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世界商谷停摆:一个800亿商贸物流园的典型困局

张雅楠2018-07-27 09:32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报 记者 张雅楠 田国宝 7月25日,雨水冲刷后的京津冀格外艳丽,从京平高速薛家庄出口出来便是河北省三河市境内,沿着七大路向南6公里,一个现代化建筑群伫立在田野中,十多米宽的大门顶端写着“世界商谷”四个红色大字。

从大门进入,道路南侧已经建成的欧洲商品交易中心及路北侧的工地内空无一人,只有四座塔吊守护着这些生锈的钢筋和褪色的混凝土框架,一米多高的杂草和褪色的展板都显示着该项目停工已久。

世界商谷全称为“世界商谷中国(燕郊)物流城(以下简称“中国(燕郊)物流城”)”,按照原计划,项目占地10平方公里,总投资达800亿元。该项目于2012年9月开工,至2017年2月份停工时,一期起步区的一号馆已经建成,三号馆也已施工8个月。

对于项目停工的具体情况及原因,开发商——胜记仓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胜记仓物流”)总裁谭喜建表示不方便接受采访,项目股东之一的天洋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洋控股”)在截稿前未给予答复。

据三河市政府一位不愿具名的人士透露,该项目的规划远远超出企业能力范围,“想法是好的,但不接地气,企业要有多少钱,才能支撑起这么大的规划?”

按照胜记仓物流的最初规划,中国(燕郊)物流城只是个开始,未来将以该项目为中心,在20多个国家和地区构建起一个横跨五大洲的全球商贸物流体系。

对于项目是否会复工及下一步计划,上述三河市政府人士表示,复工可能性较小,目前只能等待机会,“其他问题可以慢慢解决,如果模式出了问题,我个人认为基本是个死扣,解不了。”

项目停摆

中国(燕郊)物流城位于三河市齐心庄镇,距离北京市平谷界约6公里,距离燕郊约13公里。项目开发商——胜记仓物流的股东共有三个:北京天瀛投资有限公司持股49%,该公司为天洋控股全资拥有;深圳市泰诚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和胜记仓(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胜记仓集团”)合计持股51%,而这两家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均为胜记仓集团董事局主席郭泰诚。

根据规划,项目总占地10平方公里,其中一期项目规划占地面积为1平方公里,总建筑面积220万平方米。主要建设内容为国际商品贸易中心、采购中心、全球电商销售中心、欧洲商品贸易中心及办公、公寓等配套。

从大门进入项目,道路南侧是已经完工的一号馆,两栋八九层高的写字楼及商业群楼组成的庞大建筑群在围栏中,四周杂草丛生,大门紧闭,里面空无一人。

一号馆是一期工程首批启动的项目,用地69.6亩,总建筑面积12万平方米,总投资5.17亿元。开发商宣传资料显示,一号馆建成后,可实现年利税1亿元。不过,已建成的一号馆至今没有投入使用。

一号馆东侧不远处是临时办公区,胜记仓物流有限公司及三河市新兴产业园区管委会办公地分列于两侧,临时办公区是未来五号馆的规划用地。

除了已经建成的一号馆和处于停工状态的三号馆外,一期项目起步区还包括了尚在规划中的二号馆、四号馆、五号馆、六号馆及十号馆。

按照最初的计划,一期项目建成后可以为当地带来1.5万个就业岗位,年贡献利税达到18亿元;中国(燕郊)物流城项目全部建成后,将为当地带来15万个就业岗位,300亿元年利税。2017年三河市的财政收入为104.5亿元。

停工背后

进入三号馆工地现场,建筑方办公房大门紧锁,门上封条的日期为2017年2月27日,如果从这一天算起,这个号称投资800亿元的项目停工已近一年半。该项目整体由中建二局承建。

对于停工的具体原因,经济观察报多方联系项目有关股东公司,至截稿前,未收到天洋控股的回复;胜记仓物流公布的办公电话全部为空号,胜记仓物流一位高管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你还是问我们老板吧,停工原因老板不让说。”至截稿前,记者未能联系上郭泰诚本人。

随着2015年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出台,2016年5月,中央政治局会议提出通州副中心与廊坊北三县实现“产业、用地、规划三统一”,当年9月份,北京市和河北省就“三统一”达成初步共识。

上述三河市政府人士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中国(燕郊)物流城项目总体规划通过了审批,但项目“详规”还未拿到批文,“新规定出来后,详规需要北京(审)批,我们这边没有权限,所以即便想动工也动不了。”

另外,据该人士透露,由于经营理念等方面的分歧,天洋控股与胜记仓集团两家股东之间出现矛盾,胜记仓集团倾向于经营,而天洋控股方面希望以销售为主。

目前两家股东依然没有就分歧达成一致意见,“这么大的资金投入,一直停下去,肯定有撑不住的,要么最后两败俱伤。”上述三河市政府人士透露,股东之间的分歧也是项目停摆的原因之一。

据经济观察报记者不完全统计,从2013年到2016年,胜记仓物流累计通过招拍挂获取了13幅土地,合计451.94亩,累计耗资1.466亿元,另外一号馆投入为5.17亿元,处于停工状态的三号馆预计投资在5亿元左右。

模式掣肘

项目商业模式的难以为继,是中国(燕郊)物流城项目停摆的另一重要原因。这个宏伟的商业模式,最终在实践过程中被验证,单凭开发商一己之力难以实现。

自2012年项目开工以来,中国(燕郊)物流城项目连续三年被河北省政府列为重点项目。

2015年,胜记仓物流董事长信宝河在向三河市主要官员汇报工作时曾表示,国家发改委计划为该项目提供1.3亿元扶持基金。

此外,根据胜记仓物流的公开资料,在中国(燕郊)物流城项目历次规划、项目可信性等相关评审会上,国家发改委、商务部、海关总署等多个部委均参与其中。

上述三河市政府人士透露,三河市新兴产业园区管委会是专门为该项目成立,便于在项目开发、建设过程中对接三河市政府的相关职能部门。其也证实,目前三河市新兴产业园区只有中国(燕郊)物流城这一个项目。

项目受到自上而下的帮扶,最终却陷入停摆的困局,在上述三河市政府人士看来,最重要的原因,是在项目落地过程中逐步发现,现实困难远超最初预想。

例如一期项目起步区主要为欧洲商贸中心,“要批发希腊食品,前期需要在希腊集中采购,然后再运过来,这就需要在希腊建立集中采购平台。要批发美国的食品,还要到美国建仓,全球这么多国家和地区,一个企业要有大财力才能完成?”上述三河市政府人士表示。

即便胜记仓物流有相应的财力支持,但国际贸易牵涉方面甚广,“比如现在中美贸易战,美国产品进来会不会受到影响?再比如,进口过来的产品会不会对国内相应产业形成冲击?这些东西都不是一个企业能够决定的。”上述三河市政府人士表示。

另外,抛开运输成本、运输周期等因素,各国对食品行业不同的检疫和准入标准也是一个较为重要的因素。

“建立全球商贸物流体系,这是一个国家才能干成的事,一个企业很难做成。”上述三河市政府人士说道。

对于如何扭转局面,各方目前为止并没有一个明确计划。“现在企业不急,即便干不成,土地也升值了,最后套现也不赔钱。”上述三河市政府人士表示,由于土地已经完成出让,目前政府并不能完全介入解决,“原来政府确实很着急,现在不急了,着急也解决不了问题。”

七年始末

现年58岁的胜记仓集团掌门人郭泰诚出身于广东揭阳,早在上世纪70年代开始在香港从事物流行业,国内改革开放后,其物流业务逐步扩展到深圳等大陆地区。其与河北省的接触最早可追溯到2010年。

2010年11月1日,河北省政府接待加拿大外商访华团,郭泰诚是访华团成员之一,初步与河北省政府达成投资承诺。2011年5月份,在廊坊国际经贸洽谈会上,双方正式签署投资框架协议。

为了配合项目开发和落地,2011年3月,三河市专门成立新兴产业园区,并设立管委会为项目服务。同年,胜记仓物流有限公司在三河市正式成立。

2012年9月25日,世界商谷中国(燕郊)物流城项目正式奠基动工。

2013年5月份,胜记仓物流与三河市政府就中国(燕郊)物流城项目举办项目签约仪式;同年7月份项目发展规划课题终审通过;同年9月份,商务部外贸局质量服务平台信用中心等三家单位在中国(燕郊)物流城挂牌。

最初,该项目由胜记仓集团独家开发,自2013年下半年起,项目陆续开始获取土地。但由于胜记仓集团本身缺乏开发房地产开发经验,项目进行得并不顺利。2014年3月份,天洋控股作为合作伙伴参与项目,持有49%股份。

按照胜记仓集团的最初设想,根据国家“一带一路”政策,胜记仓集团试图构建起一个以世界商谷中国(燕郊)物流城为母仓、跨越五大洲的全球商贸物流体系,涉及世界20多个国家和地区。

在母仓——中国(燕郊)物流城建成后,胜记仓集团计划在全国各地建立商贸物流分仓,比如在贵州建立西南商谷,在河北建立华北商谷等。同时在上游建立商贸集中采购平台,比如在希腊建立中东欧商谷,在澳大利亚建立澳洲商谷等。

不过随着2017年2月份项目正式停工,郭泰诚的商贸物流王国已经停摆。7月22日经济观察报记者在现场发现,中建二局的施工人员已经完全撤走,记者尝试联系中建二局的项目经理连宝,其电话已经停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