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打造中文版蓝思分级阅读 考拉阅读还靠哪些干货打动投资人?

郑淯心2018-08-13 19:03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网 记者 郑淯心 实习记者 可杨 8月10日,中文少儿分级阅读平台考拉阅读宣布完成2000万美元B轮融资,由GGV纪源资本和XVC共同领投,8月13日记者专访考拉阅读创始人赵梓淳,其对记者称此次融资金额将主要用于考拉阅读系统的优化、优质阅读内容的生产聚合及加速市场扩张。

考拉阅读是北京享阅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于2016年成立的中文少儿分级阅读平台,公司成立两年,已经完成种子轮、天使轮、A轮和B轮融资。记者根据公开资料统计,共计融资两亿多人民币,投资机构包括真格基金、清科辰光教育专项基金、启明创投、GGV纪源资本等。

分级阅读在欧美国家较普及,已覆盖美国90%的学校,主要是根据文本难度,选择适合少儿阅读的材料,有古代因材施教的原理。以Lexile分级(蓝思分级)和GE分级为代表的英文分级阅读标准已推行40年,也催生了很多分级阅读教育产品公司,例如NEWSELA、LightSail等。

而在中国,语文阅读教育目前尚处于诸如所谓的“小学生必读的xx本书”等由专家根据经验和基础的判断能力选出推荐书目的传统阶段,不具备科学性。中国迟迟未能形成科学的语文阅读分级制度。究其原因,考拉阅读创始人赵梓淳曾在采访中表示:中文的基础组成常用汉字比英文的字母更复杂,对中文的文本难度进行评定需要更丰富的语料库。此外,中文的句法结构和断字分词要比英文更难,加大了研究程度。

基于这一背景,考拉阅读利用人工智能技术打造了一套底层阅读测评系统,从底层角度来推进K12教育与人工智能的结合。

以蓝思分级为基础理念,考拉阅读在中文领域,从字、词、句、段、篇五个角度,数十个维度进行分析,利用深度学习不断填充语料库,做成底层测评系统,每位学生经过测试之后可以量化自己的阅读能力,如小学3-4年级平均阅读能力为400-700ER(分级范围在200-1300ER),从而使用“考拉阅读”App进行阅读能力训练。另一方面,考拉阅读利用学生数据完善体系,为不同阅读水平的学生推荐个性化的阅读内容。基于享阅中文分级系统(ER Framework),考拉阅读主要为K12提供自适应的分级阅读解决方案,分为学生端、家长端、教师端和校长端。

具体来说,学生可以根据考拉阅读基于学生阅读水平进行的智能推荐以及系统生成的个性化书单来进行阅读训练、通过考拉阅读完成阅读任务,保证每日阅读量。同时,可以在平台分享自己的阅读笔记、查看自己的阅读排名。

家长可以绑定孩子的考拉账号,监督孩子的阅读状况,了解孩子的阅读详情。同时家长也可以通过平台与教师进行联系,通过家长监督、家校沟通来为孩子创建全方位的阅读环境。

教师可以通过教师端发布阅读任务,引导学生进行科学合理的阅读,同时可以通过考拉阅读来监测学生的阅读情况、获得全班的阅读数据,根据学生的个人阅读报告和班级阅读报告来对学生进行针对性辅导。校长端则可以监测和了解全校的阅读状况、调整阅读进度。

截至2017年11月,考拉阅读已经联合教育部基础教育质量监测中心和国家语委汉语智能教育中心对一到四线的三十余万中国学生开展了阅读能力信息采集,打造了最大的中国学生的阅读能力的量表和常模,可对每名学生的阅读能力进行测试,从200ER-1300ER进行量化表达。

据悉,考拉阅读现有70余名员工,核心成员均来自哥伦比亚大学、纽约大学、斯坦福大学、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百度、微软、IBM等国内外知名公司与高校。创始人赵梓淳曾先后就读于美国芝加哥大学金融数学专业和哥伦比亚大学运筹学专业,先后任职于美国高盛和奥本海默基金;CTO任易是北京大学数据挖掘方向的博士,曾在IBM中国研发中心Waston for Life Service和微软亚洲研究院工作;首席数据科学家Jake Zhao博士曾在Facebook从事研究工作;CPO苏隽琪则毕业于斯坦福大学,曾经是美国Google 总部search infrastructure team的产品经理;首席语言学家李轩则为香港中文大学的语言学博士。

对于考拉阅读的快速扩张,GGV纪源资本执行董事于红在接受经济观察网采访时曾称,目前整个中国都在重视语文分级阅读,这对于考拉阅读来说算是“天时”。于红认为,中国那么多英语培训机构,但并没有跟语文相关的,而考拉阅读作为一家技术导向公司,将语文的文章按照孩子不同的阅读水平进行分级。而中国之前也并没有这样通过技术驱动的分级阅读产品,这是促进考拉阅读发展的“地利”;至于“人和”,于红则认为是考拉阅读背后的优质团队。

经济观察报 公司部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