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田制药“蛇吞象” 全球十强席位如何坚守

阿茹汗2018-07-21 09:42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报 记者 阿茹汗 对于任何一家跨国药企而言,中国市场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武田制药亦是如此。

武田制药全球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克里斯多夫·韦伯最近来到中国,他要重点了解中国市场的变化,由此来判断,下一步武田制药怎么做才能提升中国市场的竞争力。

7月17日,在接受经济观察报记者采访时,克里斯多夫·韦伯透露,他的解决方案是加大研发力度,同时未来5年在中国上市7款新药,“这比世界任何一个国家都要多”。

克里斯多夫·韦伯的言语中透露出对中国市场的重视。在他看来,作为一家拥有200多年历史的日本药企,武田制药的目标是成为全球领先的制药企业。因此,武田制药一方面重视具备潜力的市场,另一方面也将通过其他途径来强化优势,例如并购。

而武田制药正在推进的一项大并购,颇受全球医疗和资本市场的关注。今年五月,武田制药宣布就收购夏尔事宜,双方已经达成协议,标的价格为460亿英镑。夏尔是一家总部位于爱尔兰都柏林的生物制药企业,在研发和生产罕见病药物领域颇有威望。对于这场并购克里斯多夫·韦伯充满期待,但外界更关心的是,武田制药的“消化能力”及并购带来的效果。

蛇吞象?

“目前并购案已经通过了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的审批,这对于我们来说是一个很大的进步。此外,我们还在等待不同机构和国家的审批,例如欧洲及中国。在此之后,我们会大致完成对夏尔的收购,预计将会在明年上半年完成。”克里斯多夫·韦伯介绍,这场酝酿许久的并购即将接近尾声。

从武田制药的5次报价,可以看出其对于夏尔的钟情。夏尔之所以被武田制药相中,是源于其在罕见病领域的研发经验及成就。

“夏尔在罕见病方面有很强的优势,会和公司形成互补。两家公司很特殊,涉及的领域完全不同。”在谈及中国市场时,克里斯多夫·韦伯补充道,收购夏尔之后,武田制药在中国的规模将翻倍,这将给武田制药带来极大的附加值。有意思的是,两家公司位于中国的总部同在一个办公楼。

夏尔官方网站显示,1986年诞生于英国的这家公司,以销售治疗骨质疏松症的钙补充剂业务起家,之后针对阿尔茨海默症、终末期肾功能衰竭等疾病展开创新药物研发。此后通过系列并购迅速壮大,2016年6月,夏尔完成与本土另一家制药企业百深的合并,成为专注罕见病及其他专科疾病领域的生物科技公司。数据显示,夏尔2017年总营收为151.61亿美元,全年净利润为42.72亿美元。

武田制药2017财年(2017年4月1日至2018年3月31日)营业额为167亿美元。从年销售额上看,武田制药并没有与夏尔形成明显差距。但二者在市值上悬殊的表现,资本市场一度怀疑武田制药的收购能力。7月18日,夏尔股价为每股172.74美元,总市值524亿美元;而武田制药7月19日的收盘价格为每股4734日元,市值37620亿日元,换算成美元为332亿美元左右。

前海开源基金首席经济学家杨德龙介绍,此类“蛇吞象”的案例是有的,但并不算多。这是因为完成并购时,收购方往往会使用财务杠杆,这也对收购方的资金提出更高要求。

高额收购价格对于武田来说确有压力,据悉武田制药会通过剥离非核心资产回笼资金,以期完成此次收购。克里斯多夫·韦伯强调,夏尔能够为武田制药带来的利好更具价值。“武田制药专注的领域在消化、肿瘤、神经科学等方面,收购夏尔后,我们将再添罕见病这一重要领域。”

克里斯多夫·韦伯进一步介绍:“我们的主要目标就是让武田制药成为世界性的药企领导者之一,尤其是在研发方面,能够通过竞争性及有效的方式,为患者带去更多创新性药物。现在我们在药品研发方面的投资是30亿美元,与夏尔合并后,研发投入将进一步加大。”

实际上,纵观武田制药的发展史,这家成立于1781年的日本制药企业,之所以能够在全球制药领域拥有稳定的地位和影响力,研发与并购功不可没。

中国一家上市制药企业对于包括武田制药的日本医药企业有着深入的研究,该公司向经济观察报记者提供的一份报告显示,1950年—1970年,在日本政府政策鼓励支持下,武田制药引进专利技术,更新和改进专利,形成自己的小专利。此后十年,武田制药从上世纪80年代的“Me-too”仿制产品跨越到90年代的“Me-better”仿创产品,开始走向全球市场。需要一提的是,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武田制药研发投入占销售额始终保持20%-25%。这在制药行业是不低的数值。

然而近十年,日本制药企业们共同面临的问题是:研发投入不断增加,但上市的明星产品却很少。陷于成长烦恼的他们,开启了国内的强强联合与国际并购,以此来获得专利产品和新增市场。

武田制药的并购案例也不少,2007年8月以10亿美元收购美国的Alny-lam,获得抗肿瘤和代谢的RNA治疗技术;2008年先后发起两起对美国制药公司的收购,获得了骨髓癌药物和前列腺癌药物专利;此外,在2011年96亿欧元收购瑞士Nycomed制药公司,以扩大在欧洲以及发展中国家的市场份额;2012年斥资8亿美元收购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的痛风药物制造商URL Phar-ma,借此在美国市场拓展痛风药业务。

按照销售收入计算,2016年武田制药排名全球药企第17位,夏尔排名22位。二者合并后,武田制药将迈入全球十强行列。

鼎臣医药咨询创始人史立臣认为,跨国制药企业间的并购或非核心资产的剥离是常态,都是为强化核心业务板块或补充区域布局。

克里斯多夫·韦伯补充道:“作为全球领先制药企业,我们面临的挑战源于在一些国家及市场依然比较小。我们希望在未来能够发展得更快,收购夏尔之后也会加速我们的发展。”

中国市场的新阶段

事实上,通过资本市场的动作来完成全球化的布局,是克里斯多夫·韦伯自2014年加入武田制药以来采取的重要措施之一。曾在葛兰素史克担任要职的克里斯多夫·韦伯四年前加盟武田,成为该公司历史上首位非日籍首席执行官。此后,他便引领武田制药的系列变革。“这四年来,武田制药发生很多变化,除了公司的理念和核心价值没有变外,我们先是调整了研发的组织架构;其次公司变得更加全球化,我们的管理团队来自于八个不同的国家,这就是证明之一。”克里斯多夫·韦伯认为,尤其是在创新药物方面,武田制药实现了全球化。目前武田制药销量最大的一款药品是在2014年上市,事实上这也是武田制药在全球范围内的第一次大型药品上市,未来该产品也将会在中国上市。

克里斯多夫·韦伯总结自己在武田制药四年的工作成就时,显然是自信的。而对于未来,这位全球总裁也充满更多期待。

在武田制药的全球化中,中国市场的地位正逐渐上升。过去五年,中国在药物发展方面非常迅速,所以武田制药把新药带到各个国家时,以前可能会考虑欧美国家,如今却会尽早地考虑中国市场。

克里斯多夫·韦伯介绍,未来武田制药在中国的战略继续以创新为导向。

武田制药1994年进入中国,总部设于上海,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和对医疗保健需求的不断增长,中国已经成为武田制药最重要的新兴市场之一。就在今年5月,武田制药又在中国市场上新了一款治疗多发性骨髓瘤的口服创新药。据了解,就这款新药的中国市场定价,武田大中华区负责人、中国总裁单国洪,还与克里斯多夫·韦伯专门进行了讨论,结论是“一定会尽最大的努力适应国情,会比已经上市的日本、香港便宜”。彼时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单国洪如是说。

多发性骨髓瘤,中国药物市场空间达百亿。当然这一市场的竞争也在加剧。今年6月份,齐鲁制药历经6年研制的多发性骨髓瘤靶向治疗药物齐普乐(注射用硼替佐米)终于上市。这一药物市场中,此前江苏豪森药业注册上市的昕泰是硼替佐米的国内首仿。

据国信证券研究显示,目前中国多发性骨髓瘤的存量病人保守估计有10万例以上,每年新增患者2万到3万人,其中75%的病人为需要药物治疗的活性骨髓瘤患者,合计需要药物治疗的患者约12.1万人。目前这一疾病领域一线主流用药为“来那度胺”和“硼替佐米”。2017年重点城市样本医院数据显示,国内多发性骨髓瘤核心药品市场份额中,硼替佐米市占率79.8%,如2017年,杨森的硼替佐米2009年上市,2017年的销售额为3.19亿元。

多发性骨髓瘤药物市场已有提前进入者,目前来看,多家企业均实力较强,势必加剧市场竞争。

最近,武田制药针对中国市场作出的战略是,让新药更多地覆盖到中国病人。未来5年,武田制药还将在中国上新7款创新药,这是克里斯多夫·韦伯此次带来的好消息。“过去几年,我们在中国增加了研发方面的投资,有临床药品的投资,特别是对于创新药物研发的投资,这也给我们带来了令人满意的结果。”克里斯多夫·韦伯称,这比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要多,这就是武田的中国战略。

克里斯多夫·韦伯介绍,这7款药物集中在武田制药核心领域消化、肿瘤以及神经科学方面。“比如像Ninlaro(恩莱瑞)这款药品是专门针对于多发性骨髓瘤这种疾病的,这是一个血液肿瘤,另外还有针对于GI(消化)的药物Vocinti(沃诺拉赞)。

在中国上市新药的战略背后,武田制药在中国酝酿并实施了影响更为深远的架构调整。今年年初,武田中国开始内部脚骨调整,把原来几个事业部整合为两个:特药事业部和普药事业部。随后引入原辉瑞创新医疗中国区负责肿瘤、免疫和罕见病领域销售管理的刘焰,担任武田特药事业部负责人,并成为大中华区领导团队成员,直接向单国洪汇报。而单国洪也是去年9月加盟武田制药,此前任辉瑞创新医疗中国总经理。“过去很多年,我们大多依赖普药,现在我们在中国已进入以创新药为驱动的新阶段,接下来的五年,在中国上市的药品将是我们历史上最多的,所以我们为了迎接这样的变化,需要对团队作出调整。”克里斯多夫·韦伯认为,中国医疗市场的变化体现在几个方面,一是中国药企自身在研发创新药物方面承担起越来越重要的角色,因此未来武田制药也会与中国的创新型的公司展开合作,共同研发。二是中国正在针对药物价格进行系列的政策变革,例如对进口抗癌药实施零关税、加快纳入医保的进程等。对此,武田制药欢迎并做好相关工作,来保证药品能够被纳入到医保系统中。

另外针对原研药品专利期过后的降价问题,克里斯多夫·韦伯补充道:“关于价格方面,我们认为只有合理的定价,才能有资金做研发,而过了专利期后,产品降价非常合理。产品过了专利保护期之后,我们也会将更多精力和资源投入到其他创新药物的研发中,这就形成了良性平衡。”

根据单国洪最近透露的信息,武田制药大中华区今年第一季度超额完成了目标。

阿茹汗,大健康新闻部资深记者
专注快消、健康行业报道,深度聚焦产业、公司、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