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辉瑞业务架构大调整 或意在布局全球仿制药巨大市场

温淑萍2018-07-12 22:56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网 记者 温淑萍 2018年7月11日,辉瑞宣布调整业务板块。据了解,此次业务板块调整将从总部垂直调整,现有业务将重组为三大业务板块。

关于此次业务调整,辉瑞给出的理由是为了未来增长而调整组织架构。

而事实上,或许辉瑞更多的想法是快速布局已经到来的全球专利到期后的巨大仿制药市场。

布局仿制药市场

关于业务架构调整,辉瑞公布的信息显示,将公司重组为三块业务,其中一块是基于科学的创新药品业务,这块业务包括生物类似药和专注于抗感染,及无菌注射剂产品的医院业务部。第二块业务成熟药品业务,包括过专利期品牌药及仿制药。第三块业务是,健康药物业务。这些变化将于2019财年开始生效。

关于这一业务架构的调整,事实上辉瑞间接透露出了一个信号,即辉瑞将仍然以创新药为主,但另一只手将大力布局全球仿制药市场。

关于布局仿制药市场这一方面,主要体现在辉瑞的成熟药品业务部门。

辉瑞首席运营官艾伯乐(Albert Bourla)表示,为全球患者提供关键药物仍然是领导层们在辉瑞工作的指南。这一新的架构设计能使领导层在多元化的市场里更加专注于多元化的患者。此外,这一架构将使成熟药品业务能最大化其特有的增长机会,同时提供在未来抓住提升其价值的各种机会的灵活性。

依据辉瑞的业务架构信息显示,成熟药品业务将包括辉瑞大部分专利到期固体口服药物品牌,如乐瑞卡、立普妥、络活喜、万艾可等,以及某些仿制药。这块业务将在世界各区域运营。为了让该业务行动迅速和灵活,该部门将有其自己独有和专职的生产、市场、法规职能,在一些例外情况下还包括支持部门,这将提高其自主性并在辉瑞内部像一个真正独立的部门运作。

同时,辉瑞方面也透露,在乐瑞卡于2018年12月(或之后)在美国的专利到期所预期造成的影响过后,辉瑞预计成熟药品业务收入有潜力产生可持续的适度增长。新兴市场,尤其是亚洲的城市化和中产阶级的兴起提供了额外的准入机会以及对成熟的品牌药和仿制药的强劲需求。“我们相信辉瑞具有在这一重要和快速发展的市场上领先的优势。”艾伯乐称。言下之意,辉瑞瞄准了专利到期的仿制药市场。

关于药品专利期,当一种药物受到专利保护时,只有拥有该专利的公司才允许制造、销售该药物并最终从中获利。专利从被通过那天起,在行业中通常持续20年,但是,因为专利通常在药物上市很久之前就被通过,大多数药物在正式销售后被专利保护的时间通常只有七至十二年。

如一份单抗类药物研究报告显示,到2019年,全球单抗销售排名前六位的阿达木、英夫利昔、利妥昔、贝伐珠等都将到期。而如果看单抗领域2016年药物销售统计,市场规模已达到1000亿美元。

有关公开资料也显示,从2014年到2020年,全球将有1.8万亿的药品面临专利到期。

由于近年来,化学药物研发新药的难度加大,风险大幅增高,药企们越来越多转向生物类药物,其次便是布局专利到期后的巨大仿制药市场。

据鼎臣医药咨询创始人史立臣透露,从2012年到现在,陆续有几百个药物结束了专利期。当然,后面还有更多的化学药面临专利到期。那么,辉瑞的架构调整,显然既方便了自己运行自己即将到期的药物,也方便自己灵活、快速的布局仿制药市场。

从辉瑞的以往业务架构看,仿制药、即将到期的专利药,以及创新药之前都在统一管理和经营。而此次业务调整,辉瑞将创新药作为根基,单独列了一个部门运行和管理,过专利期品牌药及仿制药专门划归成熟药品事业部。史立臣认为,这样部门独立运行,辉瑞可以更好的、快速的生产其他企业到期的药品。由于这部分药物渠道和运行方式也都是同一个属性,那么对于一个大集团来说,如此划分业务单元显然带来不少市场布局和销售方面的便利。

史立臣称,现在很多跨国药企都在调整自己的业务架构,而调整的最主要因素是,面临全球大环境的变化,企业们要大力进入仿制药市场。

仍然以创新为根基

关于总体的新业务架构调整,辉瑞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晏瑞德(IanRead)表示,这一新架构反映了这些业务的自然演进。

对于辉瑞的此次大动作,专注于医疗领域的投资机构东方高圣董秘杨秀仁认为,辉瑞调整组织架构是顺势而为,是国际医药市场环境变化后业务战略调整的必然选择。生物药创新药是最具成长性、爆发性增长的领域,也正成为医药行业的风口。把创新药作为组织架构中重要核心部门,也正是顺应这一市场变化趋势的资源匹配。看准趋势,跟对趋势对药企来说是至关重要的。从索尼,东芝、爱立信,诺基亚衰败来看就是很好的证明。

在辉瑞的业绩持续方面,晏瑞德称,已上市产品和即将上市的在研产品的持续走强,以及乐瑞卡在美国市场2018年12月(或之后)专利到期后,预计2020年以后由于专利到期所造成的影响将大幅降低。辉瑞预计2020年之后将有更快和更持续的业务收入增长组合。在此过渡期间,辉瑞方面认为这一新架构将使各块业务更好地定位以达到其增长潜力。

创新药品业务将包括辉瑞目前所有辉瑞创新医疗业务部门,以及一个新的经营辉瑞全球无菌注射剂和抗感染药品组合的医院药品业务部。这将使我们更加专注和以用户为中心。同时辉瑞还会将生物类似药、肿瘤、炎症及免疫业务并入创新药品业务。这些业务部门在其各自治疗领域都具备很强的医学、商务和患者体验方面的能力,将为这些药品提供一个强大的商业化平台。

同时,人口老龄化带来的对新的创新药物日益增长的需求和生物技术快速发展带来的突破性治疗方案是创新药品业务迅猛增长的基础。辉瑞方面称,相信基于强劲的增长中的上市产品组合、2020年开始预期的新一波新品上市,辉瑞的创新药品业务正蓄势待发。

在健康药物业务第三板块,辉瑞规划中包括所有辉瑞非处方药产品,未来将保持继续相对自主地运营方式,并将有其专门的生产和法规职能。

据了解,这一板块中,基础增长强劲,同时又与其他两块处方药业务有所不同。消费者主义的趋势以及不断增长的对持续健康的专注使消费者寻求易于获得的健康和养生解决方案。拥有一个强大的横跨健康和养生领域的全球品牌组合,所以,辉瑞高层们相信该业务能很好地保持其增长。

这些组织架构的变化预计不会影响目前的资源分配重点和2018财政年度的财务指南。基于2017年的实际结果,创新药品业务(包括健康药物)预计将占辉瑞总收入的四分之三,成熟药品业务将占大约四分之一。辉瑞将在2019一季度财报发布时提供反映这一新架构的财务报告。

当这些调整生效时,黄玮明(Angela Hwang)和杨宇翰(John Young) 将分别领导辉瑞创新药品业务的不同部分,并向艾伯乐汇报。杨宇翰为集团总裁,将负责内科药品、肿瘤(包括生物类似药)和罕见病业务部门。此外,他还将负责在所有新兴市场的创新药品业务。黄玮明为集团总裁,将负责炎症及免疫(包括生物类似药)、疫苗和医院药品业务部。此外,她还将领导辉瑞健康药物业务。

成熟药品业务将由Michael Goettler领导,他将成为辉瑞执行管理团队成员并向艾伯乐汇报。

据了解,Goettler现任辉瑞炎症及免疫全球总裁,在2007年随着对惠氏的收购而加入辉瑞,之后担任过一系列职责日益重要的高级管理职务,涉及普药、特药等多个治疗领域。Goettler负责辉瑞罕见病业务并推动公司涉足基因治疗领域。

《经济观察报》大健康新闻部主任
关注大健康(医疗、医药、食品等)领域的重大事件,解读趋势,发现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