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评论 | 许小年退休之问

文钊2018-08-04 14:19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报 文钊/文  中欧国际工商学院教授许小年退休了,这个消息在他的学生中引发不小的议论。一些学生遗憾今后就不能再听到他的课程了,还有学生四处找他课程的课堂笔记。

这些年来,许小年在中欧教授宏观经济学,尽管他一直声称,中欧不应该开这门课,因为没有什么用——当选修课了解一下是可以的。可是他主讲的这门课仍然是最受欢迎的课程之一。

据悉,许小年已经到了退休年龄,所以办理了退休手续。即使如此,还想提出一个问题,类似许小年这样的教授能否晚退休,至少不是到点就要退休?

一个大学,无论是商学院还是普通的文科或者理工科大学,可能都会遇到类似的情形。从教授的角度看,即使已到退休年龄,体力精力仍然充沛,也有继续参与教学和科研的能力;站在学生的立场,即使出于一种朴素的想法,也希望有机会和教授有更多的交流,能够近距离地聆听大师系统的学术思想。当然前提是,教授本人也有这样的意愿,因为很多教授也会有自己的人生规划和选择。对他们中的很多人来说,课堂只是漫长人生旅程的一站。退休反而意味着新的体验和开始。

对大学来说,这道选择题不难解答。所谓大学者,有大师之谓也。一个大学的学术传统和积淀,多半源自于这种生生不息的代际传承。而那些大师则成为一所大学声名的最有说服力的代言人。

人们对一所大学的评价,很大程度上考察的是它拥有怎样一批教授。中欧只有20来岁,以我不多的见识,最受敬仰的教授应该是吴敬琏,他被称为中国经济的良心,市场经济的坚定推动者,即使今年已经88岁了,仍然以极大的勇气和责任感投入思想和经济政策层面的讨论,不回避任何问题。

许小年也是市场经济的信仰者,他的锋利和深度为他赢得了众多的拥趸,当然也因此有人不喜欢他。在课堂上,他与那些作为学生的企业老板和管理者、政府官员辩论,有些时候作为他论辩对手的学生词锋激烈,他也绝不退让。但所有的学生都受益于这种“交锋”。这种观念的碰撞对于学生们更清楚地认知中国经济,认知政府、企业和社会各自扮演的角色大有裨益。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在商学院,吴敬琏和许小年都不是管理、营销和战略等领域的知名教授。吴敬琏讲授中国经济改革专题,许小年的课程是宏观经济学。他们更像是布道者。

对今天的中国来说,这样的思想者也许更珍贵。我们需要相信市场经济和法治的创业创新者,我们希望在他们身上看到市场配置资源的胜利,而不是相反。不管是否同意他们的观点,在面对真实世界经济的时候,那些曾经聆听过他们的人,多半会想起曾经有过的讨论。这些昨天的、今天的、明天的学生,对这些问题抱持怎样的理解,对我们拥有怎样的未来有不可忽视的影响。

我不知道许小年教授内心有怎样的考量,我尊重他的选择,相信以他的睿智,他可以享受的退休生活会同样精彩。不过始终觉得,也许可以有一种机制,让那些学生尊崇的教授和他们的学生有机会更长时间在一起——商学院在类似制度设计上应该有更好的解决方案。

比如,像吴敬琏和许小年这样的教授,是否可以参照很多大学已有尝试的终身教授制度,为他们的学术研究和教学提供可持续的良好环境,相信这对提升学校的学术底蕴和积淀有很大帮助,学生们也将因此受益。

如果教授们身体条件和时间精力允许,仍乐于参与一线教学,即使不能像过往那样系统地讲授一门课程,多一些传道受业解惑的机会,对学生来说也是难得而重要的精神滋养。这不单单是中欧这样一所商学院会遇到的命题。更何况,对于今天的中国社会来说,我们从来都缺那种真正的大写的学者,当他们还在我们身边的时候,我们应该大声地说,请留下。

(作者系媒体人)

经济观察报执行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