要做很多资本运作的事情,关乎投资,也关乎并购,如果央企决策体系过于复杂,就很难有效操作。

而且,部分境内央企上市公司对高管及经营层的激励机制有待调整,祝波善表示,从资本市场,以及市场化的逻辑看,可以尝试打破工资总额管理等方面的激励机制,通过先行改革来为下一步的市值管理铺路。

为了顺利启动系统的市值管理,国资委要求,未来应以提升内在价值为核心的市值管理理念,依托上市公司平台整合优质资产,盘活存量股份,抓好亏损上市公司专项治理,不断提升价值创造能力。强化信息披露,加强与投资者的沟通交流,坚持规范运作,争做优秀的上市公司,不断增强市场认同、提振投资信心。

探索

为了迎接将要启动的市值管理,上述金属矿领域央企上市公司负责人表示,市值管理的范围、操作办法等,会是下一步探索研究的重点。

具体到实践操作上,长期任职于市值管理投资咨询公司的王颖春有着自己的看法,他认为央企上市公司市值管理的核心之一在于把控好三个流的管理:项目流、资金流、信息流。

广义上看,“项目流是广义的,它包括很多,例如所处的行业、商业的模式、营收的规模、整个成本的管控、公司战略、组织架构等,所有这些都是上市公司基本面的东西,都叫项目流”,王颖春认为这是整个上市公司市值管理当中最核心的部分。

在项目流不变的情况下,资金流对短期的影响也会很大。他以2015年牛市为例,实际上,当时很多央企上市公司整体基本面净利润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但是因为股市周期来临,或者说整个货币周期是一个扩表降息的周期,经济周期又处于上升态势中,钱进入股市,股价不停上涨。从这个角度说,市值受资金流的影响也很大。

在王颖春看来,除去项目流、资金流,包含对上市公司主题管理、公告管理、4R管理等内容的信息流规划和引导,也是影响市值管理的重要因素。

王颖春所言的“项目流”,已经在部分央企上市公司中得以体现。上述金属矿领域央企上市公司负责人表示,由于缺乏统一的市值管理操作规划,目前的一些探索停留在公司治理、战略调整以及组织架构等方面。

该负责人举例道,公司内部治理目前的重点之一,放在了风险管理体系完善上。“2017年,金融行业整体收益率不断下行,繁荣的顶点已经过去,行业整顿持续升级,金融监管‘长出牙齿’,可谓最严金融监管年,在这种情况下,探索市值管理也好,还是其他方面的建设也好,都必须严守风险底线,开展最大范围的专业培训,加强动态监控预警和持续跟踪,监督防范风险隐患,重要内控缺陷100%完成整改。”

同时将合规法律管理纳入全面风险管理之中。该上市公司内部专门新成立了合规法务部,对上逐级报告,对项目合同等增加法律合规性审查,对所属企业制定九大类合规监测指标,协调化解风险项目,目前已经取得三个重大风险项目的胜诉判决。

该金属矿领域央企上市公司负责人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说:“我们还在跟踪新兴业态及利润增长点,已经开展各类内审175项,工程审核202项,100%覆盖各业务条线,提示薄弱环节,出具审计意见和整改建议。”

除了在公司治理层面铺垫发力,该金属矿领域央企上市公司的业务架构也在进行调整。以2017年为例,该上市公司便成功完成了收购租赁公司40%股权、剥离非金融资产等五个专项工作。

目标

增加股东回报,这是国资委就央企上市公司2018年加强市值管理提出的最新要求。

王颖春认为,对于央企上市公司来说,它是公众公司,其对股东的回馈自然重要。只有市值大了才可以回馈股东,毕竟A股市场上更多的不是靠分红送过来,很大一方面是靠股价价差给股东做回报,所以说如果市值越高,股东得到的回报就越多。

他提醒道,与民企相比,一直以来央企或国有企业的市值管理工作并未得到各方面的足够重视,主要原因有两点:一是市值并非是考核央企上市公司的主要指标;二是由于央企背景较易获得银行等渠道的融资支持,其通过做大市值提升融资能力的动力远不如民营企业。

然而,随着国资委明确提出将央企的市值管理作为2018年的主要工作之一,未来央企上市公司建立一套行之有效的市值管理制度已迫在眉睫。王颖春建言,一是对央企上市公司的市值考核指标,要与现有的央企考核指标结合起来,在此基础上,更加注重对公司盈利能力的考核。

二是需要明确,市值管理是追求公司价值最大化,不一定是股价的最大化。上市公司股价受经济周期、信贷周期、股市周期等诸多因素影响,因此对市值管理的考核指标要设置多个维度。例如,年度市值考核应比较外围市场对标公司、同行业指数等多个指标,不仅仅考核绝对市值变化,也要考核相对市值变化。

从上市公司项目流、资金流和信息流的规划和管理的角度看,具体到央企上市公司上,未来可以分别对应央企的重组、混改、信息披露和投资者关系管理。即通过重组将更多优质资产并入央企上市公司、通过混改引入更多社会资金进入央企上市公司,通过这两个工作提升央企上市公司的盈利水平,通过提升信息披露和投资者关系管理水平,提升市场对央企上市公司的估值,从而进一步提升央企上市公司的总体市值。

在化解退市风险方面,王颖春认为,根据证监会正在征求的退市制度意见,监管机构衡量上市公司退市的标准主要是看交投是否活跃、股权分布是否合理、市值大小是否合适、以及是否存在严重违法违规。一般情况下,央企上市公司出现最后一种可能的概率较低。因此,央企上市公司避免退市风险应主要从提升公司交投活跃度、优化公司股权结构、逐步提升公司市值的角度出发。一方面要求公司做大做强主业,提升盈利能力,另一方面要求公司树立回报股东的理念,用分红派息等方式获得投资者认可,并与投资者保持积极有效的沟通。

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国资委的改革重点,还包括推动央企上市公司信息的公开透明。下一步,国资委将就央企上市公司治理,提高上市公司透明度持续发力,以期加强央企上市公司与投资人、市场之间的沟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