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江湖大哥”的创业经:十年“圈住”千个富二代

沈怡然2018-07-20 22:22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报 记者 沈怡然 “给你个机会,进一个全中国上千个老板的朋友圈,未来所有行业都归他们管,你干不干?”

SCC(Sports Car Club)超跑俱乐部创始人张宽正处于这样一个朋友圈之中。外界总是习惯性地期待一家全国最大规模、集结2000多位超级跑车车主的俱乐部创始人,有着非富即贵的神秘出身。而事实上,张宽出身工人家庭,没读过大学,17岁进入社会。

他所聚拢的这群人,组成了京城规模最大的豪车俱乐部。

对于张宽,他在十年前埋下的种子,如今正在进入收获期。

2007年8月的一天,张宽一手烤串一手青啤,兜里一盒中华烟,一旁停着一辆法拉利,这一年,29岁的他刚刚买下人生第一辆跑车。

光头、大眼、身材高壮,操着一口京腔的张宽出生在北京郊区,用他自己的话说,是“从小不良少年,会耍小聪明”;不过,在他都是传统的国企工人的父母看来,最初他们的希望,是自己的孩子能和别人家孩子一样考上重点大学,之后考上公务员。不过,这一期望最后并未如愿。

他17岁就选择进入社会,当时常常扛着广告伞在北京中关村走街串巷,先后做过小额贷款、办理过桥资金;20出头,他成为一家资产咨询管理公司老板。在民间资本缺乏流动、信息不对称背景下,张宽成为90年代富起来的一批商人中的一个。

“做生意就靠人际关系”

但他一直有一个烦恼。多年的商业经历告诉他,生意就是买卖,在中国就是靠人际关系做生意的,但当时很难找到有钱人的圈子。他赚到第一桶金后发现,自己进入社会过早,很少拥有纯粹的、没有商业利益的朋友,这让他越发焦虑,在他看来,没有信任基础的生意,中间总隔着无数道墙。

张宽最大的爱好是车,上学期间曾被一个开着二手夏利的有钱同学深深刺激过,他19岁赚钱买了第一部车,往后每一两年换一辆。直到2007年买了一辆法拉利。

法拉利是当时中国市场最高端的跑车,那时张宽叫上几个车友,去北戴河自驾游了一圈并拍照发到车友论坛上。

在众多回帖的人里,有一个网友说自己也开法拉利并约他见面,两人相约一起开跑车去吃烤串。对方名字叫李甫,是后来SCC俱乐部联合创始人,李甫1980年生在东北林区,他称自己年幼勤工俭学时卖过冰棍、包子,周末给红桃K口服液发过小广告。直到创业建立一家广告公司,才攒钱买下人生第一辆法拉利。

吃烤串的时候,两人萌生了一个想法。“要不咱建个跑车俱乐部吧”。

彼时2008年,开跑车的人并不多,中国新一轮造富运动才刚刚开始,跑车文化开始在中国社会传播,从小生活在北京的张宽很快发现,围绕北京金宝街一带,开始陆续出现以售卖跑车为主的店铺。跑车正以一项特别群体爱好的形式在中国出现,吸引着中国改革开放以来造就的第一批富豪和富家子弟们。

这让张宽第一次接触到一个特殊群体:富二代。那些出生于20世纪80年代,改革开放以来最早一批民营企业家的子女们,他们伴随着造富运动、有争议的生活方式等种种社会现象的交织,在公众复杂的目光中出现。

通过玩跑车,张宽发现了这个群体的与众不同。

在他看来,这是个单纯、寂寞,还未长大、却手握巨量财富的群体。而在未来10年到20年,他们逐渐奔三,将会接过父辈手中的财富权杖,或成为中国商业世界下一批玩家。总有一天,他将与这群人比肩而立。

第二天,两人找了11个超跑车车主开到北京工体,张宽回忆,工体的夜晚,一眼望不到头的跑车,SCC超跑俱乐部成立了。

想要成为SCC超跑俱乐部的一员,拥有一辆保时捷Carrera 911及以上级别的跑车是重要条件之一,这类最高时速280迈的跑车是一款赛车化的街车,相比专业赛道,它更象征着一种追求极致体验的生活方式。

随后张宽设置了个人资产过5000万元的入会门槛。俱乐部的日常活动涵盖跑车嘉年华、奢侈品发布会、定制化旅游等。根据SCC超跑俱乐部提供的数据,成立一年后,俱乐部已经拥有超500名会员。

“找个有钱人的圈子”

即便张宽急需一个朋友圈,但他心里很清楚,俱乐部里不谈生意,重要的是交朋友。“如果我上来跟你聊生意,我们中间是无数道墙的,这些人的自我保护意识很强,我绝不会上来让他觉得我对他有所求”。

张宽想要的,是一张未来十年的商业价值人际关系网。

车是一个工具,是打开他们之间沟通的钥匙。张宽发现,2008年前后,这些人多数刚从国外留学归国,很多受国外汽车文化影响买一辆跑车,但他们没朋友,精神空虚,他认为这些孩子正需要一个朋友圈。

张宽通过玩车结识了林剑鹏,如今是SCC俱乐部联合创始人以及会员,2007年刚满十八岁买了一辆跑车,正想找车友。

但林剑鹏有一个担心,怕被骗。他自称是个自我保护意识很强的人,身边朋友动不动就向他借钱,钱借了,对方还往往不想还钱,因为在对方眼里“他不差这一两百万”,这让他总会被朋友伤害。他说类似的遭遇在这个群体中很常见,“谁还没被骗过几百万呢”。

他努力寻找一个不会有利益瓜葛的、纯粹的朋友圈,而张宽恰好能给他。2009年,林剑鹏作为投资人加入了俱乐部,在俱乐部里他从不去问别人家里的产业、资产规模以及拿什么钱买跑车,当然别人也最好不要问及他的。

江湖大哥

在林剑鹏眼里,张宽是个“江湖大哥”式的人物,很仗义,跟他只论哥们儿义气,他们一起爬山、聚餐、旅游,春节去对方家吃年夜饭,他出入社会的年头不多,不同于父辈们商业精英般的样子,他说张宽身上的江湖气息吸引着他。

而在张宽下属的眼里,他能聚拢这样一群人是有原因的。即便在富豪云集的超跑圈,很少有人能比张宽更善于洞悉人性,他可以在酒桌上把一个十年不见的朋友聊到哭。无论是一面之交的朋友、同事、合作伙伴,张宽总能以最快的速度打动对方。

上学期间,班上有男孩为受异性欢迎而读言情小说,但张宽不喜欢,他爱读《三国演义》,这是他至今读过的唯一一部名著。他被书中所写各种各样斗人的方式所吸引。在各式的人物中,他最喜欢曹操。

而驾驭这样一个群体并不容易。2011年发生了轰动北京城的兰博基尼婚车事件,那是十几名SCC会员为给其中一位会员庆祝婚礼,自驾兰博基尼经过长安街全线,后被交警叫停。这次事件引起了社会关注。

从另一方面看,与经济繁荣齐头并进的是,社会群体在经济层面正出现垂直分化。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社会基尼系数为0.462,国际公认的贫富差距警戒线则为0.4。

2000年初的北京公路上很少见到跑车。正处于青春期的富家子弟们,以及围绕跑车发生的一系列公共事件,不断挑动着公众的仇富情绪。

面对外界对俱乐部的追问,张宽决定站出来。他说自己不愿意被社会过多关注,一直以来他发到论坛的车照都会匿名和打马赛克,这是他第一次公开身份接受媒体采访。

张宽的下属说张宽很勇敢,除了他几次创业成功,还有他常年聚拢着这样一个群体。

“事情是我们组织并参与的,但总要有个人出来顶事的时候,是张宽主动去了,而且没和大家说过”,说这话的时候,林剑鹏觉得张宽是有个人魅力的,他的仗义让他总能把人情处理得很好,十年间俱乐部起起伏伏,但大家都很服他。

起初,张宽用群发短信的方式通知大家聚会的时间、地点。2010年4月,俱乐部以张宽为主组织了北京地区会员的60余辆超跑团参加2010北京车展。

俱乐部并没有从中盈利,直到创始团队将俱乐部商业化运营,张宽创立一个品牌SCCVM,围绕跑车开设汽车保养、维护、修理、改装的线下店,加之会员会费,两项费用成为俱乐部主要营收来源,张宽称“当时的想法是,不赔钱就行”。

截至2015年底,俱乐部已拥有1600名会员,9月,张宽组织全国两百多辆超跑举办2015中国极速赛车节,在上海F1国际赛车场上,一望无际的跑车之外,开始出现法拉利、戴尔、佳能等品牌商的广告牌。

另类创业者

以超跑为纽带,张宽跟这些企业家的子弟们做了十年的朋友。张宽不知不觉中发现,俱乐部一些会员开始变了。

根据胡润百富榜所记录的富豪们的平均年龄,未来10年到20年将是中国民间财富从第一代创业者转至第二代的高峰期。

就像被时代所下的一道密令,一代创业者的子女们终有一天要继承、甚至主宰民间财富。张宽谈到,曾看作是玩世不恭富二代的林剑鹏,也开始变了,他开始研究时尚产业、创业做健身房以及创建时尚品牌,“他变得我都快不认识他了”,张宽说。在他眼里,很多人在奔三之际开始继承家业或创业,在各行业耕耘。

而招商银行和贝恩公司联合发布《2017中国私人财富报告》中显示,越来越多的二代企业家承担起家族企业管理的责任,目前二代继承人的数量占所有高净值人群的10%。

显著的变化始于近年,张宽开始从这个打造了十年的朋友圈获得回报。他称自己和SCC一个会员共同在加勒比海地区开发面对北美市场的旅游项目,他们设计、策划、找关系,并雇佣一部分人驻岛,处理申报、工程等一系列流程。如今两人的合影被放置在张宽办公室的书架上。同时,通过另一位SCC会员找到项目第一个客户。

“与一个十年的朋友谈生意,或者一个刚见面的人谈生意,哪个容易”,张宽说。

张宽的个人资产规模正在飞速增长。他建立了Galaxy集团、并注册了加勒比盖勒斯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公司总部位于北京广渠路世东大厦。这里从公司前台、墙壁到张宽的办公桌,处处挂着来自加勒比海地区的元素,最近3年,他在东加勒比海背风群岛北部地区建设度假酒店、旅游基建、区域贸易、物流。办公楼内,挂着他与圣基茨和尼维斯岛国总理的合影照片。

我们见面当日,他身着纯白色法式衬衫,九分长西裤,尖头德比鞋,他告诉记者自己上午和商业伙伴学习了区块链项目,晚间将飞往美国考察一家酒店管理集团,他越发觉得以前做生意像过一座山,现在只像过一条河了。

那些发动机轰鸣声中的日子正在远去,张宽和SCC超跑俱乐部的小伙伴们都比十年前忙碌得多。林剑鹏现在很少和张宽玩车了,在林剑鹏眼里,张宽的身份正在从一个江湖大哥向商业精英转换,“张宽又开始创业了,他穿着西装、皮鞋,出入各种商务场合,还为了谈海外生意而练习英文单词”。“但他讲英文很搞笑”,林剑鹏知道,一张口说话,那个江湖大哥又回来了。

经济观察报 公司部记者
关注硬科技领域,包括机器人及人工智能、无人机、虚拟现实(VR/AR)、智能穿戴,以及新材料领域。擅长企业深度报道及上市公司分析报道。发现前沿技术、发展趋势投资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