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本充足率连年下降 A股上市农商行齐发可转债“补血”

黄蕾2018-07-28 09:52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报 记者 黄蕾 7月23日,证监会发审委2018年第105次会议审核结果公告显示,江苏张家港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张家港行”,002839.SZ)25亿可转债发行申请获通过。

这意味着,5家A股上市农商行均已经或准备发行可转债。此外,城商行、股份制银行也纷纷加入可转债发行队列。在这背后,随着资管新规逐步落地,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过渡期在今年年底到限,表外资产有回归表内压力,银行的资本面临不小的考验。

农商行齐发可转债

此次张家港行可转债发行要追溯到2017年8月,彼时,该行披露了募资总额为30亿元的可转债发行计划,募集资金将用于支持未来业务发展,在可转债转股后按照相关监管要求用于补充该行核心一级资本。不过,今年7月初,张家港行董事会决议称,综合考虑未来发展、各项业务规划等,经审慎考虑,拟调减募集资金总额为不超过人民币25亿元(含25亿元),原方案中其他条款不作改变。

在这笔融资背后,张家港行资本充足率呈现逐年下降趋势。财报显示,2015年至2017年,该行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3.92%、12.26%、11.82%,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5.07%、13.42%、12.93%。值得一提的是,张家港行今年第一季度报告显示,截至3月末,该行上述两项指标出现环比小幅回升,其中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2.44%,资本充足率为13.61%,高于7.5%和10.5%的监管标准。

张家港行公开发行A股可转债可行性报告显示,该行组建投资银行部、处置不良资产、推进小贷中心事业部改革等业务发展,在促进公司业务快速发展和盈利水平持续提升的同时,消耗了公司的资本金。此外,近年来(原)中国银监会陆续出台了一系列针对商业银行理财及同业业务的管理规范,对银行业务经营提出了新的要求,进一步加大了公司发展业务的资本潜在压力。由此,张家港行寻求发行可转债来补充资本。

截至目前,包括常熟银行(601128.SH),无锡银行(600908.SH)、江阴银行(002807.SZ),吴江银行(603323.SH)等5家A股上市农商行可转债发行全部过会,合计可转债发行130亿元,其中吴江银行和张家港行的可转债尚未完成发行。

查看另外四家农商行相关融资公告发现,其募集资金用途表述为“支持未来业务发展,在可转债转股后按照相关监管要求用于补充本行核心一级资本”。

招商证券分析师谢亚轩认为,2017年以来银行发行可转债募集资金的主要用途均为支持本行业务发展、在转股后补充本行核心一级资本,可见银行在MPA资本充足率考核框架下,面临强烈的再融资需求。

翻看上市农商行年报可以发现,多家农商行存在核心一级资本率和资本充足率下滑趋势。如2015年至2017年,吴江银行核心一级资本 充 足 率 为 12.46%、12.28%、12.06%,资本充足率为13.60%、13.42%、13.21%;出现同样情况的还是无锡银行,该行在2015年~2017年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0.69%、10.28%、9.93%,资本充足率为13.59%、12.65%、14.12%。同期,常熟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0.89%、10.46%、9.42%,资本充足率为12.03%,12.75%,12.51%。

目前常熟银行、江阴银行、无锡银行三家农商行的可转债“常熟转债”(30亿)、“江银转债”(20亿)、“无锡转债”(30亿)分别于2018年2月和3月上市,从转债发行前后的资本充足率数据可以看出,银行转债在发行之后,资本充足率大都有所提升。其中无锡银行资本充足率从14.12%提升到16.58%,江阴银行资本充足率从14.14%提升到15.11%,常熟银行资本充足率从12.97%(合并口径)提升到15.65%(合并口径)。

值得注意的是,随着大盘的下跌,农商行转债上市首日就接连遭遇破发。2月14日上市的江银转债,开盘价为98.99元,上市当天报收97.76元;3月14日上市的无锡转债,开盘价为99.88元,上市当天报收97.43元。

中小银行资本承压

在金融监管趋严、MPA考核要求以及银行资本管理办法过渡期大限将至下,部分中小银行尤其是城商行和农商行面临着较大的资本补充压力。

张家港在回复证监会关于公开发行可转债申请文件反馈意见时表示,在保持资本充足率不低于12.6%且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不低于9.5%的前提下,2020年本行资本缺口将超过25亿元,2022年本行资本缺口将超过47亿元。

目前国内银行资本考核主要有2013年1月1日实行的《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试行)》的资本充足率监管要求和央行的宏观审慎评估体系(MPA)。根据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安排的六年过渡期要求,2018年末系统性重要银行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不得低于11.5%、9.5%和8.5%,其他银行在这个基础上分别少一个百分点,即10.5%、8.5%和7.5%。

7月11日发布的《中国银行业发展报告(2018)》指出,上市银行资本管理普遍存在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持续下降、资本结构欠合理和资本补充模式较为单一等问题。

从五家上市农商行近年来的资本充足率可以看出,资本充足率的确存在不同程度的下降。

海通证券宏观研究团队认为,从银行总体情况来看,目前资本充足率的平均水平显著高于监管要求,压力不大,但从结构来看,部分中小行存在达标压力。对于部分中小行来说,目前所面临的最大问题,是一级资本的缺乏,考核压力最大的是一级资本充足率指标。

兴业研究分析师郭益忻认为,可转债属于混合资本工具,商业银行发行可转债的初衷在于通过促使投资者转股以补充核心一级资本。从补充的资本质量来看,转债无疑要高于优先股和二级资本债。未转股之前,银行需要支付的可转债利息也明显低于其他资本工具。

记者发现,自2017年起,银行可转债发行提速明显,其中农商行更是成为主力军。

同时,相关政策的出台,也在一定程度上对银行发行可转债有激励作用。

去年9月8日为解决可转债和可交换债发行过程中产生的较大规模资金冻结问题,证监会对可转债、可交换债发行方式进行了调整,将现行的资金申购改为信用申购,并经公开征求意见相应修订了《证券发行与承销管理办法》部分条款。

今年3月,央行、银监会等五部委联合发布的《关于进一步支持商业银行资本工具创新的意见》提出,拓宽资本工具发行渠道,增加资本工具种类,总结商业银行发行优先股、减记型二级资本债券的实践经验,推动修改有关法律法规,研究完善配套规则,为商业银行发行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转股型二级资本债券、含定期转股条款资本债券和总损失吸收能力债务工具等资本工具创造有利条件。

除农商行外,城商行、股份制银行也纷纷加入可转债发行队列。据了解,目前交通银行(601328.SH,600亿)、平安银行(000001.SZ,260亿)、江苏银行(600919.SH,200亿)、中信银行(601998.SH,400亿)、浦发银行(600000.SH,500亿)已公布了可转债发行预案,并获得股东大会通过。

经济观察报 金融市场部记者
主要关注银行、上市公司、证券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