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业绩暴雷、股权质押接连违约 猛狮科技遭劫背后 实控人“另起炉灶”

黄一帆2018-06-09 10:43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报 记者 黄一帆 在迎来上市辉煌时刻仅几年后,猛狮科技(002684.SZ)如今却往深谷滑落。在接连遭遇利空消息后,股价连续下跌,目前公司控股股东汕头市澄海区沪美蓄电池有限公司(下称“沪美公司”)及其质押公司股权由于跌破平仓线,目前已出现多笔违约。

屋漏偏逢连夜雨。记者也注意到,在沪美公司最近一笔股权质押违约后,深圳及广东本地资金撤离猛狮科技。深交所亦发函问询其融资能力、业绩变脸等情况。

不过,猛狮科技股价近日下跌背后,公司目前实控人、董事长陈乐伍一边转让猛狮科技控制权,一边在上市公司体外“另起炉灶”。

陈乐伍在上市公司体外培育新的项目也浮出了水面。根据记者独家获得的一份右下角标记为2018年5月的融资计划书显示,由陈乐伍作为大股东的浙江永正锂电科技有限公司(下简称永正锂电)正在进行募资,计划在2021年上市。

股票质押连续违约

1986年,陈乐伍父亲陈再喜在潮汕地区腹地的广东澄海创办了沪美蓄电池厂。2012年,陈氏父子创办的猛狮电池在深市中小板挂牌。然而谁能料到,在迎来上市辉煌时刻仅几年后,猛狮科技如今却往深谷滑落。在接连遭遇利空消息后,公司股价已从1月9日收盘价的17.14元/股跌至6月8日收盘的7.98元/股。

不过,记者发现,近三月猛狮科技曾有过三笔大宗交易,但交易的主体和价格颇为奇怪。

第一笔为4月26日,卖方为国泰君安证券深圳华发路以折价10%的价格,即10.65元/股,与海通证券贵阳富水北路营业部成交186.39万股,交易额为2173.31万元。

而仅过几日后,前述买入的营业部海通证券贵阳富水北路营业部便将这笔大宗交易股权以溢价11%的价格,即14.7元/股价格悉数倒给华西证券成都龙腾东路营业部。上述贵阳营业部仅此一笔便赚取514万。5月15日,上述贵阳营业部又以溢价11%的价格,即14.7元/股将180万股价格卖给了华西证券成都龙腾东路营业部。

而在上述华西证券成都营业部接手后,猛狮科技再度开启暴跌模式,而部分原因正是来自公司过高质押率带来的恶性循环。

自4月9日以来,沪美公司及其一致行动人深圳前海易德资本优势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 (有限合伙)(下称“易德优势”)质押给质权人部分股权已跌破平仓价格,目前已发生多笔违约,也已经造成公司被动减持。

最近的一笔发生在6月2日,公司公告称,沪美公司质押予华创证券有限责任公司的1850万股公司股份涉及违约,质押股份占其所占股份比例为13.58%。

不过,从公告看,华创证券方面尚未对其进行处置,目前“拟对上述涉及违约的质押股份进行违约处置。”

公司称,沪美公司目前与华创证券保持密切沟通,并将积极采取措施应对风险,但不排除在沟通过程中其所持有的公司股份遭遇被动减持的风险。

此一时彼一时,在2016年12月,沪美公司质押在国信证券的股份解除质押之后,亦便随即质押给了东兴证券。猛狮科技当时称,沪美公司所质押股份不存在平仓风险。

不过,在今年2月沪美公司再次办理股份补充质押业务时表示,如果股价继续出现大幅度下跌,沪美公司所质押股份可能存在被平仓的风险。

截至6月2日,沪美公司持有公司股份1.36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4.02%;累计被质押股份数量占其所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99.65%,占公司总股本的23.93%。将近100%的股权质押使得沪美方面已缺乏股权质押获取资金操作的空间。

实控人“另起炉灶”

永正锂电的出现让陈乐伍的心思更是意味深长。

根据记者获取的前述融资材料来看,永正锂电方面称将充分利用股东引入的战略资源,成为行业内有竞争力的专业生产氢氧化锂的公司,并争取在2021年左右上市。

资料显示,永正锂电成立于2016年,公司是以工业级碳酸锂或工业级氢氧化锂为原料苛化法生产微细粉(D50在8-10微米)的电池级氢氧化锂。公司称,目前全国能大规模生产微细粉氢氧化锂的企业仅永正锂电一家。

从其股权架构来看,陈乐伍为公司第一大股东,占公司47.6%股份;公司技术管理团队(衢州永东化工)占有28.6%的股份。上述股东资料与工商资料披露一致。

该公司高管简历来看均具备成熟锂电行业经验。董事长王永东此前创办了衢州永东化工有限公司。永东公司主要从事锂电新材料的国内贸易和进出口业务,是盐湖集团蓝科锂业有限公司和山东瑞福锂业有限公司华东区的总经销商。总经理沈芳明也曾任盐湖集团海虹化工有限公司总经理、盐湖佛照蓝科锂业有限公司总经理等职。

公司目前产能为年产5000吨微细粉氢氧化锂,产品主要应用在NCM811、NCA高镍三元材料上,目前生产线处于满产状态,拟募资5000万元对目前的生产线填平补齐和技术升级提升产能至12000吨/年。

永正锂电目前主要客户为动力电池正极材料制造商宁波容百及天津巴莫,并都签订了长期供货协议,其中宁波容百签订了3年每年4000吨的供货协议,目前其氢氧化锂90%的用量从公司采购。除此之外公司与天津巴莫也签订了一年的供货合同,与其他正在上高镍三元材料产线的企业都已经送样联系。

公司判断,当高镍三元电池市场爆发时,将会造成微细粉氢氧化锂供不应求。

而据材料显示,截止2017年末,公司资产总额4362万元,负债总额2866万,所有者权益1497万。按公司现有产能,预计2018年产生净利润2500万元。“此次拟融资总额8000万元,大股东陈乐伍投资4000万元,机构投资者融资4000万元,大股东与机构签署对赌协议,承诺2018-2020年三年平均净利润不低于4000万元并约定回购。”

猛狮危情

自去年上半年开始,猛狮科技的股价开启“熊途”,市值大幅缩水。而股价略创新低的同时,记者发现,6月4日猛狮科技的龙虎榜上看,在前一日交易日收盘价为9.61元/股的情况下,深圳及广东本地资金仍在大举逃离。

6月4日,龙虎榜显示,卖出席位方面除中泰证券永州清桥路营业部外,其余4家营业部均位于深圳及汕头。当日买入金额前五位买入金额为5946.41万元,卖出前五位则高达9411.32万元。

实际上,二级市场方面股价反应不单是质押率较高导致,亦有对于公司现金流担忧以及无法信任公司反复的基本面,公司曾在3个月内业绩三次“变脸”。

2017年10月,猛狮科技曾对2017年全年的经营业绩进行预告,称预计全年净利润变动区间为2亿元—2.47亿元,同比变动幅度112.82%至162.72%。

然而,1月31日,公司发布业绩预告修正公告,净利润下修为1亿元—1.47亿元,原因主要是“部分项目进展及经济效益未达预期”而调整导致净利润减少1亿。

紧接着不久,公司再调业绩预告,2月28日,公司发布的公告显示,将2017年全年的预测业绩下调至5175.99万元。

今年4月2日,猛狮科技又一次下调业绩。根据公司发布的2017年业绩快报显示,公司营业收入由41.39亿元修正为38.53亿元,净利润由盈利5175.99万元修正为亏损1.29亿元,净利润同比下降236.98%。

在4月2日的业绩修正中,猛狮科技公布了业绩变动的三个原因。除了对部分清洁电力业务的营业收入与营业成本进行了调减外,猛狮科技子公司遂宁宏成2017 年度经营仍未达预期,使得公司对其进行了全额商誉减值。

2013年年初,猛狮科技以4011.47万元的价格较评估值上浮50%的溢价收购遂宁宏成100%的股权。截至2012年年末,遂宁宏成的净资产评估值为2674.31万元,而2016年遂宁宏成亏损1302.33万元。

猛狮科技上市后开启并购狂飙模式。原本业务为单一的铅蓄电池业务的猛狮科技通过多轮并购扩展到了锂电池、清洁能源发电、新能源汽车等新的产业。

不过,随着今年1月公司实控人之一、董事陈乐强的突然去世,给公司收购和增持都划上休止符。此前,公司筹划收购合普上海95.85%股权,交易价格为12.46亿元的该次交易也于4月20日宣告终止。

然而,并购狂飙给公司埋下了商誉以及业务整合挑战。陈乐伍即在近期在媒体上公开表示,“2018年猛狮会聚焦动力电池产业链,一些无关紧要的业务,比如新能源汽车,会大刀阔斧的砍掉。”

深交所在5月11日对公司业绩变脸以及资金拆借问题予以问询。交易所表示,根据公司已披露的主要控股参股公司中,多家子公司亏损,交易所要求说明控股参股公司亏损的原因,同时交易所将着力点放在公司经营以及现金流问题上。深交所要求说明,对2017年公司经营现金流净额为-13.5亿,去年同期为-3.17亿元,对同比大幅下降原因表示疑问。

此外,2018年4月26日,猛狮科技董事会审议通过公司向沪美公司申请不超过10 亿元的短期资金拆借额度,借款利率不高于沪美公司的实际融资成本。

该举动引起深交所注意,其要求猛狮科技说明,向控股股东拆借资金的必要性和利率定价的公允性,“并说明你公司是否存在向银行等金融机构融资困难的情况。”

记者拨打猛狮科技副总裁吴樾电话,但在记者表明身份后,对方直接将电话挂断。而记者联系猛狮科技董秘办也未获得回复。同时,记者联系雪松控股方面,一位负责品牌人士表示其并不负责该业务板块,没有对外发言权力,去帮忙询问发言人及相关联系方式。不过记者截止发稿未获回复。

经济观察报 金融市场部驻华东记者
关注上市公司的资本运作和资本市场中所发生的好玩的事,对未知事物充满好奇,对已知事物挖掘未知面
关注领域:上市公司、券商、新三板 擅长深度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