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地价门”折射出的危机

近藤大介2018-03-31 10:46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报 近藤大介/文 在经历了频繁的政权更迭之后,日本于2012年年底确立了罕见的长期政权——迄今长达5年3个月之久的安倍晋三政权。然而,日本首相安倍,现如今正深陷“地价门”,面临执政以来的最大危机。

2015年5月,私立学校森友学园在大阪丰中市以9.56亿日元(约合人民币5700万元)的价格购买了一块国有土地,用于修建小学。次年3月,该校以“在建校施工过程中发现地下埋有垃圾”为由,向财务省大阪分局——近畿财务局提出了降价的要求。其后,近畿财务局核算出了一笔数额约为8.19亿日元(约合人民币4900万元)的垃圾清理费及其他费用。最终,森友学园仅以1.34亿日元(约合人民币800万元)的超低价将一大片国有土地收入囊中。

在交涉降价的过程中,森友学园的理事长笼池泰典和他的夫人频频向近畿财务局的负责人强调:“我们是安倍首相夫妇的好朋友”。同时,他们还表示,首相安倍的夫人安倍昭惠曾在森友学园发表过演说,并且她将出任该学园名誉校长。笼池泰典理夫妇的上述言辞引发了外界的怀疑:是不是因为顾忌森友学园与安倍夫妇的的关系,近畿财务局才作出大幅降价的决定?

在过去的2017年里,安倍政权深受“森友学园地价问题”的负面影响,甚至让一个在日语中不常使用的词语“忖度”一时间成了人人都“懂”的流行语。不言而喻,这个词包含了人们对该事件中的一些“会办事”的官员的影射:虽然没有接到首相的明确指示,但他们会揣度首相的心思,然后按照首相“期望”的方式处理事务。

以上是“地价门”事件的第一章节。今年3月2日,日本《朝日新闻》以头条的形式爆出的一则新闻,揭开了事件的第二篇章。

该新闻称,近畿财务局曾向位于东京的财务省上报了与森友学园进行交涉的相关资料,而财务省将这些资料汇总为“公文”存档。所谓“公文”,是由中央政府的众多官员盖章认可的正式文书。通常情况下,由相关政府部门存档保管,其中的内容不向公众公开。

去年2月,围绕“森友学园地价问题”的争议在国会上呈现出了火山喷发之势。因此,财务省于去年5月向国会提交了这份公文,陈述了森友学园与近畿财务局的交涉过程,并义正言辞地表示:“整个过程,没有任何问题。”

但是,根据《朝日新闻》的头条新闻,财务省向国会提交的公文并不是2016年春季发文存档的“原装正版”,而是经过多处篡改的赝品。“篡改公文”等同于“擅自修改法律”,是一种可以从根本上动摇日本这个法治国家的犯罪行为。另一方面,如果《朝日新闻》误报,那么这份报纸将面临永久性停刊的结果。

结果,消息一出,沉默的不是《朝日新闻》,而是财务省。经查证,财务省篡改了原公文内容290处!

这个结果,让全体日本国民瞠目结舌。

日本最高学府东京大学的法学院一向被视为该校文科专业中最难考的专业。该学院每年有600多名毕业生,只有排名前十的毕业生才有可能进入被称作“国家机关中的机关”的财务省工作。一旦进入财务省,他们基本上可以在30岁之前就担任地方城市的税务署署长之职,手握整个城市的财政大权。所以,财务省可谓是汇聚了整个日本最优秀的精英人士。

然而,正是这些精英,犯下了篡改公文290处的“罪行”。这个罪行成为了“地价门”事件第二篇章的核心部分。同时,也成为了我在之前的专栏里几次阐述的“日本劣化论”的佐证。

此前,经过一位在财务省工作的朋友的引荐,我有幸参观了位于东京霞关的财务省总部。走进这栋四四方方的5层建筑,要不是亲眼所见,我绝对想象不到,财务省官员竟是如此勤俭:晚上加班,他们就去大楼里的全家便利店买一盒500日元的便当作为晚餐;他们的休息室一点也不“高大上”,面积狭小、陈设凌乱。

走出财务省的大门,我的脑海里浮现出了一个词语,它可以非常贴切的描述这个掌控着整个日本财政大权的超级精英群体——克己奉公。如果换成一个中国风的词语,那就是“为人民服务”。

然而时至今日,出乎我意料的,已经不再是财务省的官员多么勤俭,而是“日本劣化”已经渗透到了日本的中枢机构。

在我看来,日本人最初意识到“日本劣化”的标志性事件是7年前发生的福岛核泄漏事故。福岛核电站曾被誉为“全球最安全的核设施”,却于2011年发生了全球最危险的事故。

去年12月,号称“全球最安全的高铁”的新干线,在底盘发生龟裂的情况下,连续行驶了3个小时。最后,在名古屋车站紧急停车,险些酿成了惨剧。据称,这是新干线自诞生之日起53年以来,头一次发生这样的事故。

因此,问题新干线列车的制造商、日本知名的大型铁路制造商“川崎重工”遭到了社会舆论的强烈质疑。后经调查,川崎重工在日常生产过程中严重违规,大量使用被削薄、硬度不达标的列车底盘。另外,在全日本范围内,硬度不达标的新干线列车多达146辆!

由此可见,无论是财务省的“官员神话”,还是核电站、新干线的“安全神话”,这些曾让日本人引以为傲的“神话”都开始逐步走向了破灭。

其实,这些“神话”的本质在于“即使是在人们看不到的地方,也绝不偷工减料”的理念。对于在通常情况下很少有人看到的公文,仍以认真负责的态度撰写;对于很少有人关注的新干线列车的底盘,仍以一丝不苟的态度制造。正是因为有无数日本人曾经这么实实在在的工作,日本这个国家才赢得了往昔的声誉。

但是,现如今,支撑着日本的最关键部分开始出现问题。其最主要原因,莫过于日益严重的少子老龄化。年轻人越来越少,老年人越来越多,以致日本人在众多领域都失去了追求精益求精的气力。

因此,虽然目前在野党极力主张安倍首相引咎辞职,但问题显然不是首相辞职就能彻底解决。下一届政权,也一定会发生类似的重大问题。比如福岛核泄漏事故,就发生在目前的在野党曾经执政的时期。

各党派的是非功过姑且不论,我的建议是:日本到了从“日本神话”的神坛上走下来的时候了。“日本人都很勤劳”、“日本产品都很安全”之类的赞美,应该都成为过去时了。人的本性就是懒惰的。所以换句话说,日本人只有自我终结“神话的时代”,卸下头顶的光环和肩上的担子,才能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