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不是药神》击中看病贵痛点!生命权与专利权谁更重要?

陈小二2018-07-05 15:44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网 陈小二/文 由文牧野执导、宁浩监制、徐峥监制并领衔主演的电影《我不是药神》,7月6日将在全国院线正式公映。不过,该片上周末就开启了大规模提前点映活动,在6月30日、7月1日两天累计点映票房超5500万,观影人次破150万。截止7月3日晚间,该片累计点映+预售票房已顺利破亿元。

豆瓣评分上9.0

点映类似电影未上映前的试播,选择在个别的地方影院上映,预先放映还未正式上映电影,之前《芳华》也进行过点映。不过像《我不是药神》这样,在正式上映之前,就票房过亿,且引发全民讨论的电影,当算少数。

同时,《我不是药神》豆瓣评分已经涨至9.0。在豆瓣如此苛刻的评分氛围下,跨过9.0分的国产片只有三部,一部是1993年的《霸王别姬》,一部是1995年的《大话西游之大圣娶亲》,再有就是2002年的《无间道》。

这部电影之所以取得这样的口碑,当然导演导得不错,演员演得好,发型也给力。撇除这些因素,一个重要的原因是,这部片子自有其打动人心的内容。影片的主人公程勇,本来是卖印度神油保健品的,机缘凑巧下为了帮慢粒白血病人,从印度带回了天价药(格列宁)的仿制药并私自贩卖,引起了警方调查……影片内容就不剧透了。

这部电影改编自真人真事。

原型叫陆勇,出生于1968年,34岁那年,陆勇被确诊慢性粒细胞白血病,吃了两年的瑞士抗癌药格列卫,花了56.4万元。不堪重负的他改用印度仿制药,而这种药的价格只要瑞士药的二十分之一。陆勇后来将印度仿制药又推荐给了其他病友,还帮忙代购,结果被警方发现。

陆勇的故事在当年轰动一时有1002名癌症患者在联名信上为他签字声援,要求宽大出处理陆勇。一年后,检方决定对陆勇不予以起诉。

《我不是药神》旧事重提,再次将“看病贵”“仿制药”这些话题引入了人们的视野,也再次将生命权与专利权孰重孰轻的问题,摆在了人们的面前。

大公司与仿制药谁更有理?

有关生命权与专利权的问题,医药公司与印度政府、企业,缠斗了半个多世纪。恐怕从印度第一家制造仿制药的公司兰伯西开机生产第一颗仿制药开始,恩怨就埋下了。

一方面,世界上存在着大量吃不起药的穷人。以格列卫为例,在陆勇吃药的时候,一个月的服用费用是23500元,尽管诺华制定了相应的优惠措施,但是一年7.2万的费用对于绝大多数患者来说仍然是一个巨大的负担。

但另一方面,研发新药的成本也是惊人。过去研发一个新药,平均花费 10 亿美元左右。最近的数据表明,开发一个新药的费用远不止这些。比如世界著名药企阿斯利康在 1997 至 2011 年研发花费大概在 580 亿美元,期间只批准了 5 个新药,平均每个新药花费高达 118 亿美元。仿制药轻而易举就拿走了本该属于原研药的利润,那些医药公司自然不干了,一次次向印度企业、印度政府发起诉讼。

谁都知道,如果没有专利保护,仿制药就会扼杀大药厂、实验室的创新动力,不利于新药的研发,最终结果是世界上没有人、没有实验室、没有工厂再研制新药,大家全都没有新药可用。归根结底还是那句话,没有专利药的创新,哪来仿制药的拯救生死?

对仿制药这事,不能视大企业有不管穷人生死的道德原罪,也不能认为印度的仿制药就天然正义。事实上,这事还是要分开来看。

有无破解之策?

那么,这个事情就完全无解吗?当然不是。

其实,解决穷人看病贵的问题,平衡大医药公司与穷人之间看病冲突的重任,都不该落在像程勇这样的普通人肩头。他即使再有爱心,再具神性,以个人的努力,也无法普惠众生。他只能救他身边力所能及、势力范围之内的人。

解决这个问题,很大程度上还是要靠政府出面。比方说,政府可以出面与医药公司谈判。目前,巴西、南非、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莫桑比克等发展中国家,都有类似为了重大疾病病人的健康权而动用WTO规则对专利垄断药企进行讨价还价的案例。

政府也可以将有一些对公共卫生必须的、且十分昂贵的进口药纳入医保。例如,目前HIV携带者目前就可以享受国家“四免一关怀”政策,接受免费治疗。像治疗剧中患者的救命药格列卫,也已经被纳入《国家基本医疗保险、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药品目录(2017年版)》乙类目录,报销比例达80%左右(各地市不同)。

不过,有患者反映,很多地方的医保报销的手续目前还过于繁琐,需要患者自己每年掏2万元左右,而购买印度版格列卫,每年仅花不到3000元。一些人通过经济上的考量,还是会选择去买印度仿制药。

从效果来看,印度仿制药可能一时半会儿仍然无法退出江湖。但这绝不意味着对此就要听之任之,毕竟仿制药市场也是鱼龙混杂、质量良莠不齐。这就要求国内的公共卫生与服务机构、相关主管部门,还要进一步简化医保报销手续、加大药品招标透明度,多管齐下,真正把费用降下来。

陆勇与格列卫的问题,经过新闻媒体的曝光、电影的呈现,得到了广泛的关注。相信经过这部电影的热播,药价还会进一步下降、患者负担进一步减轻。但问题是,还有多少像格列卫这样的救命药徘徊在医保之外?还有多少人行走在为吃药而自救的路上呢?这或许是电影之外,留给我们的深层叩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