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樊磊:央行放宽非标债权限制,阻断“违约”传导

刘璐2018-07-25 14:46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网 实习记者 刘璐 资管新规意在稳增长和维护金融稳定。

7月20日,央行发布《关于进一步明确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指导意见有关事项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当天,银保监会发布《商业银行理财业务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办法》)。

国海证券宏观组组长樊磊认为,央行放宽了非标债权资产的投资限制,将会缓解近期社融增速大幅下滑和整个社会的信用收缩的局面;就短期而言,有助于经济增长和金融稳定。

《通知》主要是对4月30日发布的《资管新规》中并不明晰的一些细节进行补充,主要内容包括:允许公募基金投资非标资产;过渡期内,金融机构可以发行(不符合资管新规要求的)老产品投资新资产(主要指新的非标债权);过渡期结束后,对于由于特殊原因无法回表的非标和股权,可以“适当妥善处理”;调整 MPA 考核有关参数并支持银行发行次级债补充资本,支持非标资产回表;对于符合要求的部分开放式资管产品和现金类产品,允许使用摊余成本法和类货币市场基金的方式估值。

最为关键的是,为避免资金直接流入房地产行业,人民银行专门规定老产品投资新资产必须“优先满足国家重点领域和重大工程建设续建项目以及中小微企业融资需求”。樊磊认为,这表明对于释放的资金,央行更希望用来支持基建和广义财政扩张。

樊磊表示,这样做的好处是多方面的:对于非标债权投资限制的放松有助于缓解近期表外融资大幅萎缩拖累社融增速的局面,并且有助于打破金融机构风险偏好下行和经济下行互相加强影响金融稳定的僵局——特别是在近期开始出现违约和跑路由债市、P2P 开始向上市房地产公司传导的情况下。

“实际上,在去杠杆和防范套利方面监管并未放松。”樊磊说。

《办法》是对未成立理财子公司的银行理财业务执行《资管新规》的具体安排。在约束杠杆,防范套利,禁止非标期限错配等方面与《新规》保持一致,例如,《办法》把公募理财申购起点从 5 万降低到 1 万,并对理财产品的流动性管理及保本理财和结构性存款的准备金和拨备等做了细节上的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