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交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个税起征点还有进一步提高的空间

李晓丹2018-06-20 12:40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网 记者 李晓丹 时隔7年,个税起征点再次上调。

6月19日,《个人所得税法修正案(草案)》提请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三次会议审议,拟修改的内容包括:将个税起征点由目前的每月3500元提至每月5000元;首次增加子女教育支出、继续教育支出、大病医疗支出、住房贷款利息和住房租金等专项附加扣除;优化调整税率结构,扩大较低档税率级距等。

1980年,《中华人民共和国个人所得税法》公布,中国的个人所得税制度开始建立,个税起征点设置为800元。此后,个税起征点经历了三次调整,2006年提高至1600元,2008年提高至2000元,2011年提高至目前的3500元。

自2011年调整后,个税起征点距今已有近7年未再进行上调。近年来,随着居民收入和消费水平不断上涨,提高个税起征点的呼声不断。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正式明确了将提高个人所得税起征点。

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表示,提高个税起征点是大势所趋,对财政收入的影响较小;同时,个税起征点还有进一步提高的空间。

工薪阶层最受益

在当前的税制下,对于工薪阶层的工资所得最容易进行严格征税。工薪阶层税收负担较重,不仅加重了中产阶层负担,还会影响消费支出,导致消费动力不足,对经济结构转型带来负面影响。根据相关资料粗略估算,全国缴纳个人所得的大概2800万人,占总人口的不到2%,缴纳个税的主要是工薪阶层,特别是一线城市的中产阶层。

“个税起征点上调至5000元,受益的将是工薪阶层,特别是北上广深等一线和核心二线城市工作的工薪阶层。”连平说。

现行个人所得税法采用分类征税方式,应税所得分为11类,纳税人按照不同类别逐项独立纳税,存在严重的不合理性,有的人纳税过重,而有的人纳税不足。此次草案将工资薪金所得、劳务报酬所得、稿酬所得、特许权使用费所得等4项劳动性所得纳入综合征税范围,采用统一的超额累进税率,能够避免税负过重情况。

此外,草案提高了综合所得基本减除费用标准,增加子女教育支出、继续教育支出、大病医疗支出、住房贷款利息和住房租金等与人民群众生活密切相关的专项附加扣除项,在纳税钱予以扣除。专项附加扣除考虑了个人负担的差异性,有利于个人所得税的公平原则。特别是养孩成本高、房贷压力大、看病贵等已经成为我国居民的重要生活压力,把这些项目纳入个税抵扣项,全面考虑个人负担的差异性,将切实减轻纳税人压力。

连平认为,应该逐步建立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个人所得税制,将不同类的税收目录相互联系起来,才能更好地避免逃税漏税现象。

三个方面深入推进改革

个税起征点上调至5000元之后,个税改革仍需进一步推进。

连平建议 ,要从三个方面深入推进改革。

第一,个税起征点还有进一步提高的空间。这次草案将个税起征点从3500元提高到5000元,有明显的提升幅度,但还达不到市场预期。

从国内来看,由于物价上涨和生活成本上升,目前以5000元制定的综合征税的起征点明显偏低,对纳税人带来的负担可能高于2011年以工资薪金3500元为起征点的税负。此外,个税对财政收入的贡献不大,削减个税不会明显增加财政收支压力,并不应该成为制约个税改革的约束。

从外部来看,全球都在兴起减税潮,特别是美国减税力度非常大,个人扣除额从6000美元提高到12000美元,夫妻联合报税扣除额从13000美元提高到24000美元,并且把7个税率等级简化为4个。因此,目前中国个税改革迈出了重要一步,未来还有进一步深入的空间。

第二,深化综合所得税制改革。目前税制下个税结构简单粗放,主要针对工薪收入征税,税负承担最重的是中等收入者和一、二线城市的工薪阶层。本次草案把工资薪金、劳务报酬、稿酬和特许权使用费等四项劳动性所得首次实行综合征税,并增加抵扣项目,是探索综合所得税制的重要一步。

未来需要进一步深化改革,对纳税人的各种收入的应纳税所得进行综合征收,扩大各项生活必须支出的抵扣项目和范围,例如子女生育和抚养、老人赡养、伤残人员抵免、公益支出等等。

第三,研究制定调节能力强的各类税种。为了起到“提低、扩中、限高”的目的,仅仅依靠个人所得税调节是不够的。

目前的税制对于工薪阶层的工薪所得最容易进行严格征税,而对于富人的投资所得、房产增值、遗产获得、财产赠与等的税收制度严重缺乏,制度漏损比较大。应加快财税体制改革,研究制定财产税、房地产税、遗产税、赠与税等,将中国税制以间接税为主逐渐转变为以直接税为主。只有全面深化税制改革,才能切实增强税收的贫富调节能力,并且能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个税起征点上调和企业减税降费带来的财政收入减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