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加坡见闻

近藤大介2018-07-04 16:15

东瀛视角

为了报道那场具有历史性意义的朝美会谈,2500多名记者朋友从世界各国集合,我也顶着似火的骄阳来到了狮城新加坡。作为会谈举办地的新加坡,并没有引发什么话题,但作为第三方参与其中的认真劲头,还是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

5月10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自己的推特上发文称“将于6月12日与朝鲜金正恩委员长在新加坡举行会谈”。在那之后的一个月时间里,新加坡以应对“突发紧急情况”的状态,完成了与会谈相关的所有工作。比如:多方协调,确保两国首脑及相关人员的日程安排能够按照预定时间表推进;布置会谈场地;安排酒店;接待来自世界各地的记者;全面加强安保措施等等。据说,为保证各项准备工作的顺利完成,新加坡政府上下忙得不可开交,以致大家都抱怨说,为什么一天只有24个小时?

会谈结束后,我采访了一位新加坡的政府官员,他回答说:“(在美朝首脑会谈的举办地确定为新加坡之后)李显龙总理宣布‘举全国之力为会谈提供后援’,并从国库调拨了2000万美元的特别预算经费。在我们看来,这次会谈是新加坡自1965年独立以来最大规模的盛典。所以,新加坡的全体公务员、普通市民以及各大企业紧紧团结在一起。同时,全球各大媒体都大范围的报道了这次会谈,相当于对狮城新加坡的旅游资源也进行了最大程度的宣传。

据统计,在特朗普宣布‘会谈将在新加坡举行’之后,‘新加坡’一词在谷歌的搜索量翻了5倍。很多欧美人都曾误认为新加坡是马来西亚的一部分。直到这个时候,他们才清楚地认识到,新加坡是一个独立的国家。”

在采访过程中,我还冒昧地提出了一个问题:“5月24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突然宣布中止美朝首脑会谈,请问当时您是怎样的心境呢?”这位官员笑着答道:“在新加坡的雨季,每天都会有好几场暴风骤雨。但是,大雨最多持续一个小时,之后就会放晴。天气晴雨不定,会谈也是如此。今天说中止,也许明天就会说如期举行。而事实上,不也是如此吗?话说回来,即使会谈没能顺利举行,新加坡也没有任何损失。更何况,宣传效果早就已经达到了。而且,如果今后有一天需要重启会谈的话,会址定在新加坡的可能性还会很大。”

看来,新加坡人属于地地道道的“乐天派”。

实际上,去了新加坡之后我才发现,新加坡人既有中国人的生意头脑,又有欧美人的规则意识,同时还兼具东南亚人田园牧歌式的洒脱。这三种气质就像成语“三足鼎立”中的三足,无论少了哪一“足”,都无法支撑起新加坡这个“鼎”。

以刚刚结束的美朝首脑会谈为例,可以容纳2500多名记者的新闻中心,临时设置在每年秋天举办的F1赛车的赛车场里。场内免费提供24小时高速宽带和电源,免费发放印有美朝两国首脑肖像的矿泉水和团扇。如果遇到什么困难或者有什么需求,工作人员会在第一时间毫无保留的提供帮助或服务。

另外,餐厅免费提供自助餐,供餐时段从上午11点到晚上9点。餐食规格相当“高大上”——新加坡本地名菜海南鸡饭、咖喱鱼头、中式养生粥、西式的黄油炒蔬菜、韩式的炒粉丝和炸鸡块,意大利式的扇贝意面、美式的烧烤酱炒鸡肉、洋蘑菇奶油芝士、马来西亚式海鲜炒面、印尼式玛莎拉咖喱、越南式椰肉炒猪肉、泰式绿咖喱牛肉、法式红烩牛腩、东方式煲鸡汤……

由于篇幅所限,以上只列举出了全部菜品的三分之一左右。而且,所有菜品都出自米其林餐厅厨师之手。再来说说点心。根据我的“不完全统计”,仅是甜点就有15种左右。以出售新加坡的著名点心“咖喱泡芙”而闻名的“老曾记”甚至在新闻中心开了一家免费分店。

作为一名记者,迄今为止我去过很多国家参加国际会议,进驻过很多新闻中心。绝大多数新闻中心的餐厅,连一杯咖啡都要收费。但在新加坡,咖啡不但免费,而且还有7种风味。首脑会谈结束后,还提供了免费的啤酒。

此外,很多新加坡的赞助商企业在餐厅附近设置了展区,将产品样品和相关资料作为礼物分发给各国的记者。走进展区,我感觉自己好像走进了苹果、谷歌等世界一流IT企业的新品发布会现场。

大多数新加坡人都说英语和中文,所以这个国家给人留下了“开放”的印象。对于欧美人来说,新加坡是仅有的几个可以用英语无障碍沟通的亚洲国家或地区之一,所以他们在新加坡不会有身在异国他乡的感觉。另一方面,对于中国人而言,在新加坡可以用中文无障碍沟通,所以,来这儿的中国人也没有出国的感觉。

接受我采访的那位新加坡的官员也提到:“每一个新加坡人都在拼命学习世界两大语言——英语和中文,以便在遇到什么‘突发紧急情况’时,可以做到随机应变。新加坡是位于马来半岛以南的小国,我们的祖祖辈辈正是通过不懈努力和拼搏,才得以生存和繁衍直到今天。”

在新加坡期间,我整包了一辆出租车。这辆车的司机叫王连中,祖籍中国福建。所以,他在驾驶座上贴满了五星红旗,车载音响里也无时无刻不在大声地播放福建民谣。

我坐车的时候,都会和他用中文聊天。他告诉我说:“50多年以前,中国还比较穷,我爷爷辈从福建来了新加坡。现在,祖国强大了,我们也觉得扬眉吐气了!我以前是松下的工人,后来辞工开出租车,多亏有很多中国同胞来新加坡旅游,照顾我生意,我这日子过得还算不错。”

即将离开新加坡的时候,王连中开车送我去樟宜机场。下车的时候,他问我说:“是用支付宝付款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