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胡月晓:人民币稳中趋升 美元升值不是“正轨”

李晓丹2018-07-19 16:21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网 记者 李晓丹 人民币汇率一波三折。

今年4月,人民币兑美元结束了从2017年开始长达一年半的升值态势,但就在年初时,市场担忧的还是人民币会在2018年过度升值。而在2015年—2017年,人民币的一路贬值让市场担忧的是,这样的深度贬值可能演化成对价格和经济的巨大冲击。

7月19日,在岸人民币兑美元跌破6.75关口。

上海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胡月晓表示,这是市场惯性,短期和基本面是背离的,人民币稳中偏升是长期趋势,美元的回落才刚刚开始。

人民币汇率到均衡点了吗?

人民币汇率是否存在均衡区?胡月晓表示,2013-2014年间的市场汇率是比较接近均衡汇率,6.2应该是市场的均衡汇率。

胡月晓强调,6.2是价值均衡并非市场均衡,所谓均衡点是汇率稳定政策有效的前提,否则一切汇率稳定的政策都将注定无效,即使是宽泛的双向波动,在不存在市场均衡点的情况下,也将做不到(暂抛开管理者对市场均衡区间判断错误不论)。

“当前汇率持续位于6.2上方运行,是由于国内资产泡沫(主要是楼市泡沫)影响下,市场对汇率贬值强烈预期的反映。”胡月晓表示,维持人民币与均衡汇率上方运行,显然是中国经济转型时期的理性选择,即当前人民币汇率的偏弱态势,实际上是有利中国经济转型的,也应为政策所容忍;但是,单边贬值预期不利于中国经济和金融的风险管理。

贬值对当前的中国经济利弊均有。

“好处是有三个,第一是可以促进出口,第二是吸引国际长期性经营资本,第三是促使国内大宗商品进口企业改善生产技术,提高经营效率。”胡月晓说。

但贬值的负面影响也很明显,贬值吸引投资资本的同时也会导致投机资本的流入,给国内资本市场带来隐患,也会加大输入性通胀。

不过,胡月晓认为,贬值对国内价格水平的影响只是结构性的。

人民币稳中偏升态势不变

当前人民币汇率何去何从?一种观点是将进入双向波动状态,另一种观点是2018年需提防人民币过度升值,贬值预期已是非主流。

2016-2017年的人民币汇率走势,使得市场明白,中国政府对人民币汇率的引导和管制是有效的,中国对资本项目开放始终保持着审慎、有序的原则。

胡月晓认为,中国不会在汇率改革上搞 “闯关”式激进动作,理解中国货币当局对汇率走向的政策意图,是看对人民币汇率走向的关键和基础。

2014年之前持续的升值进程,之所以没能影响中国外贸的增长,是因为中国经济正处于融入世界的过程中,加之配套的微观升值“对冲”政策,如出口退税等,因此升值不仅对中国经济增长无什么影响,还因增加了国际资本的吸引力还增益中国经济发展。

但金融危机后国际经济进入重构进程、中国经济融入世界经济进程进入新阶段,平稳币值、双向波动就成为中国对人民币汇率的合适选择,为适应此形势变化,旨在增加汇率波动和稳定性的政策措施就应运而出,如2014年初扩大汇率波动幅度至2%,2015年8月更加市场化的中间价形成机制改革等。

汇率管理自然要为国家经济发展战略服务,货币国际化是任何大国经济发展壮大后的自然追求,国际经济和金融秩序中,经济地位和货币地位是相称的,货币竞争是更高层次的经济竞争。人民币国际化是中国经济发展的长期战略,需要中国持之以恒的长期努力。

“一个贬值预期强烈的货币自然是无法完成国际化的,但持续的升值、过快的升值又会对短期经济增长造成制约。”胡月晓表示,尤其是中国当前“对冲”升值的微观手段早已不似先前充裕(比如退税已退无可退)的情况下——稳中偏升的汇率政策取向就成了综合考量后的合适选择。

美元的回落刚开始

2017年,美元指数逆势高位回落,年跌幅达6%。之所以说美元是逆势走低,是因为美元走低是在同期美国经济复苏确认和FED货币退出成形的情况下发生的。

胡月晓认为,特朗普执政以来实行的一系列经济逆全球化、美元反国际化政策,对美元的国际货币地位造成了很大伤害。

“由于美元国际货币地位根基雄厚,短时期间地位还不可动摇,但对美元指数的走向,仍会产生方向性影响,美元指数中期向下趋势已经形成。”胡月晓说。

从市场持仓情况看,美元的中长期趋势也不为市场看好:多头持仓长期超过空头持仓的状态已确认结束。

胡月晓认为,美国减税带来了2018年上半年美元指数回升。

美国企业为避税,一直有将对外投资利润留存海外的传统,特朗普上台后对海外利润回流出台了专门的税收优惠,在美国企业中掀起了一股海外利润回流潮流;这部分回流资金大都发生于四五月份,因而同期美元指数表现也持续强劲。

美元在2018年走稳并没有给新兴市场货币带来普遍性冲击。截至5月底,金砖五国的汇率变化分别为中国升值1.7%、巴西贬值13.0%,俄罗斯贬值8.7%,印度贬值5.9%,南非贬值1.6%,各国汇率波动并没有超出各自的正常波动区。

“此次新兴市场个别国家的货币危机,不太会传染和扩大。”胡月晓说。

过去30年,美元曾有2次辉煌表现:2001-2002年间,挟新经济的巨大成就,美元指数(名义有效汇率)持续位于120上方的高位运行;另一次是刚刚过去的2016年,相较于其它主要经济体在危机后的艰难表现(新兴市场经济体受大宗商品价格低迷冲击,经济增长快速下降;中国经济进入增速换挡期;欧洲经济更是因债务危机影响,风险大增),美国经济凭借其在危机后表现出的良好韧性,美元再现辉煌,美元指数重新持续位于120上方的高位运行。

胡月晓认为,美元在国际货币体系中的地位,应是美国在国际金融领域的最大利益所在,反美元国际化比逆全球化更伤害美元的国际地位,美元指数在2017年开启了下跌之路,2018年还将延续甚至可能加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