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产业基金方式切入 兴业银行疾行绿色金融

胡艳明2018-06-25 11:45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报 记者 胡艳明  合肥市清溪路与怀宁路交口东北侧,清溪净水厂正在最后的施工收尾阶段。

经济观察报记者在清溪净水厂施工现场了解到,该项目地下净水厂及管网建设已基本完工,预计近期正式投入使用,后续还要进行地面景观绿化建设。

这是一座全地埋式污水处理厂,“随着城市化的发展,越来越多的污水厂不得不建在城市集中区或者人口聚集的区域,所以污水厂必须是环境友好型的工厂。”该项目负责人陈树对记者称。

而在该项目建设过程中,金融机构扮演了重要角色。2015年4月,国祯环保(300388.SZ)中标了“合肥清溪净水厂及其配套管网PPP项目”,该项目总投资约5.3亿元,兴业银行合肥分行采用了产业基金方式切入,解决了项目资本金方面的融资问题。

清溪净水厂项目是兴业银行疾行绿色金融的一个缩影。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一季度末,兴业银行已累计为14730家企业提供绿色金融融资14869亿元,绿色金融融资余额达7222亿元,绿色信贷不良率仅为0.29%。

合肥清溪净水厂项目样本

国祯环保是安徽当地一家环保企业,2014年在深交所创业板上市,从事污水处理20年。2015年,兴业银行合肥分行与国祯环保合作,落地污水处理PPP产业基金,金额1.4亿元。

作为兴业银行合肥分行的“老客户”,国祯环保自2009年就与兴业银行建立业务关系,不过此前多是由银行提供普通信贷产品,比如流动资金贷款、银行承兑汇票业务等。“2014年国祯环保上市后,我们中心(兴业银行合肥分行环境金融中心,即绿色金融部前身,)研究了环保业态,希望从项目入手去与企业合作,于是有了第一次清溪净水厂相关业务的合作。”兴业银行合肥分行政务区支行客户经理徐喆对记者回忆。

在项目招标中,兴业银行作为金融顾问参与了国祯环保“合肥清溪净水厂及其配套管网PPP项目”招投标事宜,为国祯环保提供了资信证明、投标保函、项目贷款一揽子金融服务方案。“项目资本金2亿元,国开行项目贷款3.3亿元,”徐喆称,兴业银行合肥分行在资本金融资方面提出产业基金合作方案,解决了项目资本金方面的融资问题。“该项目的投资列入了国祯环保2015年公示的5亿元定向增发募集资金使用范围。我行通过总分行联动第一时间为企业定制了金融服务方案,除提供1.4亿元产业基金支持以外,还为项目公司提供建设履约保函 8000万元。”兴业银行合肥分行绿色金融部总经理助理费飞对记者表示。

除了融资方式,此次项目在业务的担保措施方面也进行了创新。兴业银行合肥分行了解到该项目收费权由于后续项目贷款需要无法办理质押,决定以项目公司股权质押作为替代,并追加集团差额补足,利用了项目公司股权优于收费权的权利属性,增信方式灵活务实。

“鉴于该项目的节能环保属性和社会效益,我们提供了相较合肥其他同业较为优惠的利率;并考虑了企业定向增发时效性,适当调整还款安排,采取半年+半年的还款计划,降低企业融资成本和还款压力。”费飞称。

兴业银行与国祯环保从传统信贷业务,发展到后续产业基金、ABS、投行发债、股票质押式回购等创新业务领域,并在后续项目中仍有合作:2016年,国祯环保中标合肥市胡大郢污水处理厂PPP项目,兴业银行成为该项目贷款的合作银行,兴业银行提供了2.56亿元的项目贷款。

以项目公司股权质押作为替代是兴业在绿色金融发展中对担保创新的体现,另外,针对绿色产业的新业态和新商业模式,兴业银行通过专业评估,创新融资担保方式和融资服务模式。

例如,创新推出特许经营权质押,适用于绿色企业将其依法取得的特许经营权及其收费权作为融资担保方式进行质押融资;碳资产/排污权质/抵押融资,适用于企业以自身拥有的、在国内环境权益交易市场中可交易的环境权益作为主要质抵押品申请的融资;节能减排融资,通过引入损失分担机制,为符合条件的中小企业客户开展节能减排项目提供固定资产和流动资金贷款;合同能源管理融资,适用于节能服务公司向银行申请融资用于合同能源管理项目建设、运营,采用项目未来收益权质押或其他担保方式,以其分享的节能效益作为主要还款来源的融资产品。

机制变革

目前绿色金融已被兴业银行上升到集团战略层面,作为七大核心业务之一。

在董事会层面,成立了以董事长、行长、副行长以及董事会秘书组成的赤道原则工作领导小组。集团层面,成立集团绿色金融专项推动小组。在总行设立绿色金融部,负责全行绿色金融业务统筹、协调、联动。同时,在分行设立了绿色金融部或相应的专营机构,并配置专职产品经理,绿色金融团队近200人。

与此同时,兴业银行还在政策资源配套和体制机制上予以支持,如在考核评价上,将绿色金融纳入综合经营计划考评范围。

在资源配置上,“兴业银行在2015年发行300亿元金融债、2016年发行的500亿绿色金融债筹集资金都专项用于投放节能环保项目;在银行信贷规模较为紧张的情况下每年仍安排一定额度的专项绿色信贷规模和专项的风险资产规模,2017年我们安排了400亿元专项风险资产,459亿元专项信贷规模,确保绿色金融项目投放不受规模限制,用来鼓励支持绿色金融项目投放。”兴业银行绿色金融部总经理罗施毅说。

同时,在审查审批上,一方面对绿色金融项目给予绿色通道,由专业团队进行专业审查审批,另一方面实行差异化授权,绿色金融项目优先审批。

在肯定绿色金融发展的同时,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陈雨露近期指出,绿色金融试验区在建设中也面临问题和挑战。一方面,试验区的创新主要集中在金融工具、产品和服务方式方面,而在推动绿色金融可持续发展的体制机制创新突破方面还显不足。另一方面,由于试点处于起步阶段,存在绿色标准界定不统一、金融机构获取绿色信息困难、基础设施建设滞后等问题。

兴业银行副行长薛鹤峰曾表示,要加快绿色金融标准建设,建议各试点地区统一以人民银行绿色金融标准为对标;加强正向引导和激励机制建设,如实施绿色项目的差额存款准备金、降低绿色融资的风险权重,加强对绿色项目环境效益的测算并将环境效益指标纳入对金融机构的考核评价等,可在试点地区先行先试。

据悉,中国人民银行下一步将在试验区加快论证构建绿色信贷业务管理体系等试点工作,并开展绿色金融标准体系建设、优化绿色信贷宏观审慎评估等事项。

经济观察报 金融市场部记者
主要关注上市公司、证券、银行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