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推动分级诊疗 遏制超过3000亿元费用过快增长

温淑萍2018-05-01 11:00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网 记者 温淑萍 刘远立,北京协和公共卫生学院院长, “蓝色县域”项目的发起人和负责人。

“蓝色县域”项目,受国家卫生健康委医政医管局委托,北京协和公共卫生学院、中国老年保健协会共同开展的一个“糖尿病预防与控制相关卫生政策研究与县域内分泌学科发展助力工程试点项目”(简称“蓝色县域”),希望能够推动内分泌学科能力建设,带动区域内慢病诊疗水平的整体上升。

近日,就“蓝色县域”项目进展,刘远立接受本网记者采访时透露,该项目自去年启动以来,收效非常好。今年争取覆盖更多家县域医院。

而就中国疾病的发病趋势来看,排在首要位置的是心脑血管类疾病,其次是肿瘤类疾病,第三位是代谢性疾病,代谢性疾病中主要是糖尿病。

糖尿病在中国的发病率正在逐年提升,且幅度较大。据相关疾病统计数据,中国糖尿病患者已经达到1.14亿人,糖尿病的前期人数则达3.88亿人。也就是说,中国糖尿病患者已经处于4亿人口的压力大关上。

而目前,在已有糖尿病患者1.14亿人中,国家每年用于糖尿病本身,以及相关并发症的治疗费用支出已经超过3000亿元。 如果前期糖尿病患者不加以科学管控和治疗,未来这一领域的医疗费用支出将远远超过3000亿元。由于糖尿病是长期干预性疾病,患者的自费部分也会对其的生活经济水平带来压力。

刘远立介绍,糖尿病在一定程度上被医疗界称作“富贵病”,贫困人口中,除了天生的1型糖尿病,天生的胰岛素分泌异常外,大部分是2型糖尿病。2型糖尿病大多是由于生活方式发生了急剧变化,特别是高碳水化合物,高脂肪的食物摄入过多,造成内分泌负担加重,直至成病。

这一疾病,由于早期没有特别症状,所以发现的时候已经较晚。这一疾病的另一特性是,病程比较长且伴其终身。

就目前发展形势来看,农村发病率非常严峻。因为,城市化速度较快,大量农村居民由于生活方式发生了巨大改变,意识又不强,健康的素养又相对较低,早防、早诊、早治、的挑战在糖尿病领域里远远大于城市,且规范的治疗率更低。

刘远立介绍,农村医疗体系的龙头机构是县医院,而现在大部分县医院没有内分泌这一专科,它对于新的迅速到来的代谢性疾病缺乏学术上、临床上的识别与解决能力。

龙头老大没有这一疾病干预能力,如何谈强基层。而目前的医疗改革体系中,分级诊疗是主题。

于是,原国家卫生计生委,现国家卫生健康委医政医管局委托,北京协和公共卫生学院、中国老年保健协会共同于2017年8月,开展了“蓝色县域”项目。

据了解,诺和诺德是这一项目的支持方。诺和诺德中国区副总裁叶朴称,诺和诺德将深入了解中国患者未被满足的需求,继续为改变糖尿病特别是基层糖尿病做出贡献。

据第一家通过“蓝色县域”项目建立了内分泌科的四川省安岳县中医医院付知勤院长介绍,在安岳,糖尿病发病率连年创新高,随着人口老龄化不断加剧,这类疾病的诊疗负担还会加重。而县级医院作为分级诊疗的枢纽,就是要把好慢病管理关。但长期以来医院受制于人才和专业知识的缺乏,一直未能推动内分泌科室的设立。通过“蓝色县域”项目的帮扶,医院拥有了最急需的学术支持和名医资源,而且带动县乡镇三级诊疗体系的探索较为成功。

另:采访对话部分

经济观察报:“蓝色县域”项目就目前医疗卫生体系来说,有什么深远意义吗?

刘远立:其实,我们是想通过蓝色县域项目,把县级医院的能力加强的同时,通过政策研究,通过试点,探索一系列新体制机制的安排。我们全国县域医院、乡卫生员、村医不仅仅知道怎么做糖尿病的规范管理、智能化的转诊系统。也知道,怎么把糖尿病的有效管理率,有效控制率做得更好。

所以,我们不是单纯理论研究,我们想在四川庐州叙永县开始试点,把激励机制建立起来,基于信息化、智能化的监管,通过体制机制的创新,把农村地区的糖尿病疾病人群管理好。

经济观察报:就去年试点情况看,成效以及推广意义如何?

刘远立:过去一年中,蓝色县域项目取得了非常令人瞩目的成绩。有五家县医院已经成功建立了独立的内分泌科,覆盖人口440万。在2018年我们希望寄托于这个项目继续推进,给全国县级医疗机构提供更多服务。改变糖尿病不可能一夜出成绩,我们需要与各方一起合作,共同投入到这个进程当中。

事实上,“蓝色县域”项目的最终目标,是面对疾病挑战,主管部门希望通过分批培训、交流、专家传帮带,把县级龙头医院的学科能力加强,通过县级医院的服务辐射到基层,加强到基层。另外,通过政策的研究,即所谓横向的体制机制改革和创新的探索,通过试点,摸索出一套以糖尿病为切入点,探索一个中国新型的,从农村开始防治结合,且有动力和压力去结合的新体制,遏制未来超过3000亿元糖尿病乃至相关疾病费用支出的过快增长。

经济观察报:在这个项目中,参与的医院乃至医生,就医疗卫生体系来说,是否都有重新的定义?

刘远立:第一个是培训,我们从参与的医院院长、科室主任,能够得到国家卫生政策相关发展方向、指导性意见的解读,同等级医院管理与学科建设方面成功经验分享、介绍和学习,有机会学习先进,后来居上。对于内分泌科医生受益最大,我们通过组织各种各样的培训班,组织县的专科医生到基层,特别是到乡卫生院进行培训。我们是一个团队,不光有内分泌科医生,还有护士,我们为内分泌科的护士也提供实践性比较强的规范专科护理培训。

健康大门的守门人是自己。我们医生不是万能的,全科医生也不是全能的,我们患者的参与非常重要。疾控中心的领导,每次都强调一定要让老百姓参与,一定要关口前移,没有他的配合,我们能力再高,患者不遵医嘱也不行,而且我们能力越强,发现的病人就越来越多,这个患病率不控制住,发病率不控制住也不行,所以我们加强“供方”能力建设的同时,通过“需方”能力的提高,通过知识的传播,在这个项目当中体现出来。

《经济观察报》大健康新闻部主任
关注大健康(医疗、医药、食品等)领域的重大事件,解读趋势,发现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