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米港交所上市看点:股价破发、财富效应、商业模式下一步

钱玉娟2018-07-09 14:44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网记者  钱玉娟 从被市场一致看好、备受基石投资者积极认购,再到估值一路下调、暗盘股价多次破底,近来的资本市场被香港这个首支同股不同权的新股小米(01810-HK)搅动的风云多变。

今天上午,小米在港交所正式挂牌交易,也真正迎来了市场大考。

首日股价破发

小米此前公告显示香港发售和国际发售均属轻微超额认购。数据显示,小米此次全球发售共获34.33亿股认购,相当于发售量的1.57倍。其中公开招股部分共收到10.35亿股认购,香港公开发售可认购股数1.09亿股,而国际配售部分则共收到23.98亿股认购。

经济观察报记者从公开资料中获悉,小米认购倍数相较此前在香港上市的一些新经济股,如阅文集团、平安好医生等而言,后者认购倍数几乎超过600倍,与前者差距甚远。

另据香港经济日报报道,7月6日,小米在辉立,耀才两大香港本地券商的暗盘交易平台开市价均报16港元,跌破发行价;盘初报价16.26港元,最低价一度触及15.5港元。小米暗盘价在几日内的多次破底,不禁让投资者担忧起来,而今承压已久的小米首日股价如期破发,开盘跌2.35%报16.6港元,最终收报16.1港元,较此前每股17港元的招股价跌5.3%。

对此,西南证券首席策略分析师张刚告诉经济观察网记者,小米上市即破发在港股市场并非罕见,近来在港上市的多家“独角兽”公司,上市后也同样遭遇破发。像易鑫、众安在线等股价持续下挫,尤其是平安好医生上市次日收盘下跌3.2%,与首日最高价相比下跌20%,比招股价也跌了14%,随后下跌至50港元以下。

“市场应该依照常态来看待。”张刚指出,香港市场的发行制度与内地不同,属于注册制,“盈亏自负,并非稳赚不赔。”小米破发对于参与认购的投资者而言的确会带来账面亏损,但这些投资者是具备一定承受能力的,这一现象也都在他们的投资判断范围之内,不能片面地理解为破发就会带来巨大损失,更不应出现“拿散户垫底”的说法。

对此,小米创始人、董事长兼CEO雷军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最近资本市场大势不好,短期股价并不是最重要的,长期价格才是关键,“过去一个星期焦虑的是万亿跌的很难看,怎么见人。但过去8年有起有落的小米实际上都很顺利,这次IPO从低点开始,未必不是好事。最重要的是调整心态,把公司做好。”实际上,雷军在昨日(7月8日)的公开信中也谈到,“最近资本市场跌宕起伏,小米能够上市就意味着巨大成功。”

雷军的身家财富引关注

根据小米的招股说明书披露,包括雷军在内的董事会7人,高管团队共13人。 根据此前招股说明书披露,部分高管的持股情况如下:除去雷军持有31.41%的股权外,林斌持股13.3286%(位列除雷军外高管团首位),黎万强持股3.2375%,其他高管中,联合创始人、高级副总裁(主要负责互联网服务)洪锋持股占比3.2207%,联合创始人、高级副总裁(主要负责生态链)刘德持股1.5494%,高级副总裁(主要负责小米电视)王川持股1.1149%。

随着小米股价的公布,其公司市值减至约540亿美元,以此粗略估计,林斌所持股份价值近72亿美元,黎万强持股市值约17.5亿美元,洪锋持股市值超17亿美元,刘德持股市值为7.5亿美元左右,王川持股市值在6.2亿美元左右。,而雷军总计持股市值约170亿美元。

再据2018年2月胡润研究院发布的《2018胡润全球富豪榜》显示,雷军财富为160亿美元,排名也创下历年之最,较此前上升65位,位列第80位。而今300亿美元左右身家的雷军,也仅次于马化腾、马云、许家印、王健林等人,或成功跻身中国富豪榜上前五。

不少业内人士预测,若未来小米的市值能突破1500亿美元,雷军或有望问鼎新首富。

另外,小米员工的身价问题也被舆论瞩目。经济观察网记者从官方了解到,截止小米招股书披露的时间点,小米员工中已经有5500多人选择持股的方式,再结合小米长期以来实行的可以选择2/3的报酬+股权;也可以选择1/3的报酬+股权;亦全部拿现金这三种工资结算方式推导,不少员工或因股权激励而身家倍增,但就坊间传闻的摇身变为亿万富翁的说法,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位列小米工号前1000的员工对此不予置评,他告诉经济观察网记者,“为集团上市感到高兴的同时,能享受到福利待遇也是对我们底层员工的一种鼓励,未来会更积极的投入到研发创新的事业中去。”

商业模式下一步

2018年不少科技企业选择上市,甚至一大波国内的新经济公司计划登陆资本市场,对于投资者来看,企业IPO是为了实现资本增值,而这则是他们将财富变现的最佳渠道。

张刚认为,尽管小米在国内手机市场的占有率排在前列,究其欠缺核心技术这一掣肘难题,成为小米此次IPO募集资金的重要原因,以源源不断支持其创新研发投入,进一步提升自身竞争力。

加之中国手机市场已然要迎接2020年5G时代的到来,各个手机厂商在品牌、技术、创新服务和供应链等多方面加大着投入,小米通过IPO来引入资本,或对未来的发展带来强大利好。

但有别于其他的互联网企业,手机市场的资本化进程很慢,并且竞争尤以产品轮高低。张刚认为,一直以来小米在手机市场便以价格战闻名,在日趋白热化竞争的市场格局中,除性价比外,小米将如何提升产品的核心技术和创新优势,或成为在手机这个残酷赛道上竞争发展的关键。他还提出建议,即使已经IPO,小米依然要反思的是在手机市场已是红海的今天,在“华米OV”格局的当下,如何以资本运作来保证后发力,以守住自己的市场份额。

经济观察网记者从小米的招股书中发现,尽管小米宣称不靠硬件,靠软件、内容运营就可以挣钱,但其依然不能摆脱靠小米手机、小米电视等硬件产品盈利的现实,值得发问的是,小米接下来不仅要积极应对全球手机产业的激烈竞逐,还要时刻迎接资本市场对其商业模式的另一重考验,未来这段路走得并不容易。

作为小米资本想象力的新零售和互联网业务,在阿里、腾讯、京东、百度等先发巨头势力的注目下,如何跑出有效的路径,进而通过类似小米手机一样的逆袭战役实现上位,这将影响未来股票的长期走势。

当然,值得肯定的是,小米IPO或对中国的互联网和高新科技企业起到一定的范例作用,互联网及科技企业或反思最长远的发展方式为何;而对投资机构而言,小米IPO或让它们对于其他互联网企业的投资策略更趋于谨慎。

钱玉娟,经济观察报TMT新闻部记者 曾任职于搜狐网及经济日报集团《中国经济信息》杂志。长期关注并报道TMT领域的重大事件,擅长企业模式、人物专访及行业深度报道。时刻保持新闻敏感,发现前沿趋势。重要新闻线索可联系qianyujuan@ee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