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周虹:药+互联网 服务医+患

2018-06-13 11:15

1528859631(1)

吉利德中国信息技术部总监周虹

以下为周虹在首届Medlink峰会上的演讲全文:

谢谢主持人,各位尊敬的来宾,大家下午好!

我分享的主题是“药+互联网 服务医生和患者”。首先介绍一下吉利德。吉利德进入中国市场的时间相对比较晚,我们其实是在2016年年底才正式开始在中国市场进行商业运营,在中国市场是相对来说比较新的公司。从全球的角度来说,在全球十大制药公司里面,吉利德也是比较年轻的,去年我们刚刚过了30岁的生日。

吉利德是一家以研发为基础的生物制药公司,致力于探索、研发和销售创新药物。业界一直以“生物制药界的苹果公司”来看待吉利德。其他全球十大制药公司大部分平均员工在6-7万人左右,甚至更多,吉利德只有1万人。我们自己基本上不做生产,大概有6000人是集中在研发领域,可以看出吉利德在医药研发方面投入的努力。

吉利德现在的业务遍布全球六大洲、35个国家,目前上市的产品约有25个。回顾吉利德31年的历史,你会发现我们几乎每年都会有新药推出。吉利德2017年净销售额为256.62亿美元,在全球十大医药公司排名第8,净利润达116.54亿美元,是全球利润额最高的跨国药企之一。2017年我们投入了37亿美金用于新药的研发。除了吉利德目前主要聚焦的包括丙肝、乙肝、艾滋病等领域外,去年9月份我们花119亿美元收购了一家叫做Kite的治疗肿瘤的公司。它拥有第四代治疗肿瘤的CAR-T疗法。在肿瘤领域,最基础的治疗方式是我们熟知的放化疗,接下来是靶向治疗,然后就是现在最火的免疫肿瘤。Kite所拥有的CAR-T细胞疗法其实是肿瘤治疗的未来。

吉利德是一家非常重视社会责任感的公司,我们是去年财富杂志全球排名第7的最受尊敬的医药公司。2017年我们在全球的可及性项目,使发展中国家超过1100万名的患者受益于吉利德的药品。

谈到吉利德不得不说说索菲布韦,索菲布韦作为一个能够控制和治愈丙肝的产品,被誉为当代公共卫生领域最伟大的发明之一,让丙肝病毒从发现到治愈的过程少于仅仅30年,这在其他的治疗领域几乎是不可思议的。

2016年,美国临床医学最高的奖项授予了Ralf Bartenschlager, Charles Rice和Michael Sofia这三位为索菲布韦研发做出巨大贡献的科学家。在早期研发索菲布韦的时候,最难的是解决RNA病毒复制的问题,只要脱离了人体以后,丙肝病毒很难在实验室环境下复制。要研制一个抗病毒药,首先要能够生成这个病毒,然后才能去探索化合物对这个病毒是不是有效。Rice博士在1997年的时候,首先找到了丙肝病毒RNA的“共有序列”。1999年来自于德国的Bartenschelager博士对“共有序列”进一步删减,从而找到了首个能让丙肝病毒高效复制的细胞系。从而使药物研发人员终于有了能够用来筛选丙肝药物的工具。经过十几年的努力,2013年在Sofia博士的领导下,研制出以索菲布韦化合物为基础的一系列丙肝的治疗药物。实际上,索菲布韦这个化合物的名字也正是以Sofia博士的姓命名的。

说到吉利德进入中国,去年9月份,中国CFDA批准了索华迪在中国市场的上市,索华迪也成为吉利德进入中国市场的第一个药物。非常巧的是,就在今天上午,CFDA刚刚批准了吉利德中国的第二个产品,也是一个在丙肝治疗领域非常重大的产品,俗称“吉三代”,我们公司取了一个非常接地气,非常好记的中文名字,叫“丙通沙”。这个产品上午才刚刚通过CFDA的批准,不管患者是否肝硬化,不管是1-6任何基因型的丙肝病毒,都能够在12周的时间内得到有效的控制和清除。

今天我们可以看到中国的医药市场正在发生一个非常深刻的转变,已经不像是十几年甚至几十年前缺医少药的状况。今天的患者需要的不仅仅是药品,而是覆盖了从最初的疾病预防到中期的诊断,到医生提供治疗,一直到最后的用药依从性直至康复的全过程服务。相信每个人都看过病,任何一家三甲医院从早上6点到10点都是人满为患的。怎么能够通过一些互联网技术让诊断的过程变的更加精准快捷,让挂号问诊更简单,让治疗更加个性化,能够根据每个患者所特有的独特性制定治疗方案,从而提高治疗的效果,这些需求变成今天摆在医药行业面前一个需要解决的问题。

在吉利德来说,我们理解的全流程疾病管理主要涵盖三个阶段:包括诊前、诊中、诊后。诊前顾名思义就是怎样通过互联网的技术很好地开展患教的活动,让患者对疾病有一些基本的了解,怎么通过线上轻问诊的平台,为患者提供无边界的、快速的服务。很多人有胃痛的经验,可是你是餐前痛还是餐后痛,疼痛到什么程度,都是不一样的。它有可能是胃病,也有可能是十二指肠的问题。这些问题可能作为一个普通的患者是没有办法了解的。怎么通过互联网的方式让他在相应的地方能查到正确的信息,当他有问题的时候,他有一个渠道去提出这样的问题,能够得到可靠的回答,这是在诊前的过程需要做的一些工作。

到诊中的过程又包括几个层面:第一,现在检测的手段,从丙肝的领域来说,因为丙肝在一个很长的过程中,即使感染了丙肝病毒,本人未必有感觉,可能并不知道自己得了丙肝。怎么样可以有一个更准确快捷的方法去检测出丙肝疾病?有没有一个设备,比如我可能只要取一点点指尖血,把试纸插进去等10分钟就知道有没有感染HCV的病毒,RNA病毒载量等等,这可能是将来靠技术能够更好的解决的一个问题。

第二,在诊中这个过程,张总也提到,整个中国有超过99万家不同级别的提供医疗服务的提供方。个人也好,团体也好,赤脚医生也好,在这99万家医疗机构里怎么保证对同样一个疾病,大家都能用最规范、最有效的方式治疗这个疾病?三甲医院和乡镇卫生院,今天来说治疗的方法可能完全不一样。怎么样把最先进的治疗理念,传递给乡镇医院卫生所的医生?一方面有这样的平台给他们提供再教育的可能性,另外一方面能不能通过一些技术,为他提供类似于IBM Watson一样的平台,当你把病人的一些基本信息输入进去,他会给你提供第二指导意见,让医生有机会去找到和验证更合理、更有效的治疗方式,这是我们通过技术可以实现的目标。

诊后的阶段,首先是可及性,我们怎么保证每个人都能用的起好药?然后是依从性,我们怎么保证每个人都可以按照医嘱要求的方式在吃药。举个简单的例子,每个医药公司都做过调研,在指南里面对于不同的疾病,特别是慢性病有要求连续的服药周期,比如说12个月或者24个月。可是,基本上现在调查的结果,很多病人不能够完全在指南要求下按时服药。当然也会有很多原因,有可能因为价格的原因、副反应的原因,完全不知道要服用这么长时间的原因等等的问题。我们作为一个药企,是希望我们研发出来的药更好的服务于患者,治好患者的疾病,我们怎么知道患者按照最佳的治疗方案在服药从而保证疗效?这是现在所有的医药公司都碰到的问题。随着科技的发展,物联网技术的创新,我们将来是不是有办法当患者打开药瓶的时候就能知道,如果他没有按时打开药瓶,我们可以通过微信、短信的方式给他提醒,这些都是我们通过创新的技术,通过互联网的技术可以实现的。

对于吉利德来说,互联网对于医药行业主要有四大价值。刚才已经提到的首先是大数据和人工智能,基于互联网,基于物联网,我们能够收集越来越多的数据,通过大数据分析和人工智能,能够使数据更好的服务于医生和患者,使物联网能够发挥最大的价值。

第二,低成本的学术覆盖。我们刚刚提到全国99万家医疗个体,怎么样让他们方便,有效的学习到应该掌握的医疗知识,怎么样得到三甲医院专家的支持,更好的服务患者,这是互联网互通互联的特性能够比较容易做到的。

第三,扩大规范诊疗的覆盖。通过远程会诊平台让乡镇卫生院的医生得到三家医药专家的支持;通过医联体互联网对疑难病人进行转诊;以及用更精准更方便更快捷的设备找到精准的患者等。

第四,对于患者的依从性,能够帮助他真正了解疾病,让他有问题的时候可以很便捷的找到可靠的医疗服务人员,让他更好的,更方便的买到药物,以更便宜的价格获得医疗服务等。

这四点是我们认为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互联网将推动医药行业转变的核心所在。

最后介绍一下吉利德在过去一年多的时间里和医联一起合作进行的几个创新项目。

第一个案例是我们在去年的时候,一起创办了肝病云课堂,希望通过互联网的手段让在不同级别,不同层面的医生,能够方便快捷的掌握到最新的肝病医疗资讯,了解到最新的医疗进展和指南,不用亲临现场,也能够远程参与国内甚至国际的肝病会议,学习到专家的演讲等等。从而最终推动国内肝病诊疗的进步,这是吉利德希望通过肝病云课堂能够实现的。

第二,是我们和医联一起在浙江省针对丙肝患者做的一个全流程管理的尝试。这个尝试包括从“潜在”的初筛,到RNA检测,建立患者健康档案,到免费的基因分型检测,用药指导,再到最后用药后3个月,6个月和9个月的检测跟踪,所有的信息都在一个统一的平台的完成。既为患者提供了一个方便检测,方便报销,方便医患沟通的平台,又为医生提供了一个患者教育和管理的平台。

我今天的分享就到这里,最后以吉利德公司去年第一个产品索华迪上市时提出的宏伟愿望来结束我今天的分享,那就是,愿天下再无丙肝。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