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爱代驾提现难 网络代驾平台还好吗?

沈陈2018-07-20 16:51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网 实习记者 沈陈 “由于身体不好,一年多的爱代驾不做了,想拿回押金怎么办?请支招。”7月8日下午,“上海爱代驾司机联盟”的QQ群中,一位代驾师傅在群中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拥有相同问题的师傅不在少数,在这位代驾师傅提出疑问后群中的许多师傅们纷纷表示自己也想要退还押金。程师傅是爱代驾中报名比较靠前的司机,也是滴滴代驾的第一批代驾司机,作为群主他在群中回复道:“现在只有等,估计有百分之八十的人都想退押金”。

群主程师傅告诉记者,所有爱代驾的师傅们都收到了一条来自法人吴佩刚的短信。短信中称,“爱代驾遇到了一些经济困难,现在正在努力解决这一问题,正在和新、老投资人积极解决融资问题,但过程还需要一段时间。”

竞争激烈

2017年8月8日,清华大学法学院公法研究中心研究团队在由滴滴出行、UNDP(联合国开发计划署)、滴滴代驾主办的“创新与责任助力可持续发展研讨会暨滴滴代驾两周年高峰论坛”上发布了《代驾行业发展白皮书》(一下简称白皮书)

《白皮书》中指出,经历了此前十多年的缓慢初创期,如今的代驾行业已经进入了成长期。在酒驾入刑的推行和身边盛行的酒文化背景下,“酒后找代驾”已成为一种新的消费习惯。

就在代驾行业发展趋于稳定向好的态势下,爱代驾却传出了资金链断裂、代驾师傅余额和押金提现与退还困难的情况。程师傅向记者表示,确实有不少同事反应提现与押金迟迟到不了帐的情况,有的已经过两个多月了。

程师傅向记者展示了群中一位同事上周四的提现截图,记录中显示,从今年4月25日发出600元的提现申请,截止到7月5日提现金额仍未到账。南京的周师傅也向记者表示自己仍有1889元未取回,其中有一千元是押金。

记者随后拨通了爱代驾的客服热线,客服人员告诉记者:“之前确实是有一些部分的师傅延迟,但现在已经开始依次打款了。”在记者询问更多的相关信息后,客服方面并没有给予更多的回答。

爱代驾采用直营+加盟合作的运营模式,中国加盟网上显示爱代驾的直营门店已有20家、加盟门店230家。代驾师傅每单生意会给平台一部分分成,每个地区的价格各不相同。周师傅表示,南京十点之前每单给平台9元,十点以后每单14元。上海的程师傅则告诉记者,晚上22点前每单给平台5元;23点10元;凌晨12点到5点要15元,这么多年一直是这个价格。

《白皮书》中显示,互联网代驾行业成为一种新型服务业,拓展了就业空间、催生出多元的就业形态。代驾行业也成为许多家庭收入的主要来源,全职代驾司机全国平均月收入达到6957元,大幅超过当地平均水平,一些一二线城市的全职代驾师傅收入更是破万。

但程师傅也告诉记者,与前几年相比现在代驾行业中司机数量多了、平台间的竞争压力也更大。“以前代驾公司为抢占市场和司机什么都好谈,现在司机多了平台就更加注重市场了。有个代驾平台要求司机每天上线接单,像我这样兼职做代驾的根本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最后账号就被平台关停了。”

新老交替

2011年5月1日,《中华人民公共和国刑法修正案(八)》正式实施,醉酒驾驶作为危险驾驶罪将追究驾驶人刑事责任。酒驾入刑成为了当时人们热议的话题,代驾行业也被推上风口。

代驾的发展过程中主要分为传统模式和互联网新兴的网络代驾。一位代驾行业的内部人士向记者表示,传统代驾与网络代驾相比有三大硬伤。传统代驾行业通常是以一个小老板招收几个司机展开一个地区的代驾业务,这就造成了营业点相对固定,代驾服务的覆盖范围偏小,顾客等待代驾服务的时间成本也偏高。

传统代驾行业没有一个标准的收费体系,门店与师傅存在漫天要价、看车要价的情况。用户与门店之间存在灰色地带,传统代驾的客源与订单主要来自于各种档次酒店的服务人员。上述代驾行业的内部人士指出,客户支付的代驾费用中有相当一部分是这支订单的“信息费”,大排档的信息费大约需要二十至五十元,大一点的酒店信息费就要上百,代驾的实际费用并不高。

对于司机的审核力度不够,与代驾过程中相应保障措施的不完备,成为了传统代驾安全方面的主要问题。反观互联网代驾行业,其拥有一套严格的司机筛选制度,和完善的保险体系。程师傅告诉记者:“网络代驾的入职门槛还是比较高的,当初入职爱代驾时,首先要在网上报名,同时驾龄得满三年,并且得通过一系列的实际操作考核。”

e代驾市场部负责人张东鹏向记者表示,安全性是代驾行业中最重要的一点,平台会对一些拥有专业司机背景的师傅进行优先录取,并且师傅需要提供证明自身没有犯罪记录,对那些拥有一定驾驶经验的“老司机”进行专门笔试与面试的考核,并且会对师傅进行一系列特殊车型的使用培训。代驾师傅审核的通过率最终仅有1:7。

相比传统代驾,网络代驾拥有LBS基于定位服务的支持,可以快速找到距离用户最近的代驾师傅很大程度上减少了寻找代驾的时间成本。网络代驾也拥有一套完善的收费体系,根据客户所在城市的特殊性制定对应的价格。

起步价也会随着时间段的不同而变化,在北京e代驾的起步费分为四个阶段(起步价为10公里),上午七点至晚上十点之前为38元;十点至十一点之间为58元;十一点至十二点之间为75元;次日凌晨12点至上午七点之前为95元。“小城市与大城市的收费标准略有不同,因为小城市的距离比较短,一个起步价可能都跑完全城了。”张东鹏说。

平稳发展

《白皮书》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代驾行业的总订单超过2.53亿单,总产值达154亿元。据推算,代驾行业去年减少因醉酒驾驶引发的交通事故350万起,使83万人免受刑法制裁,减少财产损失462亿元。

世界杯到来的那一年,也是啤酒的本命年。啤酒销量的增长,也带动了代驾行业发展。上一届世界杯时,e代驾发布了一份《世界杯全国酒驾形势报告》(简称报告),《报告》中指出,在世界杯开幕的第一周里,全国开车喝酒接受代驾服务约287640次,相比开幕前一周增长30.6%,同比增长约550%。张东鹏向经济观察报表示,世界杯期间代驾用户数量的增幅明显,晚上订单相较于平常有将近百分之30多的增长,在12点以后订单会成倍的增长。

“提升顾客使用体验和提高代驾师傅的收入是代驾行业发展过程中最重要的问题”张东鹏说。通常喝酒的时间都在夜晚,为了保障女性用户的安全,e代驾推出了女性用户专享的女司机,同时为了保障女司机的安全,女司机也拥有自主拒绝订单的权力。

在订单量不足的白天,平台也推出了B2B的业务模式,提供违章处理、汽车保养、车辆检验等业务,拓展司机白天的挣钱的渠道。

网络代驾的高峰期是在夜晚。程师傅告诉记者,“接单也要看运气,运气好的时候订单不断,运气不好接了趟去郊区的单子就不敢接单了,要赶在有公交的时候赶回市区,代驾很幸苦,很多师傅敢干个一年半载就离职了。”

张东鹏向记者表示:“网络代驾虽然发展了很多年了,还是属于一种新兴业态。互联网改变了生活中的一些条件,让师傅挣到更多钱的贴补家用,客户在喝酒之后能够安全的到家,同时让让整个行业变得更加规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