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鸣单车成首个破产清算案主角 折射资本催熟后遗症

冯庆艳2018-07-11 21:39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网记者 冯庆艳 实习记者 任航 共享单车在经历了一番野蛮生长后,市场回归理性,泡沫破裂之后进入了洗牌期。小鸣单车去年8月陷入押金危机,最终走向了破产清算。

7月11日,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布了小鸣单车破产案的最新进展情况,这是全国首例共享单车破产案。

截至今年6月27日,法院确认“小鸣单车”破产案中的有效债权约11.9万件,金额达5540万元,而目前该公司的账户仅被接管到35万余元,“缺口”巨大。悦骑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关斌、监事徐蓓已被限制出境。

今年3月27日,广州中院经审查认为,悦骑公司不能清偿到期债务,明显缺乏清偿能力的事实清楚,符合破产受理条件,“小鸣单车”正式进入破产程序。

公开信息显示,悦骑公司成立于2016年7月29日,注册资本621万元。成立两个月后就完成了一千万元的天使轮融资,紧接着11天后宣布完成1亿元的A轮融资。小鸣单车刚成立就获得超过1亿元的融资,虽然不比一线阵营的摩拜和ofo,这势头也算得上后起之秀。

共享单车是个烧钱的领域,但是在小鸣单车第二轮融资之后,9个月没有再进行新的融资。这九个月内,摩拜进行了超过10亿美元的5轮融资,哈罗单车也完成了4轮融资。这期间,小鸣单车进行了法人的变更,由邓永豪变更为关斌。小鸣单车再次透露融资信息是2017年7月,完成了1亿元人民币的B轮融资。然而这时,共享单车已经面临重新洗牌的市场格局。

2017年6月,悟空单车因资金断裂倒闭,拉开行业倒闭潮的序幕。7月,南京町町单车传出跑路;8月,小鸣单车陷入押金危机;9月,酷骑单车传出被收购;10月,哈罗单车被永安行收购;11月,小蓝单车宣布由拜客出行代运营。

小鸣单车先后在广州、上海等全国10多个城市投放共享单车超过43万辆,收取用户押金总额高达8亿元。2017年12月,广东消委会就小鸣单车拖欠押金等问题,将悦骑公司告上法庭。该案成为共享单车消费民事公益诉讼全国第一案。

3月的庭审信息透露,小鸣单车拖欠70多万用户押金尚未退还,广州市中院判决悦骑公司退还押金,向公众披露押金收支使用信息,并在媒体上发表经法院认可的赔礼道歉声明。

然而悦骑公司并未在法定期限内执行判决,广东消委会在4月底向法院提出申请,对该公司采取强制执行措施。广州市中院认为,悦骑公司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且明显缺乏清偿能力的事实清楚,该用户作为债权人,向法院申请对悦骑公司进行破产清算符合法律规定,予以受理。

悦骑公司破产一事除了发布公告外,还特地建立微信公众号“小鸣单车破产工作信息”用于通知、接受债权人申报债权和审查债权。悦骑公司的债权人包括用户、供应商、员工三大类,这些债权人散布在全国十几个大中城市,债权金额小、人数众多。为此,经广州中院清算及破产审判庭提议,管理人员聘请专业团队开发用于债权申报的微信小程序,指引债权人申报债权。

消费者最终是否能拿回押金,广州中院清算与破产庭庭长周焕然在中国新闻网的采访中回答称,所谓破产,就意味着资不抵债,“债权人的债权能兑现多少,要看小鸣单车能变现多少钱,可能只有部分能得到兑现。”

经济观察报TMT新闻部主编、资深记者
曾任职于赛迪集团《中国经济和信息化》杂志、《华夏时报》
关注TMT(科技/媒体/电信)领域的重大事件,擅长调查、深度及人物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