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首届Medlink峰会论坛:新思维、新技术、新格局下的机遇与挑战

2018-06-13 11:18

1528859805(1)

2018年5月30日,首届Medlink峰会在北京康莱德酒店举行。本届峰会由国家卫健委指导,经济观察报主办、医联承办,以“破局·立新”为主题,全面拥抱“互联网+医疗健康”新政,内容涵盖从新政解读到医疗机构、制药企业及互联网医疗企业面对新政的机遇与挑战等诸多商业话题探讨。

在本次峰会上,由经济观察报李瑶主持,来自阿斯利康、拜耳医药、礼来制药以及默克制药的嘉宾共同以“新思维、新技术、新格局下的机遇与挑战”为主题进行了高峰对话。

以下为高峰论坛实录:

李瑶:大家好。刚刚我们已经听了两位制药企业的分享,大家可能还是觉得不够解渴,这次一下请了四位,都是全球百强企业。

各位所在的企业我们都知道都是全球领先的跨国企业,你们的公司目前在互联网医疗和AI医疗方面有哪些布局?什么时候开始布局的?你们的布局在全球和中国方面有什么相同点和不同点?

阿斯利康 田荣:谢谢。在座的各位嘉宾包括我的同仁,大家好。近几年来,阿斯利康数字营销和商业创新的策略是完全基于以患者为中心导向的宗旨。所以,这个大战略说的是我们要打造诊疗一体化,为我们关注的疾病领域、我们能够帮助到的疾病领域的患者打造诊疗一体化体系。

阿斯利康在无锡的创新中心里包括了几大领域:呼吸、消化、肿瘤还有心血管代谢。我们希望患者进到医院之后,不用跑上跑下的就诊、检查、取检查单等等。我们说的诊疗一体化不是虚的,就像刚才两位领导说到的,一定要落地。

我们希望诊疗一体化的整个解决方案可以在我们能够实际接触到的患者人群中落地,患者觉得方便了,他的就诊体验就会更加顺畅,相应的也会帮助到医生。

拜耳医药 王威:我仅代表个人观点。我是做分析跟数据的,从这个角度探讨一下互联网+对于企业的一些影响。可以看到,在过去的三年过程当中,企业对于数据化转型做了如下的一些布局。比如说通过建立企业自己内部的企业级数据库系统,建立了一整套线上决策支持平台,整合了线上和线下的一些数据,用这个数据做一些分析整合,为个性化营销评估和精准营销定位做了分析和整合。另一个方面,对于整体的解决方案的布局,包括医学部通过微信平台打造了企业级信息沟通的渠道,为我们医生提供个性化服务。以上是从营销方面,从数据方面有两个新的热点。

拜耳是一家跨领域的公司,包括制药、消费者保健还有、农业、农业健康、作物保护。我们在作业保护方面经验也是值得借鉴,他们运用卫星定位的技术来识别作物的发病状况,根据这个非常精准的用无人机来实施农药和作物保护制剂,可以提高作物的保护效率跟效果,同时减少农药的残留。

拜耳也是特别注重所谓的数字农业,在数字农业或者数字制药之间的一些相互经验的交流。

李瑶:怎么在数据之间建立交流,如果拿药品方面来说?

拜耳医药 王威:在美国可以做数据来评估一个罕见病药物上市过程当中潜在的医生的分布,通过EMR database,做多因素分析,判断这些诊所当中哪些诊所有可能会出现这样的罕见病病人,就提高了市场营销的效率,在最初的时候用较少的人数贡献较大的区域当中做一些布局提高市场和营销的效率。

李瑶:我看到礼来和互联网公司有过一些合作和签约,礼来制药在慢病领域怎么做的?

徐旭峰:首先的布局是人的布局,人是最重要的。我拿自己举个例子,我原来是做数据化解决方案,现在转入做事业部的战略,公司把这件事情从一个服务层面提升到一个战略层面在考虑。

第一个布局是人的布局。

第二个布局是平台的布局,在座几位作为比较大的国际药企,都在做这个平台,或者生态系统。在这上面礼来是有动作,首先的动作是和腾讯、丁香园三方合作,现在做了一个在市场上相信大家都知道叫优行的项目,我们希望和一个互联网公司,包括一个医生的社交媒体的公司都是最大的,再加上我们在胰岛素、糖尿病领域是最大的,三个强强联手能够有一个布局。

先要有落地,在落地当中会有一些智能的硬件设备,比如智能的血糖仪,当我把第一台智能血糖仪送到患者手中,我这个平台慢慢在延伸,但是药企和互联网公司的思维方式有很大的不同,比较大的不同,像类似的项目我们在不停的迭代,这是符合互联网思维的。举个例子,我们的摩拜单车,这是非常互联网思维的一个运作,所以对药企本身也是面临非常多的挑战。我们在第一台血糖仪送到第一位患者手上之后,就开始了进行快速迭代,整个平台给大家更多的想象空间,而不只是一台血糖仪,有数据、有服务,还有互联网医院,还会有更多的想象空间在上面。

第三个布局是业务模式的布局。我们在数字化服务的前期,我们会觉得这是一种服务,这是一种附加在药品上的服务,作为通用的解决方案和别的竞争对手有一些差异化的竞争。一颗药的研发周期非常长,特别在本土这是非常长周期的产业,你的服务是可以快速迭代去差异化,在一些特别慢病领域,药物的同质化比较厉害,加上仿制药,服务差异化是前期,一个病人为什么付费,为什么吃这颗药,他想治病,而不是为了吃药本身,基于患者的最后治疗效果付费,我们可以把药加上服务作为通用的解决方案,以此作为我们的产品,这是比较远的一步,这是一步一步商业化的模式的变化,大家说这是一种转型。

最后的一个布局是品牌的布局,慢慢建立这样的一种品牌形象,而不是说作为礼来我只是卖糖尿病和胰岛素的药,我想建立的品牌是我是提供解决方案的提供商,它存在着从人到平台到商业模式。

李瑶:曾总介绍一下默克的情况。

默克制药 曾伟:数字化是默克中国战略重要的一部分,会考虑和BAT这样的企业合作,打造数据平台。这也和国家刚刚出台的互联网+医疗里面涵盖的既有医疗服务一致,同时还有医疗支撑体系,包括大数据的应用。默克觉得互联网+的核心是数据,有效数据的获取,这样可以打通产业链,包括制药企业中间的互通,信息的获取也能使制药企业响应市场,更好满足病人需求,我们也是从数字化的角度来理解互联网+。

这个互联网+还有其他很多应用,比如默克还有一个业务板块是生命科学,我们在生命科学打造了世界上最大的B2B的电商平台之一。将来我们也认为在医药板块里面,电商是很重要的应用,也可以探讨一些合作。

李瑶:我们发现传统药企要介入互联网或者嫁接互联网,大家步子迈的还是不够快整个发展还是不尽如人意,主要的挑战和困难在什么地方?

拜耳医药 王威:大家都讲患者全生命周期管理,药只是他治病的简单一部分。需要整合的资源特别多,包括早期的诊断、治疗疾病管理、随访还有手术,对于药企来说,只能发挥一部分的作用。但是目前来说,也是给药企一个新的课题,能不能利用数据化资源成为一个整合者,大家看到各位演讲者都强调以患者为中心的全疾病周期管理,是以患者最终的结局为病人创造价值,同时整合各路的资源,包括有一些诊断的资源,包括我们筛查的资源,包括疾病管理的资源,跟第三方智能设备,还有人工智能的影像识别,都可以帮助为患者提供更多、更好的价值。

制药公司可以起到整合者的作用,除了药品以外其他的资源和服务,能够更好地整合在为患者创造价值的过程中,对制药企业是非常大的机会。

李瑶:药企是整合者还是被整合者?

拜耳医药 王威:它实际上是一种共赢的方式,大家都讲人类命运共同体,对治疗也是一样,最终的目的是达到病人个体的健康和社会整体的健康。作为整合者,从某种意义上不太是恰当,可能是联络员,每个制药企业都是以患者为中心,为患者创造更多的价值,跟各种合作伙伴一起来合作,最终为他带来最好的体验和服务。

李瑶:徐总和曾总有什么意见?

礼来制药 徐旭峰:整合和被整合还是有一点中心化的概念。现在区块链的概念是说我们都是平等的个体,其实是拉手,不是一个整合和被整合的过程。药企面临的困境。我觉得今天在演讲当中一个蛮有趣的现象,我刚刚说的东西仅代表个人观点。这是蛮有趣的一句话,在这块还是人的部分,是这套思维模式特别是传统药企思维人的模式,因为药企相对比较保守,我们有很多的想法,但是在保守的领域这样文化限制下,希望慢慢做,有一些破局者,很多会代表个人观点,这是我们碰到的一个困境。

第二个困境,相比快消行业,我一直喜欢举的例子,拿iPhone做例子,我很喜欢这个iPhone,决定买这个iPhone的人是我,掏钱买的人也是我,最后用的人也是我。这是在快消行业当中比较简单,你可以用很简单的影响力模型做一些事情。你到医药行业就比较复杂,决定开处方的是医生,吃这颗药的是患者,最后payer是政府,这是分立的模型。各种各样的商业模式想要成功,特别是快消的思维想要落地,会面临很大的挑战。

李瑶:我们这个行业是付费者、使用者和决策者分成三个的,而且互相之间没有特别好的监督机制,这样的话实际上我们传统药企就面临这样一个困境。一方面是互联网在冲击,另外一方面我们需要满足患者的用药需求,同时我们面临着诸多的像两票制、控费这样一些压力,这种情况下,你们觉得AI医疗、智慧医疗或者是互联网医疗它能够成为破局者吗?

默克制药 曾伟:疾病的预防、控制和治疗,我觉得互联网+,AI在疾病诊断和治疗方面将来的发展空间非常大,也是比较热的一块。我们打造数字化平台,以及和合作伙伴合作的核心是数据的获得。销售药品的数据、医疗服务的数据,尤其是医疗服务这方面数据的获取方面,我们是觉得在一些法律法规上包括谁可以获取,谁有使用权,它的监管是什么样的,规章要求是怎么样。如果这个方面进一步明确,对于推动这个平台的打造是很有帮助的,毕竟你获取了这个数据以后,你也能够反馈提供更好的产品,这是双赢的结果。

阿斯利康 田荣:无论是对药企、对医疗行业还是对医生来说,我们怎么样利用这些技术帮我们达成希望,以及实现对这个社会的福利。患者流程其实是三个阶段:诊前、诊中、诊后,以前药企只关心诊中环节。为什么现在我们说要做到患者的全流程管理、诊疗一体化,整个全产业链就涉及到刚才您说的这些技术的应用,我们怎么样可以利用这些技术,让它更好地为病患服务。

主持人:其实我们现在发现整个政府监管思路也在变,2017年对互联网医疗都是寒冬,到了2018年忽然政策放开了,4月28日政策是鼓励创新包容审核。药企包括互联网医疗、药品供应保障都是被鼓励的内容,就你们个人观点来说,一句话总结希望哪些政策出台。

拜耳医药 王威:关于患者信息隐私保护以及医药大数据应用的安全法案,出一个欧洲版的中国隐私保护法案。

阿斯利康 田荣:处方药的电子商务。

李瑶:王总提到要做到DTP药房是不是可以解决。

礼来制药 徐旭峰:我觉得政府在这块的确有蛮大的政策放开,因为它鼓励了特别是互联网医院上有比较明确的政策扶持。在整个事情要希望发生当中,可能要两个点比较关键,一个是电子处方的合法化,第二是支付,在线支付的接入。这两个点需要有比较明确的法律法规来支撑,才能很好地托起从互联网医院到处方药电子商务的整体放开,我相信很多的药企主要在看的政策风向在这两个点上。

拜耳医药 王威:您指的支付是不是也包括医保支付?

礼来制药 徐旭峰:当然。

默克制药 曾伟:数据共享、合作共赢。

李瑶:我们现在台下观众如果有问题可以问,只开放一个问题。

问:在座的跨国药企你们可能在某些药上有相同,比如说治疗糖尿病或者乳腺癌,您们会做一些什么样的差异化区分?

礼来制药 徐旭峰:创新在于你要用这颗药之后我们会有一系列的服务来覆盖,这就是差异化的东西。不是药对药,是整体解决方案对整体解决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