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当手机遭遇技术放缓

刘远举2018-06-25 11:11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刘远举/文  随着通信标准升级、互联网爆发、低线消费升级等多轮行业红利相继淡出,手机厂商的这段日子有点难熬,一片红海。就像创造101的女孩们,个个漂亮伶俐,惹人喜爱,但再稍微离得远一点,就觉得千篇一律,都是锥子脸、网红脸。手机也是一样,刘海、全面屏、三摄像头、人工智能、闪充,说来说去,都那么几个技术。至于之前厂商热衷的CPU跑分、显卡能力,则更是连提起的价值都没有了,横竖差不多,即便差了几百分,对消费者来说,毫无感知。

某种程度上,这意味着技术的发展放缓了。从上世纪50-60年代晶体管、集成电路发明开始,这一波技术爆炸已经持续了70年。在持续了40年后,摩尔定律已经失效。从2G升到3G,效用非常明显,会刺激人们的相关消费,而从3G到4G,带来的效用就相应变小,而从4G到5G,则会更小,因此带来的行业增值也会相应变小。同样的,手机从没有摄像头到有摄像头是飞跃,但从两个摄像头到三个,却不那么刺激;手机显卡从不能玩游戏,到能玩游戏,是一个飞跃,当年,也带动了神庙游戏,但如今,显卡的提升不再是消费者更换手机的理由,任何一个旧手机,都能流畅地玩王者荣耀或吃鸡。

技术的停滞,会让手机市场产生一些有趣的变化。

首先,人们升级手机的动力变弱了。根据GfK发布的报告,2018年第1季度,中国智能手机零售量下降6%至1.05亿部。但与此同时,中国市场整体零售额却同比增长15%,达到了401亿美元。这就意味着,人们为单个手机愿意花的钱多了,但数量变少了。

其次,手机市场产生了类似于口红效应的现象。

在美国,每当在经济不景气时,口红的销量反而会直线上升。这是因为口红是一种比较廉价的消费品,在经济不景气的情况下,人们仍然会有强烈的消费欲望,所以会转而购买比较廉价的商品。口红作为一种“廉价的非必要之物”,可以满足消费者的消费欲望。同样的,当经济危机发生,人们放弃旅行、买新车,就会转向看电影这样的廉价娱乐,实际上,正是因为美国上世纪的经济危机,好莱坞才迅猛发展。

当然,现在中国的消费者并不是没有钱买手机,但是,因为技术放缓,人们的确没有了升级手机的理由。但是,这样一个手头之物,人们总会在上面花钱,于是,人们花在手机配件上的钱更多了。在手机配件领域,消费者的细化需求在逐步提升,手机耳机、蓝牙耳机、拍照配件等,都成为重点的升级领域。根据财新BBD发布的中国消费升级指数NECI,手机类商品中手机配件的消费升级指数,一路扶摇直上,到2018年5月,达到1.4(基数为1)。

从这个角度看,手机出现了明显的口红效应。

第三,当技术升级不再是吸引点的时候,厂家的宣传策略就会发生变化。

记得多年以前,大哥大刚刚流行的时候,那时夏天人们手里爱拿一把扇子。有同学问我,怎么人人都拿着扇子,我开玩笑说,那是因为他们没有手机。玉佩、宝剑、扳指、折扇,人类一直需要显示自己身份的东西,虽然现代社会这种身份显示的东西越来越多,但作为现代人最常用的物品,手机是一个最好的途径。

其实,这个趋势早已存在。早在2015年,8848手机找来王石代言,向成功者致敬,定价破万,轰动一时,褒贬不一;2017年,8848邀请时尚教主尤伦斯定制手机发布会,特别采用鳄鱼皮定制,价格为25878元。

在当时,手机技术不断完善的背景下,消费者对技术升级的需求是明确的,所以,手机厂商还主要着眼于手机的技术升级。现在,随着技术升级的放缓,厂家在也出现了新的策略。目前,三星、华为、苹果也都推出各自的高端机型,价格在1-2万不等,连坚持高性价比的锤子手机,其旗舰机坚果R1,价格也高达9999元。

但是,高价格的手机,毕竟市场有限,于是手机厂家,对“显示自己身份”这件事,做了一个变形,即从“显示有钱”向“显示认同”做了一个转变。手机厂商瞄准用户,花大力气建立他们与品牌的情感联系,小米请了吴亦凡、中兴请了冯提莫、OP-PO请了李易峰、华为请了张艺兴、关晓彤。与此同时,还大力与各类年轻人喜欢看的综艺节目合作。

这个时候,手机的技术就变得不再重要,而是成为一个人们表达自己身份的东西。中年油腻男、年轻小鲜肉,都各自可以从手机上获得认同与自我表达。

(上海经济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

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的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