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靠几份声明扭转影视畸形生态不现实,5000万界定“天价片酬”合适吗

冯庆艳2018-08-13 22:09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网 记者 冯庆艳 实习记者 杨雪梅 自崔永元举报明星阴阳合同之后,关于明星天价片酬的讨论热度居高不下。

8月11日,爱奇艺、优酷、腾讯视频三大视频网站联合正午阳光、华策影视、柠萌影业、慈文传媒、耀客传媒、新丽传媒六大影视制作公司发表《关于抑制不合理片酬,抵制行业不正之风的联合声明》,共同抵制艺人天价片酬现象和“阴阳合同”、偷税逃税等违法行为。声明称采购或制作的所有影视剧,单个演员的单集片酬(含税)不得超过100万元,其总片酬(含税)最高不得超过5000万元。

同日,首都广播电视节目制作业协会9家会长单位:海润影视、大唐辉煌、华谊兄弟、爱奇艺、完美影视、北京电视艺术中心、酷云互动、磨铁集团、金英马影视,代表协会联合发表《关于加强行业自律、遏制行业不正之风的倡议》。8月12日,以华谊兄弟为会长单位,汇集了博纳影视、横店影视、乐视花儿影视、唐德影视、新丽传媒、印纪传媒、正午阳光等400余家影视企业的横店影视产业协会也发表了《关于“加强行业自律、规范行业秩序、促进影视精品创作”的倡议》。

天价片酬早已有之:流量明星、一线演员片酬一路飞涨,动辄达数千万之巨。从官方到制片方,正陆续出招“降火”。去年,五部委联合下发通知,明确指出“严禁播出机构以明星为唯一的议价标准”。随后《关于电视剧网络剧制作成本配置比例的意见》指出,全部演员的总片酬不超过制作总成本的40%,主要演员不超过总片酬的30%,其他演员不低于总片酬的30%。

影视生态畸形,高片酬成毒瘤

文化产业在长期发展之中,遵循自身的客观规律,形成了较为稳定的行业规范。在日韩与好莱坞,演员片酬占制作成本的10-30%,而我国明星片酬比例则以十分畸形,往往能达到50%,甚至超过75%。

然而高片酬并没有带来与之对应的作品质量,影视生产制作的程序遭到干扰,势必使得其他环节支出压缩:剪辑、后期一省再省,服化、道具粗制滥造,除主要演员之外的人力成本极低......“渣画质”“五毛特效”“垃圾剧本”成了多数影视作品的打开方式。

资本大量涌入使得影视行业产能过剩,每年有半数作品难以播出。供过于求然而精品稀缺,知名艺人参演和大制作的作品才有稳定的收视率、票房保证,必将遭到电视台、播放平台等等的哄抢,价格自然水涨船高。众多小鲜肉受到追捧、艺人地位过高,难以沉下心修炼演技打磨自身,不敬业成常态:滥用替身、耍大牌、抠图、轧戏、只会瞪眼等等都为观众所诟病。

影视行业的问题还远不止于此:抄袭乱象丛生,原创者维权周期长、难度大。雇佣水军、数据造假现象泛滥,而这些虚高的数据又成为艺人抬价的资本,整个产业形成恶性循环。受众审美仍存在惯性,过于吹捧流量明星,“大IP+小鲜肉”就能轻松吸引注意力。行业想要健康发展、顺利转型,面临阵痛。

制片方出手为哪般?

近来越来越多的小成本剧集、网剧受到市场青睐,“淑女的品格”、“TF老Boys”、“叔圈101”、《身临其境》节目等等这些热点使得许多实力派演员重新翻红,诸如《人民的名义》、《我不是药神》等高质量作品口碑与票房齐丰收。流量时代逐渐向口碑时代过渡。

以往视频平台作为影视作品买家,不参与到作品的生产制作过程中。重流量、收视率由市场决定。而现在越来越多的影视剧采取平台与影视公司合拍的模式,加上平台本身越来越倾向于自主出品网剧、网综等,高昂的片酬成本转嫁至平台本身,平台联合抵制顺势而为。

几份声明成效几何?

几份声明和指导意见真能影响到全行业发展吗?央视评论指出,许多明星都拥有自己的制作公司或工作室,片酬可以换成各种名目进入工作室的账目,而不需直接落入明星演员的腰包。此外,明星还可以增加“制作人”、“顾问”等各种头衔,心安理得地将降薪差额补齐。业内人士分析,如果未来限制高片酬发展成行政手段,影视公司给明星的报酬还可以通过给明星股权、房产等价物品,影视公司可能会这种方式规避。

发出声明的大型传媒公司本身便对行业乱象推波助澜。近期的倡议书也并非全行业的举动,而仅仅是部份公司的自律性声明,缺少法律约束力和执行力。公司本身的监管在各自手中,并没有强大的第三方干预,具体的实施效果难以保证。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影视行业的众多问题日益暴露,急需监管和自我净化。如果仍是保持流量为先、高投入低质量,观众迟早不会买账。声明初衷虽好,但重在落实,回归理性是整个行业题中应有之义。

经济观察报TMT新闻部主编、资深记者
曾任职于赛迪集团《中国经济和信息化》杂志、《华夏时报》
关注TMT(科技/媒体/电信)领域的重大事件,擅长调查、深度及人物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