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观察家 | 寻找活路的安倍政府

近藤大介2018-08-04 16:51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报 近藤大介/文 7月22日,日本国会落下帷幕。

7月上旬,当本届国会进入“终盘”阶段时,西日本地区发生了暴雨灾害。截至7月20日,暴雨已造成225人死亡、13人下落不明。由于住所被冲毁等原因而被迫紧急避难的灾民人数已攀升至4484人。就灾情而言,这场暴雨已经成为了21世纪以来,日本遭受的最为严重的自然灾害。

7月6日,也就是暴雨侵袭西日本地区的第二天,我去大阪(西日本地区中心城市)出差。到达新大阪站的时候,我发现这个大阪新干线的“门户车站”早已人山人海——由于自该站向西的新干线列车全部停发,大量旅客滞留在了站内。

这些旅客,或是执着地等待那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发车的列车,或是排长队改签其他时间或方向的车票,而更多的人则是彷徨不知所措。车站内,怒吼与哀鸣之声交相呼应,争吵之声更是此起彼伏。由此看来,大和民族还真是一个危机应对能力有点欠的民族。

相比之下,站内的外国游客显得十分的沉着冷静。在他们看来,窗外的暴风骤雨无异于给他们的海外之旅又增加了一个免费体验项目。所以,他们会饶有兴致地在站内四处拍照留念,尽情享受时光。我想,可能是因为目前全球很多国家,尤其是发展中国家,经常发生各种形式的灾害或意外事件,所以大家才会如此淡定吧。

这场西日本暴雨还让很多出人意料的问题浮出了水面。比如伴随着少子高龄化的日趋严重,很多地方城市的人口稀疏化状况已经达到了无可挽回的程度;重灾区之一的日本冈山县仓敷市真备町,由于周边的小田川、高粱川、高马川、真谷川、末政川等河流上的堤坝相继决口,整座城市已经化为了洪水地狱。

基于1997年施行的“改正河川法”,上述大部分河流都被纳入到了“河流治理计划”之中。被纳入这个计划,就相当于向世人发出警告:一旦出现强降雨,这些河流所流经的区域就会出现严重的灾情。所以,务必及早修补堤坝。

既然早有警告,为什么修补堤坝的工作会被搁置长达21年之久呢?对此,我的一位大学同学、有着多年地方工作经验的中央官厅官员叹息连连:

“这就是所谓的‘10人桥理论’——一座每天只有10个人经过的桥,有必要修吗?

截至今年6月,日本的国债高达10534676亿日元(约合人民币64万亿),相当于日本GDP的两倍以上。放眼全球,日本根本找不到境况相同的“难兄难弟”。所以,哪怕用‘破败之国’四个字来称呼现在的日本也不为过。事实上,在日本全国47个都道府县中,除了首都东京,其他46个道府县全部背负着赤字,只能依靠国库调拨的‘地方交付金’勉强度日。

日本的公共基础设施大多建于半个世纪之前。时至今日,早就应该进行大规模的修缮。但是,由于少子高龄化引发的人口稀疏化日趋严重,很多地方政府的税收收入直线下滑,以致根本无力承担修缮费用。”

他的一席话让我瞠目结舌。稍加停顿,他又接着说道:“在不久的将来,类似真备町的悲剧一定会接二连三的上演。这是因为和真备町情况相似的地方,在日本国内还有很多很多。”

这次的暴雨灾害发生后,日本财务大臣麻生太郎公开表示:将拨款4200亿日元(约合人民币255亿元)支援灾区抗灾重建。但是,如果今后类似的灾害频繁发生,政府的救灾款无异于“杯水车薪”。

说到日本的自然灾害,我们当然不能不提“地震”。

6月26日,日本政府发布了一条恐怖的“预言”。这条预言的正式名称是《全国地震预测地图2018年版》,书中预测了日本会在不久的将来,遭受哪些地震的侵袭。

日本靠近太平洋一侧,尤其是“东京-名古屋-大阪-四国”一线,每隔100至150年左右,就会因为“南海海沟”的地震而发生超级大地震。之前的三次大地震分别发生在公元1605年、1707年以及1854年,每次都造成了大规模的伤亡。但是,在自1854年之后的164年时间里,日本并没有发生类似规模的地震。也就是说,下一场超级大地震随时可能发生。

根据《全国地震预测地图2018年版》的预测,在未来的30年内,日本各地遭遇超级大地震的概率分别为:千叶85%,东京48%,横滨82%,静冈70%,大阪56%。地震造成的最大死亡人数预计将达到32万人。

千叶和横滨的概率如此之高,位于两地之间的东京的概率竟然低于50%,这个预测结果难免有自欺欺人之嫌,但这并没有对该书作出的“预言”产生任何影响——在不久的将来,日本发生超级大地震的概率非常高,而且地震的强度足以摧毁整个日本!而更让人感到无奈的是,我们无法阻止地震的发生,只能在防灾方面尽可能地多做准备。

除了自然灾害,“2020年问题”也让日本人感到十分头痛。

2020年,夏季奥运会将在东京拉开帷幕。但过去40年的统计数据显示,夏季奥运会的主办国,基本上都会在奥运会闭幕后第二年遭遇经济衰退。其中,只有1980年莫斯科奥运会的主办国俄罗斯,以及1996年亚特拉大奥运会的主办国美国不在其列。1964年,日本在东京奥运会的助力下,国民生产总值较上一年增长了11.2%。但在第二年,由于证券市场“由热转凉”,日本当年的国民生产总值增长率较上一年下滑到5.7%。

按照常理,面对如此黯淡无光的未来,日本政府必须要有所作为。然而,让人大跌眼镜的是,安倍内阁的“作为”竟然是“大兴土木建赌场”。

7月20日,安倍内阁国会即将闭幕之际,不顾在野党的强烈反对,通过了“赌场法案”。根据该法案,日本将于2025年之前在本土兴建3家大型赌场。而这3家赌场的最具潜力候选地分别是:北海道、横滨、名古屋、大阪、长崎以及冲绳。据说,为了避免民众沉迷赌博,这几家赌场将会设置“每周仅限3次、每月仅限10次”的入场限制。同时,还将向在日本居住的入场者收取每人6000日元(约合人民币370元)的入场费。

不言而喻,安倍内阁迫切地希望中国游客都来日本豪赌一番。但在我看来,这是一个时代性错误。

赌场,发源于18世纪路易十五世统治下的法国。到了20世纪,赌博文化可谓盛及全球。但是,进入21世纪之后,亚洲的年轻人开始沉迷手机游戏,终日难以自拔。对于去赌场千金一掷之类的事情,他们完全不屑一顾。

对于这个“只能依靠赌博之类的夕阳产业找活路”的日本政府,日本人感到了深深的不安,唯有首相安倍晋三在自信满满地臆想着:9月份赢得自民党总裁大选,然后再连任首相三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