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近藤大介 | “Me Too”风暴在日本

近藤大介2018-05-10 17:32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报 近藤大介/文 时下,世界各国女性纷纷参与的反性骚扰“#Me Too”运动的风暴已经登陆日本。虽然难以启齿,但在这场风暴中,的确有两位年过半百的“日本超级精英”落水。以下是他们的“悲哀故事”。

第一个故事的主人公是现年58岁的日本财务省事务次官福田淳一。

福田淳一,出生于1959年,自小才华横溢。高三的时候,他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每年只有排名全国前600位的顶尖高三文科生才有可能考取”的东京大学法学部。大学期间,他顺利的通过了被称为“最难司法考试”的律师资格考试。1982年,即将大学毕业的福田淳一又接到了“只有排名前20位的法学专业应届毕业生才有可能进入”的日本财务省抛来的橄榄枝,就此正式踏上了仕途。

经过了35年的奋斗,福田淳一于2017年7月升任财务省事务次官一职。在日本,财务省事务次官的平均任期仅为两年。但是,因为在进入财务省的40位日本顶级精英里,仅有一个“事务次官”的名额,所以,福田淳一可谓是站在了日本官僚组织的巅峰之上。

然而,就在今年4月18日,上任不到一年的福田淳一向他的上司、日本财务大臣麻生太郎递交了辞职报告。他的辞职理由,并不是“能力不足,以致日本经济滑坡”,而是“性骚扰朝日电视台女记者”。

用中国人的话来说,日本的政治家、官僚和记者是“老虎棒子虫”的关系——因为担心不知道哪天自己的丑事会被曝光,政治家们一直对记者高看一眼。为了获得政府内部的一手资料,记者们向来对官僚恭敬有加。而对于那些掌握着人事大权,同时又对各项法案的通过与否有投票权的政治家,官僚们只能绝对臣服。

身为财务次官的福田淳一曾是“官僚界的皇帝”,无论哪家新闻媒体想从他身上得到些许内幕消息,都一定会派出美女记者。而在众多美女记者之中,福田淳一对一位朝日电视台的女记者青睐有加,并且屡次在深夜时分邀请她去酒吧“面谈”。

后据报道,这位女记者曾向上司汇报说,福田淳一在“面谈”过程中对自己使用极具性骚扰意味的言辞。但是,她的上司因为害怕得罪这位“官僚界的皇帝”而选择了沉默。最终,不堪屈辱的女记者将“面谈录音”寄给了因敢于曝光各类丑闻而闻名的《周刊新潮》杂志。

“可以摸一下你的胸吗?”“可以亲你吗?”“可以绑住你的双手吗?”“你是什么罩杯?”“喜欢你、想要摸你的胸、想要亲你,这三种感觉同时出现了!”“我喜欢你,所以很想亲你!”……

上周,日本各大电视台几乎都在循环播放福田淳一所说的这些话,以致全国一片哑然。而这位女记者所属的朝日电视台,也破天荒的在深夜12点召开紧急记者招待会,声讨财务省。

一开始,福田淳一还一脸愤怒的表示:“我要提起诉讼!”但后来,迫于录音内容的频繁曝光,以及民愤的不断高涨,福田淳一最终于4月18日发表声明称:“决定引咎辞职”。

第二个故事的主人公是现年50岁的日本新泻县知事(等同于中国的省长)米山隆一。

米山隆一,出生于1967年,自小也是远近闻名的高材生。高三的时候,他考取了“每年只有排名全国前90位的顶尖高三理科生才有可能考取”的东京大学医学部。1992年,在获得执业医师资格证之后,米山隆一进入了放射线医学综合研究所工作。工作期间,他通过了司法考试,获得了律师资格。之后,他又远赴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留学,并取得了医学博士学位。

2005年,米山隆一作为他的家乡新泻县的代表,参加众议院议员的选举。最终,不幸败给了日本前外相田中真纪子(日本前首相田中角荣的女儿)。2016年10月,米山隆一参加新泻县知事选举,以“绝对不会让类似福岛核泄漏事故中的那些危险核电站出现在新泻”为口号,俘获了大量市民的心,从而顺利当选。

在私生活方面,年过半百的米山隆一一直处于单身状态,加之帅气的样貌,运动健将、医生兼律师的身份,以及全日本47位知事之一的政治地位,他无愧于“日本顶级单身钻石男”的称号。

但在今年4月19日,日本《周刊文春》杂志刊发了篇关于米山隆一的“让人难以置信”的报道——每周周末,利用援交网站,以每次3万日元(约合人民币1800元)或4万日元(约合人民币2400元)的价格向女大学生“买春”。事后,还与“中意”的对象协商确立情人关系。

除了米山隆一,《周刊文春》还彻底曝光了米山隆一的情人以及情人的男朋友等涉事人员。和很多国家一样,日本也有关于卖淫嫖娼的《卖春防止法》。基于该法律,米山隆一的行为属于典型的违法行为。

一面是“顶级单身钻石男”,一面是“嫖客”,米山隆一俨然成为了英国著名作家史蒂文森笔下小说《化身博士》里的主人公亨利·杰基尔。

在杂志发售之前,米山隆一于4月17日、18日,连续两天召开紧急记者招待会。会上,米山隆一声泪俱下:“我已经50岁了,但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结婚对象。伴随着压力的与日俱增,我失去了克制性欲的力量。说是‘买春’,其实我的本意是和对方成为恋人,认真交往。但是,对方似乎并不是这么想的。”

最终,做出上述解释的米山隆一在杂志发售的同时宣布:辞去新泻县知事一职。

在以上两位“超级精英”的性丑闻被曝光的时候,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正在美国进行国事访问。但日本国民对两起丑闻的关注度远远超过了安倍首相与美国总统特朗普举行的首脑会谈。更为准确的说,整个日本从早到晚都在声讨福田淳一和米山隆一。

但在此时,我的心情非常复杂。原因是:两起丑闻的主角有一个共同点——都是毕业于东京大学的半百之人。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日本男性的平均寿命超过了80岁。在11世纪的日本宫廷小说《源氏物语》中,被誉为“平安时代第一美男”的光源氏,刚过30岁就被人称作“老爷爷”。生活在16世纪的“日本武士的代表”织田信长,曾经一边喝酒一边叹息道:“人生不过50年”。说完,还把酒杯重重的摔在了地上。结果,织田信长享年48载。

但在21世纪的今天,我们已经迎来了“人生百年”的时代。男人即使年过半百,精力和性欲都依然旺盛。但请各位男士牢记:无论您是什么样的人生赢家,只要背着妻子另结新欢就是“出轨”,只要对异性言辞轻浮就是“性骚扰”。另外,“买春”是违法行为。

在人前是头戴光环、成功故事的主人公,在人后却日日郁郁寡欢、闷闷度日。如此人前人后的“不平衡”可谓是种种悲剧的罪魁祸首。孔圣人曾说:“五十知天命”。对于21世纪的男人来说,应该是“五十知悲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