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博鳌时间|吴晓求:要防止由于某一些原因使独角兽公司变成“毒角兽”公司

杜涛2018-04-08 18:35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网 记者 杜涛 张恒 2018年4月8日下午,在博鳌亚洲论坛新闻中心海燕1厅  ,人民大学副校长、金融研究所所长吴晓求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在改革当中,银保会(过去叫做银监会)要稳定负责审慎监管,央行与银保会两个相互协调,各自有各自的工具和规则,这两个非常重要。两会具有风险衰减的功能,重点要监管的是长风险和市场行为,央行的体系稳定很重要。当然也有特殊时候,比如碰到重大危机的时候,可能一行三会有各自的角度(在一些问题上)理解不同,协调不好,所以上面会有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起到协调作用。(它)本身没有工具,很难对具体事情进行协调。

吴晓求提出,中国的资本市场是中国金融改革的基础,也是中国金融发展的重点。中国要构建现代金融体系,构建一个富有国际竞争力的现代金融体系,发展中国的资本市场是非常重要的,它是现代金融体系的基石。

“中国要建设国际金融中心,其实就是资本市场,要把资本市场建成国际金融市场,这是中国战略目标。中国要把资本市场建成国际金融中心,一个最重要的前提,是这里面的资产是有一个成长性的资产,而且是全球投资者要配置的成长性的资产。从目前来看,我们国家的发行标准和制度,应该说还没有做到重大的改革,在上市标准方面,还是沿用过去所设计的一系列标准,这些标准非常重要的特征是带有现代工业的特征,也就是说它是重资产、重历史、重盈利、重规模。”

“我们在后工业化时期,有很多的新型高科技企业,实际上它的资产并不很大,规模也不是很大,人员配备不是很多,但是,它具有很好的成长性。”

“过去我们总是强调它的大和重要性。像这些企业成为上市公司以后,从长期来看缺乏一个成长性,从这个意义来讲,必须要实时调整我们的发行制度和标准,很重要的就是要修改相应的法律,因为相应的法律对发行制度和设计能做出明确约束,虽然我们在法律框架内可以做修订,但是非常有限。

“这里面需要思考一个问题,一定要让未来具有成长性的企业,可能今天(这家企业)发展并不是特别的好,并不是特别的盈利,但是未来它是具有成长性的,也就是说资本市场是在关注它的成长性,不关注你现在以及你过去怎么样。虽然过去和今天是一个历史的轨迹,但是作为资本市场和上市公司,它特别关注未来,对现状和历史要远远低于对未来的关注。”

“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算,一些未来具有成长性的“独角兽”公司通过修改标准让它上市,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改革。当前中国,很多好事情到我们这里慢慢就会变形,所以我经常说,要防止由于某一些原因使这些独角兽公司变成“毒角兽”公司,所以我们在具体的规则上出台了很多严格的规定。总的看来,改革中国资本市场的发行制度和调整发行标准是我们的基本发展方向。”

对于人民币国际化,吴晓求认为,现在有中美贸易的纠纷等带来的突然变量,在一定程度上,会影响某一些层面的开放,但是中国金融体系开放是必然的。

“中国金融体系开放有两个行业,一个是人民币自由交易的改革,也就是说把人民币改革成为在国际货币体系方面内可自由交易的国际型货币,这个是我们基本的目标。第二是中国金融市场的开放,也就是说外国投资者可以进入中国金融市场投资,这两个是金融开放的核心。”

“我以前说过到2020年,应该完成人民币自由交易的改革,主要是基于几点来判断:

一中国是大国,中国的经济规模足够大,中国经过了四十年市场经济的改革开放,应该说,已经开始具备人民币和自由交易改革的条件。我认为很难说一个国家生下来,就具备开放条件,就可以开放。我想,现在已经具备了它的条件,包括经济规模、经济对外依存度和国际贸易规模以及人民币在区域内的影响力等等。

二是基于中国金融体系的开放。我记得在2009年5月份,国务院专门批准上海到2020年,要建设成国际金融中心。我是基于这样的判断,2020年我们还是要把上海建成全球的国际金融中心,指资本市场上人民币自由交易化的金融中心。人民币成为自由化交易是它的前提,我相信中国金融体系在这两方面的开放是不会停的,还是会按照既定的步伐向前推进。”

经济观察报 要闻部记者
长期关注宏观经济,财政、货币政策领域。主要关注财税、金融、审计、环保、PPP、大工业等相关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