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文创时代到来,以成都为代表的新一线城市活力领跑

苏晶2018-07-18 12:53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网 苏晶/文 17日出炉的全国首个新文创领域城市排行《中国城市新文创活力指数报告(2018)》指出,尽管北上广深在文创产值总量上依然占据优势地位,但是,以成都、杭州为代表的新一线城市在新文创产业的增加值增速上领跑全国。综合来看,成都的新文创活力指数排名位列全国第一。

上述《报告》由标准排名城市研究院在2018新文创产业峰会上发布,全面梳理了国内数字文创经济发展情况。

中国城市新文创活力指数排行榜选取全国100个城市为样本,以产业、资本、平台、人才、政策、传播六大领域的活力表现为主要指标,得出排名前30的城市。其中,综合活力排名前十的城市分别为:成都,北京,杭州,上海,深圳,广州,西安,天津,苏州,重庆。

以“文化+科技”为主要特征的新文创产业在消费升级和经济动能转变的大背景上迎来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也给后发城市带来新的竞争优势。在文化产业政策、传播方式、人才培养模式上率先创新的城市,将脱颖而出,获得发展先机。

新文创的机会来了

“天时地利人和,新文创的机会来了。” 原力创投创始合伙人卢宇翔非常看好新文创的发展。

新文创即是“文化+科技”的融合,这一新概念最早是由腾讯集团副总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总结提出。

它的本质是利用科技手段推动文化价值与产业价值的互相赋能,实现高效的数字文化生产和IP构建,不少互联网文化创业公司已经形成清晰的商业模式。

卢宇翔认为,文创产业已经进入2.0时代,即内容时代,只要专注做好内容,现成的平台乐意通过电商、游戏、内容付费帮助内容制作者实现变现。

以成都的洋葱视频为例,通过短视频拍摄形成独有IP,旗下IP“办公室小野”在YouTube和Facebook上拥有近500万粉丝。据卢宇翔介绍,整个平台依靠内容付费和电商销售,2017年实现收入达8000万元。

从整体来看,凭借科技的赋值,新文创产业增速明显。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过去5年,中国经历了文创产业的跨越式发展,文创产业增加值增长了66.09%,而以“互联网+”为主要形式的新文创产业营收增长最快,仅2017年,增速即达34.6%。

更值得注意的是,新文创产业被认为是经济发展的新动能,其对上下游产业链的带动作用成为业界和专家的共识。

腾讯研究院高级研究员周子祺认为,数字文化娱乐产业与数字旅游、数字生活服务产业具有显著的正相关性,前者对后两者的带动作用明显。

红星路35号文创产业园总经理卢勇敏锐地发现了这一点。红星路35号是在2008年由成都市政府和锦江区政府共同打造的成都第一个创意文化产业园。经过10年的发展,红星路35号见证了新文创的崛起,决定从传统的载体提供商转变成产业服务商,聚焦上下游企业,打造文创产业链。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市场服务与研究室主任刘涛则从消费变革的角度看到了新文创产业的未来机遇。他分析,我国的主要矛盾已经转变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文化创意产业很大程度上属于高层次的服务消费,在4亿多教育人口的消费需求变革的大背景下,市场广阔。

2016年底,《“十三五”国家战略性新兴产业规划》首次将与文化产业结合紧密的数字创意产业纳入规划。数字创意产业成为与新一代信息技术、生物、高端制造、绿色低碳产业并列的五大新支柱产业。

各地区同样对新文创产业投入巨大热情。例如,成都提出建设西部文创中心,计划到2020年构建起现代文创产业体系,文创产业增加值超过1800亿元,占GDP超过10%。在规划中,成都尤其强调文创与科技、产业的融合,计划打造文创新经济,培育一批“独角兽”“瞪羚”企业。

在标准排名城市研究院院长谢良兵看来,这股热情很好理解。新文创本身属于融合性高、附加值高、相对环保高效的产业,发展新文创产业是地区经济增长方式转型升级的一个必然选择。

文化创意产业发展也是一种软实力的体现。“基于文化的优势最根本,也最难以替代和模仿,是最持久最有竞争力的优势。对于一个城市来讲,我们可以看作它是一个城市发展的不动产。”刘涛说。

未来,中国文创产业增长空间巨大。目前,相对于发达国家,中国文创产业占GDP的比重比较低,2017年仅为4%。从具体城市来看,杭州的文创占GDP的比重最高,为24%,北上广深均为10%以上,成都将近6%,增长潜力大。

城市文创竞争格局变了

新一代文创产业的机遇也是城市发展的机遇。

“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到来,“文化+科技”的融合使得北上广之外的城市在文创产业的发展上获得了便利条件,抛却基数,很大程度上各城市重新站在了起跑线上。” 谢良兵说。

昨日出炉的《中国城市新文创活力指数报告(2018)》显示,2017年,文创产业增加值绝对数最高的依然是北京,达到3908.8亿元,但是,增长最快的是杭州,达到19%,其次是成都,达到17%,武汉和苏州紧随其后。

谢良兵认为,新文化产业活力不仅仅体现在总量上,更看重的是增长潜力和空间。杭州和成都两大新一线城市领衔新文创产业活力。

在蓉、杭两城的高增长中,游戏行业贡献较大。据知名市场研究公司Newzoo发布的2017年《全球游戏市场报告》显示,中国游戏市场的收入今年将会达到275亿美元,占全球游戏市场总收入的四分之一。在全国100座城市中,成都、杭州等城市占据游戏收入增速第一梯队。

新文创是人才渴求型产业,人才的需求每年的增长在24.2%的幅度,未来三年,人才的缺口在100万左右。

《中国城市新文创活力指数报告(2018)》显示,文创产业的职场氛围、创作环境都是在休闲、轻松的状态下迸发和完成的,这一点,以成都为代表的新一线城市反而更有优势。

在新文创人才活力方面,成都的新文创人才活力领先北上广深,居榜单首位。成都本地高校正在培养的新文创相关人才数量近7万人。成都设置有与新文创相关专业的专业院校有四川音乐学院、四川电影电视学院、四川传媒学院、川音成都美术学院、成都体育学院等,四川大学、电子科技大学等其他高校也都设置有相关专业。目前能集齐了各类文创专业院校的城市除了北京,只有成都。

新文创传播最具活力的依然是成都。2017年底今日头条发布的大数据显示,全国用户关注文创的增长趋势排名中,成都以27.24%的增长率,位居六大国家中心城市之首。前述《报告》认为,城市营销的“成都模式”依然在持续发挥威力,而拥有王者荣耀等强大IP让成都传播活力更为惊人。

更为重要的是,对于城市管理者来说,需要考虑在各地文创政策趋同的情况下,如何才能走出一条不同的路径。

在这一点上,新一线城市因为后发优势,在政策的吸引力反而上优于一线城市。例如,成都将搭建文创金融平台,设立规模100亿元的市级文创产业投资引导基金,这在全国是首例。

而传统的一线城市因为产业发展已经到了一定的规模,开始在某些方面对产业发展做出调整和限制。例如,北京2018年7月就设置了文创产业园的门槛,要求文创园区入驻率须达到70%以上,文创法人单位占比须达到70%以上。

综合来说,在新文创产业的传播活力、政策活力、人才活力等指标上,传统一线城市的表现不如新一线城市抢眼,原有的城市文创竞争格局正在被打破。

“单以过去一年抖音上的城市为例,在这一波的短视频热潮中,我们看到了一线城市之外的城市活力,比如成都、西安、重庆、杭州等,其活跃程度超出想象,反而是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在这方面的声音不够响亮。这其实正是新文创时代城市竞争的缩影。” 谢良兵说。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市场经济研究所副所长王青认为,成都获得《2018中国城市新文创活力排行》第一名,表明成都已在新文创产业发展中占据先机,未来成都将在该领域的潜力兑现,将成为其建设世界文创名城的重要驱动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