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用农村淘宝把农产品亩产做到1000美金

洪宇涵2018-04-20 11:49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报 王建勋/口述 我是一个理工男,同事们都说我在办公区里走路风风火火,工作时说话语速极快,但在18年前,我是个说话都紧张得出汗的新人。2014年10月,阿里巴巴启动农村淘宝项目,2016年,我开始管理千人规模的农村淘宝业务,阿里巴巴计划以电商平台为基础,实现“网货下乡”和“农产品进城”的双向流通功能。“农村战略”,也和“全球化”、“大数据”一起,成为阿里巴巴的三大战略。

惠商利农

我负责的农村淘宝分两个方面:上行和下行。

上行是对农村基础设施的建设,把基础设施布下去的支撑业务就是下行。下行是真正有商业价值的,因为下行做起来了才可以做上行,没有下行,其他都是很空的。

为什么下行这么重要?在中国的农村消费者的市场中,你去看看日用消费品或耐用消费品都是以包代管,就出现两种情况,一种是这个货下去了,100万标招下去最终干活的人拿到60万,这60万怎么赚钱?只能干歪门邪道,利润不对等。

另一种情况就是品牌商玩不起,找当地生产,当地没有大工业体系保障,你看农村杂货店卖的东西就清楚了,90%都不知道哪里来的。

但所有商业体系都愿意作恶吗?不是,只因为没有很好的基础设施建设,我相信政府也是很无奈的,管不下去。因为有了互联网,我不希望把农村淘宝做成先烈,我觉得是有机会把农村淘宝做好的。第一,农村消费者的消费在往上走的,大数据可以看得很清楚,客单价不比一二线城市消费者低。第二,很多山区的乡亲们,承受了太多以往渠道带给他们的加价。同样一台电视机,在浙江东部沿海城市卖1888元,在贵州山区卖,2888,这对他们生活影响很大的,本身收入就少。

往往这些乡亲买到商品的服务是最差的,因为不懂,还要求着别人来做,物流的原因最终还产生加价。但现在一二线城市这些都是免费的,都是理所应当的,你没有做好我要投诉你,其实我们下行业务最主要想做“天猫优品”和供应链四合一渠道体系。

这对消费者价值产生了两种价值,第一,城市的生活品质,正品的货,城市的价格,线上线下同价。第二,希望提供家门口的服务,这是天猫优品下行体系要做的事。

我们现在整个团队有1000多号人,同时还有将近3万个村小二合伙人。我们希望把这些合伙人用我们的模式叫做B2B2C,我们搭建了一个平台,赋能大B给小B,他直接在那个点来服务消费者,货是我们去采,供应链体系我们来搭建,我们一如既往在倒贴钱。

我们也有自己的要求,货送下去,我们找所有的厂商,和他们谈培训,销售、品牌、服务、维修的培训,一点点做下去,最后我们会把线上线下整个会员营销交给村小二,新的模式就出来了,这就是新零售。

我们需要通过村小二面对的是村镇一级消费者,第一,单纯靠一个村、一个镇的售卖其实是养活不了他们的;第二,如果只是售卖没有整个物流体系的前置,那么消费者的体验是很差的,买一样东西要7天以后;第三,如果只是卖东西,他是享受不到服务的,是不能建立这个心智。我们培养这些人可以做好安装和维护。

对商家来讲也有好处,第一,送货上门线上交易,所有消费者数据可以清清楚楚告诉你,我是线上线下同价。第二,我们把所有消费者数据公开透明,一起做农村市场到底需要什么样的产品,一起推动。第三,你的物流整个供应链体系送到我们的仓中,大量SKU集合让物流成本、仓储成本降低。

我们其实把村小二当做村里社区的服务员,他运行他的会员和村民,让他们围绕他的服务和一系列商品推荐,信任他,口碑相传,他赚物流、销售、服务的钱,这样才足以支撑创业去养活自己,项目推动的过程中,很多村小二很受感动,他们大学毕业回家乡可以有不错的收入,养活自己,他们热爱家乡,可以改变家乡,事实上,我们很多项目都改变了村庄(落后的状态)。

这中间路途是很遥远的,这样到村镇一级的供应链,光这一套物流体系的运筹和大数据的规划,只有阿里巴巴能够做,效率不上去就会是很糟糕的事,因为货到村镇一级想回来是回不来的。但是我们总要让农村生活更美好,我们使命就是这个。

所以我们现在的方法还是公益的心态、商业的手段,公益的心态,我们没有强调要赚多少钱,但一定要用商业的手段,因为只有商业才能够让这条路持续走下去,村小二才可以从中获益。

供应链数字化

有人问会不会永远做下去?不是的,因为这本质是一个数据化的业务,我们做了B2B2C,缩短了端到端的距离,时间上和空间上都缩短了,并且推动了整个价值链的重新分配,对商家来说到一定规模,可以把经销商利润拿出来:第一分享给我们;第二,分享给消费者,这是一定可以做到的。

这是全数据化业务,以后,一个商家、一位消费者下单以后,商家可以知道他的货在全国哪一个前置仓,从哪一条路上,到哪一个消费者,消费者可以通过村的服务可以第一时间知道我的货在哪里,什么时候安装。

只有下行这套体系做成,才能帮助的绿色的、有机的当地农产品上行,有了踏实的供应链,才可以解决运输及物流的问题,才有足够的能力和上行空间。

我们在上行想做直供直销,所以我们有一个品牌叫“淘乡甜”,它是个供应链品牌,我们希望一县一品,贴上“淘乡甜”的标识,我们做整个供给侧的控制,基本上会发展成订单农业,用我们的标准,比如说生产的时候,用肥、土壤、甜度用我们的标准,分拣体系和当地供应链合作做好分拣,通过这套体系到城市的消费者餐桌上。

我们结合整个阿里巴巴集团的已有布局,线上线下整合起来,我们有自己的旗舰店、有天猫超市、有盒马鲜生、有易果生鲜。我们把中间价值链条缩短,以往所有问题因为层层批发损耗和无为的运输,现在原产地直发,直接到消费者,中间所有损耗和运输转运成本极大的节省了。

农村淘宝做的事情就是上下行供应链数字化业务,通过所有的体系把这个东西变成一个数字化的世界,能够极大地提高效率,同时让这个数字化链路可以对市场产生反应,而不是像以前一样比较迟钝,比如说我们推一次,基本上可以知道一个瓜产地三个月以后可以卖多少瓜。

马老师(马云)之前说,“袁隆平先生把亩产做到了1000斤,互联网要把亩产做到1000美金。”农村淘宝通过互联网技术,也可以把亩产做到1000美元,以此推动电商脱贫,是我们的一个目标,一项使命。“这不仅仅是帮农民把产品销售出来那么简单,而是要重塑农产品原产地的商业生态,包括农产品标准化、商品化建设等。除了要打通供应链,还会在大米、肉禽、茶叶、水果等民生品类推出品类标准,推动和规范优质农产品的上行,让农民真正得到实惠,也让城市消费者能吃到新鲜、安全、放心的农产品。

阿里巴巴整个新零售不完全是线上,是线上线下结合,最终大家比拼的还是消费者体验,线上买还是线下买不重要,消费者愿意为你的服务买单,这个才最重要。

曾经有一个县小二,他说为什么不能把农村商家拉上来,你看人家在线下卖一包化肥给50块钱佣金,你为什么不做呢?我问了他三个问题:第一,这样对消费者、对农村有没有价值?是服务增强了,时效增强了,还是价格更便宜了?第二,如果简单地把线下的货放在线上,我们对行业有没有贡献,有没有触动,能不能改变这个行业往更好的方向发展?第三,对整个阿里巴巴电商体系、数据体系有没有价值,如果这三个价值都没有,那么该线下就线下,该线上就线上。这样才能够真正帮助到农民。

阿里巴巴有个核心的宗旨,“让农村生活更美好”,这个初心,是始终可以让我们回到本质的动力。

(口述者系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乡村事业部总经理,主管阿里巴巴集团旗下农村淘宝业务,原文有删节,本报记者洪宇涵采访整理) 

经济观察报 公司部驻华东记者
重点关注华东地区企业的业务发展与资本运作。

hongyuhan@ee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