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近藤大介:日本大学的橄榄球风波

近藤大介2018-06-05 17:23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报 近藤大介/文

近段时间,全球的目光聚焦于两件“国际大事”:其一,美国总统特朗普与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之间的会晤是否能够如期进行;其二,美国退出伊朗核协议之后,中东局势将会发生怎样的变化。然而,日本的媒体却在过去的十几天时间里,以头条的形式连续报道了另一则与“美国”有关的事件——日本大学美式橄榄球队队员“杀人式截球”。

在介绍事件始末之前,让我们先来简单了解一下日本独特的大学体系。

与中国不同,日本的大学多为私立大学,而且综合实力相近的私立大学又会组成“集团”。以东京的私立大学为例,“早庆上”(早稻田大学、庆应大学、上智大学)是实力最为雄厚第一集团;“MARCH”(明治大学、青山学院大学、立教大学、中央大学、法政大学)为第二集团,“日东驹专”(日本大学、东洋大学、驹泽大学、专修大学)为第三集团。

为了提升综合实力和知名度,各所大学都在备受世人关注的体育运动方面煞费苦心。按照日本人的习惯,大学里的体育组多被称作“体育会”。体育会下设足球部、篮球部、棒球部等数十个“部”,各个“部”相对独立。在日常学习方面,体育会的成员和其他大学生无异,但放学后,他们就会一头扎进运动的海洋。此外,节假日的时候,他们一般住在所属运动部的集体宿舍。由于一部分奥运选手将从这些体育会的成员中产生,所以日本绝大多数的职业运动员都会进入大学“深造”。

在日本高校美式橄榄球领域,关东(以东京为中心)地区的日本大学和关西(以大阪为中心)地区的关西学院大学的橄榄球队并称“东西豪门”。其中,日本大学的学生及教职员工总人数高达10万人,并在日本国内拥有37所附属中学。如果将毕业生计算在内的话,日本大学可谓是一所“百万人大学”,其1800亿日元(约合人民币110亿元)的年平均收入也位列日本高校首位。

5月6日,“东西豪门”展开正面对决。在首场比赛中,裁判鸣笛暂停比赛之后,日本大学的防守球员M,从背后对毫无防备的关西学院大学的四分卫(Quarter Back)实施抱人截球。这名四分卫摔倒后受伤,随后被紧急送往医院救治。院方表示受伤球员需要3周才能痊愈。球员M之后又先后两次对关西学院大学的球员犯规,最终被罚出场外。

赛后,关西学院大学向日本大学提起了严正抗议:这就像在大家都非常熟悉的足球赛场上,裁判已经鸣哨暂停了比赛,一方球员还猛踢对方球员,并造成对方受伤。不仅如此,这位球员竟然还用同样的方式,连续犯规三次!换句话说,在今天的比赛中,日本大学球员的行为是在任何体育赛场上都不应该出现“杀人行为。”

之后,记录了事件始末的视频被上传到了互联网上,整个日本随之沸腾。遭受袭击的球员的父亲以及关西学院大学在盛怒之下,先后召开了记者招待会。

5月22日,刚刚年满20周岁的球员M在律师的陪同下召开记者招待会,向300多位媒体记者吐露了事件的真相:“我是在日本大学理事、日本大学美式橄榄球球队总教练内田正人的授意下,对关西学院大学的球员实施的犯规。内田教练说,关西学院大学的橄榄球队是日本首屈一指的豪强,如果能够把他们队的主力选手弄成重伤,我们的队伍就能称霸全国。所以,他命令我‘彻底击溃他们’。现在,为了表示对对方球员的诚挚歉意,我选择公开真相……”对于球员M勇于坦白的做法,日本民众给予了充分的肯定和赞扬。

第二天,日本大学美式橄榄球球队总教练内田正人也召开了记者招待会,全面否认球员M的说法,并称自己“没有授意球员对对方球员实施抱人截球(tackle)”,“鼓励球员尽全力比赛的话语遭到了误解”,以及“要说责任,也只是对品行不端的球员监管不力”。内田正人的辩解之词引发了众怒,日本大学一下子被推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上。

纵观上述事件及其连锁反应,我隐约觉得日本大学这所日本最大的学府似乎和“黑社会组织”有着相同的“办事方法”——组长(黑社会组织的最高领导人)命令年轻的组员追杀敌对势力的核心人物。组员受命,枪杀目标。警察介入,逮捕组员。被捕后,组员谎称“这是我和他(被杀者)之间的私人恩怨,和我所在的组织以及组长无关”。下达追杀令的组长也谎称“对这件事,完全不知情”。其实,所有人心里都明白,组长就是幕后黑手。但是,由于证据不足,组长总是能够逃脱法律的制裁。

稍加留意,我们还可以发现,日本大学的“一把手”田中英寿理事长曾是相扑部的总教练,“二把手”内田正人理事是美式橄榄球部的总教练。也就是说,日本最大学府的“最高层”都是体育会出身。

2015年4月美国媒体曝出了田中理事长与日本最大黑社会组织“山口组”的第六代组长司忍一起喝酒的照片。关于这张照片的议论,一度上升到了国会层面——如果日本最大教育机构的高层和黑社会“有染”,那将成为天大的丑闻。然而,不知道出于什么样的原因,这件事最终不了了之。

暂且将黑社会的问题放在一边,这次的“杀人式截球”事件之所以会引起全民公愤,主要是因为日本大大小小的机构都或多或少的存在一些问题。换句话说,这起事件暴露出了日本民族的弱点。

半个世纪之前,日本犯下了侵略亚洲别国的滔天罪行。日本为什么会作出如此鲁莽的事情?对此,昭和史研究专家兼作家保阪正康回答说:因为当时的大环境是,无论日本陆军高层下达如何荒谬的指令,下属都不能提出反对意见。

战后,日本的大型企业“继承”了这一作风。在公司里,下属绝对不能在包括会议在内的任何场合,对上司所说的话提出异议。时至今日,众多日本知名企业之所以会被曝出各种让人意想不到的丑闻,就是由“部下不敢直言”的社会不良风气所造成的。

5月23日晚,内田正人教练在记者招待会结束后,以“身体状况欠佳”为由,径直住进了日本大学医院。这种“眼看风头不对,立即住院”的做法,和日本无良政客的做法一模一样。那么,这种无良教练最终会不会得到应有的惩罚,就要看日本社会是否良心尚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