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评论 | 定向降准要精确制导,必须扎起篱笆竖起墙

刘晓忠2018-06-27 20:13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网 刘晓忠/文 6月24日央行的定向降准如约而至。这种以定向支持债转股和小微企业为理据的降准政策,向市场大约释放7000余亿元的流动性,部分市场人士将其看作是货币宽松趋势的确认。

目前国内经济形势面临着突出的内外部不确定性,一方面外部极具不确定性的贸易摩擦,另一方面内部的去杠杆与防风险出现了某种程度的相互牵制,信用违约风险有所聚集,同时经济增长动力引擎的不确定因素也在聚集。

从这个角度看,市场存在对货币宽松的明确期待。同时,证监会副主席方星海最近表示房地产照样是经济增长的动力之一的表述,再次使人们预期房市可能再次充当起经济增长“就火队队长”的角色。

从定向宽松的历史经验看,这次定向降准释放的部分流动性存在再次漏入房市的可能性。事实上,从传统的操作上,央行的定向宽松主要集中在商业银行层面,再往下监控资金的实际流向,监控难度和成本都将较高,很多时候定向降准释放的流动性,都不同程度地流向了房地产领域。以这次定向降准的理由为例,支持债转股和小微企业在定向“精准度”上都存在一定模糊性,做到精确制导并不容易。因此,一旦部分流动性通过债转股和小微企业漏入房市现象,利用传统监管手段很难有效杜绝。

更为重要的是,在债务紧缩、信用紧缩的当下,央行通过降准释放的基础货币要真正有效激发信用创造,房市更容易担当其重任。

近年来,金融体系在流动性问题上一直处于紧平衡状态,这并非央行给予的流动性支持不够,至少今年以来央行通过了三次降准和放松MLF抵押品范围等,源源不断为市场输入流动性,即便如此市场依然面临流动性紧平衡状态,出现这种问题的主要原因在于,实体经济体系既需要流动性输血,同时本身又在封存市场流动性,导致央行采取传统的流动性给养手段不容易跟上实体经济封存市场流动性的进度。

如很多企业的经营活动现金流和投资活动现金流均为负,维持企业正常运转主要依赖于筹资活动现金流,有的企业到期偿付的本息、甚至利息,只能通过借新还旧的筹资活动加以满足,这种过度依赖筹资活动现金流维持企业运转的格局,反映很多企业在现金流上丧失造血功能,即这意味着当前经济体系内正在经历的债务紧缩和信用紧缩现象,实际是一种市场流动性封存过程。

因此,当前定向降准显然并非是大水漫灌的货币政策刺激,而是通过创造性的货币政策工具实施精准灌溉,盘活实体经济中的存量资产,激活其造血功能,如这次决策层希望新投放5000亿元左右的基础货币用于债转股,能够产生药引子效果,即希望银行通过新增贷款等形式,助力实体经济的债转股工程,进而切断债务紧缩、信用紧缩持续循环的链条,增强实体经济的造血功能。

当然,房市短期内无疑可以暂时性地促进市场信用创造,带动上下游产业发展;但是,一旦定向降准后新增的基础货币变相流入房市,推动房价走高,将会进一步遏制实体经济的信用创造能力,加剧实体经济的债务紧缩和信用紧缩风险,因为房价相对于整个经济体系而言是一种成本概念,房价不断趋高,高房价就会转换成实体经济的运营成本,导致整个经济体系的运行成本就随之走高,进而进一步加剧市场的信用紧缩和债务紧缩风险,给经济转型升级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带来难题。

总之,如果定向调控运用得当,严格限制新增基础货币进入房市,对整个经济体系而言,定向降准将谈不上是货币政策步入宽松轨道。当然,这就要求在定向降准的同时,做好防范流动性外溢的配套政策准备,如对各大银行新释放的存款准备金实行穿透监管,实时跟踪资金的流向,并对违反规定的金融机构制定限制业务开展范围等相应的惩罚措施。

作者系财经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