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一周两个重磅会议,中国经济在关键时刻等来了什么?

李晓丹2018-08-01 21:35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网 记者 李晓丹 实习记者 刘璐 程靓 中国经济关键之时,终于等来了明确信号。

7月3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分析研究当前经济形势,部署下半年经济工作。这次会议明确要求要把握好去杠杆的力度和节奏、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财政政策发挥更大作用、加大基础设施领域补短板力度,更将坚决遏制房价上涨和加快建立长效机制放在了显著位置。

就在此前一周,国务院常务会议也传递了极为相似的信号,要更好发挥财政金融政策作用,支持扩内需调结构促进实体经济发展,应对好外部环境不确定性,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

一周之内的这两次重磅会议,很可能会成为中国宏观调控进程中不可忽略的重要转折——不仅仅使得流动性和市场预期获得稳定,更是对金融去杠杆和如何处置复杂的债务问题的一次务实审视。

经济观察网将10位金融机构首席对本次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的解读做了梳理,他们的解读会告诉你,中国经济正在经历什么,宏观政策将要如何变化:

国金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边泉水:政策的选择不是“大水漫灌”,不是全面转向,也不是不再去杠杆。

中银国际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朱启兵:当前的政策调整,更应视为在经济增长下行风险上升背景下,为保持经济平稳运行而进行的相机抉择,而非政策方向的转变。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首席宏观分析师唐建伟:政策对基建投资只是托底,防止出现“烂尾”工程,而非全面刺激。

联讯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李奇霖:政策只是微调,远非转向。

如是金融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管清友:现在放水不会有效刺激实体,会导致挤泡沫、去杠杆的努力付诸东流。

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在外部环境的变化面前,既要保持经济平稳健康发展,也要坚定去杠杆与深化供给侧改革。

莫尼塔研究首席经济学家钟正生:房地产投资继续充当固定资产投资中的稳定性力量。

华创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张瑜:与一季度政治局会议一脉相承,长期保持政策定力+短期政策灵活应变的搭配。

平安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张明:当前的宏观政策调整目的在于缓解外部负面冲击与去杠杆压力共振可能引发的经济明显减速与风险过快释放。

海通证券宏观分析师姜超:只要首套房不收而对二套以上存量住房征收增量房产税,就可以保护刚需、打击地产投机。

稳金融——“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

会议在部署下半年工作中,首先提到“要保持经济社会大局稳定”,这体现了重点工作的变化,相比调结构,更加突出稳增长。在具体工作部署中,第一条用了六个“稳”字,提出“要做好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工作”,下半年“稳”字将成为主旋律。

边泉水:“货币、财政、监管边际松,坚定去杠杆。”

货币边际趋松一方面是为了对冲PPI下行导致的实际利率上行,另一方面也对冲外部环境变化;财政投放更加注重“扩大内需”和“结构调整”;监管上要把“防范化解金融风险”和“服务实体经济”更好结合,一方面“坚定去杠杆”(大方向不变),另一方面“把握好力度和节奏”(阶段性放缓)。

张瑜:“政策定调‘稳’字仍存。”

结构性去杠杆的基调依然不改,但力度、节奏或更为缓和,强调政策协调,金融委人事已定后续会在金融体系跨部门的政策协调中有所作为。稳定就业更为突出,贸易战冲击下,稳定就业工作将变得更为重要。

朱启兵:“经济平稳发展是首要任务,去杠杆方向不变。”

“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明确了维持经济平稳的首要任务。“把防范化解金融风险和服务实体经济更好结合起来,坚定做好去杠杆工作,把握好力度和节奏,协调好各项政策出台时机”明确了去杠杆大方向依然不变,只是节奏和力度边际调整。

唐建伟:“政策重心是保持经济和社会稳定。”

“稳中有变”和“外部环境发生明显变化”主要指中美贸易冲突的持续升级,这是中国经济未来面临的“新问题和新挑战”,也是最大外部不确定性。下半年各项政策重点是保持经济和社会的稳定。首次提出的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也正好体现了未来宏观政策的重心是求稳。

李奇霖:“高度重视稳就业和稳经济。”

六“稳”核心是稳就业和稳经济。稳金融处于第二位,因去年以来针对金融整体是高压监管的,今年金融数据大幅收缩,并在二季度向实体经济形成负反馈。稳投资位于倒数第二,意味着难以看到大规模的基建投资出台,基建投资增速个位是常态。

管清友:“值得注意‘稳中有变’新提法。”

对经济形势的描述是“稳中有变”,打破了过去两年不变的“稳中向好”、“总体稳定”,因为过去两年的经济复苏周期结束了,二季度实际增速从6.8%掉到6.7%,名义增速跌幅更大,从10.2%掉到9.8%。因国内的“新问题和新挑战”(比如P2P爆雷、疫苗事件等)和“外部环境发生明显变化”(中美贸易战),压力和上个季度相比大了很多。

鲁政委:“货币政策保持稳健中性,对外开放稳就业。”

把好货币供给总闸门,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并不意味着货币政策转向全面宽松,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基调并没有发生改变。以更为开放的姿态扩大国际经贸合作,通过保护外资企业来促进出口与外商对华投资平稳,通过扩大进口促进对外经贸关系,对外开放促进稳就业。

姜超:“去杠杆不变,稳就业突出,未来会有更多就业机会。”

坚持去杠杆是长期负责任的政策取向。稳就业和稳增长存在着巨大的差异,稳定就业放在更加突出位置,确保工资、教育、社保等基本民生支出。目前,经济结构的变化意味着就业结构的变化,刺激工业投资其实未必能增加就业,而即便工业投资下滑,只要能通过减税降费、放松管制发展消费和服务业,其实反而会带来更多的就业机会。

钟正生:“政策转向基调不变,经济增速损耗不可避免。”

信用紧缩需要解决的根源在于:一、中小企业的信用资质。二、银行的资本充足率。三、整体金融业态的重塑。随着宏观政策转向积极,下半年经济失速风险有所下降,但严监管、去杠杆、促改革的基调并不会发生变化,这一过程对经济增速的损耗也仍然不可避免。

控地产:“下决心解决好房地产市场问题,坚决遏制房价上涨”

政治局会议要求,下决心解决好房地产市场问题,坚持因城施策,促进供求平衡,合理引导预期,整治市场秩序,坚决遏制房价上涨。加快建立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长效机制。当前正处于向长效机制完善落地的过渡关键期,更需严格把握“房住不炒”原则,坚持“因城施策”的精准调控手段,营造有序健康的房地产市场,为长效机制创造良好的市场环境。

唐建伟:“房地产市场调控政策不会放松。”

会议之所以要提出“坚决遏制房价上涨”具体的政策,原因是双方面的:一是为了坚持因城施策,促进供求平衡,合理引导预期,整治市场秩序;二是为了加快建立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长效机制。因此唐建伟判断,房地产市场需求调控政策不会放松,部分供求紧张的城市将加快供地节奏,房地产税的立法进程也会加快。

边泉水:“资金难以进入房地产领域。”

中共中央政治局首次明确表态“坚决遏制房价上涨”,表明地产政策将会更加严厉,政府会严防资金进入房地产投机领域,防止资金涌入助长投机气氛。

张瑜:“地产调控不会走回头路。”

从“遏制过快上涨”到“坚定遏制房价上涨”,政治局表态更为坚决,这意味着中共中央政治局要整治市场秩序,震慑一些扰乱市场秩序的低质量过快周转建设的行为;同时,这也是对于预判松房子托经济之声的一种坚定回绝,预示着有效的房地产长效机制将更快落地。

朱启兵:“房地产对经济的带动作用正在减弱。”

在房地场调控不会松动、遏制房价上涨的政策方向不会改变的背景下,虽然2018年以来房地产增速仍旧较高,但是资金对房地产的约束会更加明显,未来房地产投资增速会缓慢下行,房地产对经济的带动作用正在减弱。

李奇霖:“地产投资会逐步回落。”

此次会议对于房地产继续收紧的明确信号,有助于缓解公众的压力。未来,针对开发商的融资监管不会放松,地产投资也将逐步回落。尤其是对地方政府来说,遏制房价上涨,意味着土地的抵押价值降低,地方政府要逐步摆脱对土地财政模式的依赖。同时,李奇霖向一些心怀侥幸的开发商发出警告:“房地产问题是防风险和去杠杆的重要环节,不要挑战中央的底线。”

管清友:“‘930’不会再有。”

过去一个季度,货币宽松的预期开始让很多人憧憬地产调控的放松,此次中央的表态将这个“憧憬”戳破了,像2014年定向降准之后迎来的“930地产刺激新政”,这次不会再有。

张明:“房地产调控继续加码。”

会议强调的“坚决遏制房价上涨”,明显是针对一二线城市而言的。会议强调“加快建立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长效机制”,结合一二线城市目前库存严重不足的现状来看,表明未来将会显著增加房地产供给,并且房地产税出台时间将早于市场预期。而在深圳发布楼市调控新政,暂停企事业单位社会组织等法人单位在本市购买商品住房、打击离婚买房等内容也与政治局会议要求的方向相符。

鲁政委:“调控楼市稳预期。”

今年会议提出的“坚决遏制房价上涨”比去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的“遏制热点城市房价过快上涨”的房价目标更为严厉,所以用放松房地产调控的办法来对冲经济下行压力的可能性不大。针对如何解决房地产市场问题,鲁政委解释:一是未来土地和住房供应将更紧密地与人口流动挂钩,以改善热点城市的房地产供求关系;二是通过强化预期引导遏制投机性需求;三是整顿包括捂盘等在内的房地产乱象;四是通过发展租赁市场、加快研究推出房产税使房地产市场得以平稳健康发展。

姜超:“遏制房价上涨,建立长效机制。”

此次中央强硬表态,表明下半年楼市调控不会放松,棚改货币化安置等推动房价上涨的措施会逐步收缩。姜超表示,会议提出加快建立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长效机制,但真正的长效机制在于房产税。姜超借助韩国等的经验建议,只要首套房不收而对二套以上存量住房征收增量房产税,就可以保护刚需、打击地产投机。

钟正生:“房地产投资的力度不会降低。”

下半年房地产有望继续充当固定资产投资中的稳定性力量,原因有三:其一,土地资源充足;其二,房地产销售有热度再起之势;其三,大型房企资金来源仍有支撑。

宏观定调:“保持经济社会大局稳定,深入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打好“三大攻坚战”,加快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

下半年经济增长下行压力加大,积极财政政策将发力。政治局会议不仅表明积极财政政策要在扩大内需和结构调整上发挥更大作用,也表明基建投资增速下半年有望显著反弹,基建要加大补短板的力度。此外,会议将货币政策从稳健中性,调整为稳健,同时再次提出要把好货币政策总闸门,反映了下半年实体经济流动性存在改善的可能。

姜超:“要恢复对中国市场的信心。”

过去几年,国有企业利润远好于民营企业。姜超建议,应尽快推出一批管用见效的重大改革举措,尽快落实扩大开放、大幅放宽市场准入的重大举措,恢复对中国市场的信心。另外,会议明确表示要把稳定就业放在更加突出位置,姜超认为,稳就业和稳增长存在着巨大的差异,稳增长意味着把经济增速放在首位,但从就业出发,未必需要刺激工业投资,而通过减税降费、放松管制发展消费和服务业,可以带来更多的就业机会。

鲁政委:“保持经济平稳发展的同时坚定去杠杆与深化供给侧改革。”

每年7月的政治局会议是下半年经济政策的重要风向标,这次会议传递出了中央在外部环境的变化面前,既要保持经济平稳健康发展,也要坚定去杠杆与深化供给侧改革的信号。

张明:“当前宏观政策只是边际调整。”

宏观政策方向不会发生根本性转变,而当前的宏观政策调整不过是在“当前经济运行稳中有变,外部环境发生明显变化”前提下的边际调整,目的在于缓解外部负面冲击与去杠杆压力共振可能引发的经济明显减速与风险过快释放而已。

管清友:“改革开放重心在开放。”

改革开放方面重心转向开放,改革提的不多,但开放力度更大、更具体。管清友表示,会议对于如何开放有两点具体措施:其一,大幅放开市场准入,类似上半年金融业开放的政策会继续推进;其二,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在今年11月5-10号举办,规格会比较高,不仅是主场外交、主动开放的窗口,关键是向外展示一下进口的“肌肉”。

李奇霖:“下半年财政政策空间更大。”

此次会议中,积极的财政政策没有变化,但是政策目标从一季度的“加快调整结构与持续扩大内需”,变成“扩大内需和结构调整”,扩内需的重要性置于调结构之上了。货币政策删掉中性,增加了“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李奇霖认为下半年财政政策的空间更大一些,而货币政策集中在落实。此外,高度重视稳就业和稳经济与落实对外开放也是不能忽视的。

唐建伟:“未来宏观政策的重心是求稳。”

下半年各项政策关键是保持经济和社会的稳定,稳定的关键是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而稳投资的关键是基建投资,但政策对基建投资只是托底,防止出现“烂尾”工程,而非全面刺激。预计下半年政策主要从两个方面稳基础设施投资:一是加快地方政策专项债券的发行。二是稳定融资平台贷款来源。

朱启兵:“当前的政策调整是保持经济平稳运行而进行的相机抉择。”

明确了去杠杆的大方向依然不变,只是在政策力度、节奏以及监管协调方面有所调整。朱启兵表示,无论是资管新规和理财业务监督管理办法,打破刚兑、期限匹配、全穿透、杠杆限制、投向限制等基本原则均未变化,只是从此前的“宽货币、紧信用”已经调整为“宽货币、稳信用”。朱启兵判断,当前的政策调整,是在经济增长下行风险上升背景下,为保持经济平稳运行而进行的相机抉择,而不是政策方向的转变。

张瑜:“此次会议是多维度的政策纠偏。”

三大攻坚战总基调不变,去杠杆方向明确坚定,而且为了应对内外经济双变的宏观形势,进行的是多维度的政策纠偏,部署更加清晰化,要求更为精细化。

边泉水:“A股是否见底难判断,利率债收益率向下仍有空间。”

下半年,货币降准,信贷额度增加,财政支出加大,资管新规执行偏松,地产调控更严。定调政策组合边际趋松,短期风险偏好回稳,但中期底部仍取决于政策实施力度和外部环境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