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蔚来汽车提前赴美上市:“烧钱“快融资变难,目前仅交车481辆

张煦2018-08-14 12:00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网 记者 张煦 延期交付、续航里程不足、挂档故障、烧钱模式、融资续命……在一片质疑声中,蔚来汽车较计划中的时间提前一个月,向美国证监会(SEC)递交了IPO招股书,成为首家提交招股书的中国新造车企业。北京时间8月14日凌晨,蔚来汽车申请在纽交所上市,股票代码为“NIO”,拟融资不超过18亿美元。而有外媒曾称报道称,蔚来汽车此前计划最快在今年9月提交IPO申请。

蔚来汽车是在2014年由前易车CEO李斌、京东CEO刘强东、汽车之家CEO李想、腾讯CEO马化腾以及高瓴资本、顺为等投资机构联合创立的,有包括百度、小米、京东、联想在内等56位企业进行投资。无论是被称为中国版“特斯拉”还是被悲观者视为下一个“乐视汽车”,蔚来汽车都一直处于风口浪尖。而其招股书中披露的诸多细节,也令之前的种种质疑,变得更加强烈。

首先,关于延期交付和产能问题。去年12月,蔚来汽车首款量产车ES8下线。当时,蔚来创始人李斌声称,将于今年4月完成首批交付,并在9月完成累计一万台车交付。但现实情况是,到5月31日,才向10位蔚来内部车主交付了首批10台蔚来ES8。6月28日,首批普通用户接受了若干台ES8。具体交付量被李斌秘而不宣,其称“不想自取其辱”。

在招股书中,蔚来坦诚交付存在延期并披露,截至今年7月31日,蔚来首款量产车ES8共交付481台,生产ES8超过1300台,收到17000台预约。蔚来坦陈,交付延期可能会影响公司业绩。“我们只收到了数量有限的ES8预订,所有这些预订都可能被取消……如果在交付ES8或其它未来车型时出现延期,用户可能会取消大量预订……此类取消可能会损害我们的财务状况、业务前景和经营业绩。”

其次,自2017年12月斥资8000万元于五棵松体育馆启动ES8上市之后,蔚来便启动烧钱模式。其自建展厅、免费服务和充电站模式,无不将蔚来指向上百亿元的烧钱规模。“必须比特斯拉更能融资才能‘续命’”,是业界对其“快速烧钱、急寻融资”模式的普遍看法。据统计,此前蔚来募集的资金已经超过150亿元,占据了国内新造车企业的绝对榜首。

而此番急于赴美上市,亦将其对资金“续命”的渴望表露无疑。招股书中披露,蔚来目前运营中实为负现金流,最近才开始产生收入并且没有盈利。具体来看,蔚来汽车在2016年、2017年、2018年6月30日的净亏损分别为25.73亿元人民币、50.21亿元人民币及33.25亿元人民币。蔚来汽车招股书中坦陈,这种情况未来可能仍将继续。

在截至2018年6月30日的前六个月中,蔚来汽车总营收为4599.1万元人民币,其中汽车销售营收约合4439.9万元人民币,其他销售营收约合159.2万元人民币。招股书显示,截至2018年6月30日,蔚来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总额为44.23亿元人民币,银行融资额为47.65亿元人民币。蔚来认为其资金储备足够未来12个月的资本支出。

“我们现时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可用银行融资、预期车辆销售的现金收入及提供服务及来自若干附属公司的第三方股权投资所得款项,将足以应付我们的预期营运资金需求及未来12个月的资本支出。”蔚来汽车称。

对于本次募集资金的用途,招股书称,将用于蔚来的研发支出、设立在上海的制造工厂建设及扩大销售和服务网络等,其中与上海制造工厂的设备改进和安装相关的总资本支出将约为6.5亿美元,折合人民币44.78亿元。这意味着蔚来汽车未来仍将自己建立工厂,而申请资质。但在业界看来,蔚来此时赴美上市绝非坦途。

首先,尽管中概股今年赴美IPO热情持续高涨,但市场表现均不佳。其次,对标特斯拉,并不会为蔚来在美进行路演时“加分”。再加上,蔚来盈利模式和概念,并没有足够的实力证明其发现潜力。另外,随着交车的开始,蔚来在中国面临越来越多的质疑,不仅仅包括产品还有其商业模式和目的。

作为未来汽车创始人,李斌在去年推动易鑫资本上市,随后几个月内又将其创立的摩拜单车出售。摩拜单车的总体债务总额超过10亿美元,入不敷出,美团收购被认为是接下了烫手山芋。而从媒体公开报道中来看,摩拜单车已经挪用了数目巨大的用户押金,风险十分巨大。另一方面,摩拜单车在此前宣传中被吹捧为“新四大发明”,但实际上对中国产业生态造成严重破坏。虽然李斌和其投资人成功套现上亿美元离场,但在产业内留下“一地鸡毛”,资源浪费十分严重。

而蔚来汽车也是早新造车企业中最为疯狂的一个。有业界人士认为 ,自蔚来起,新造车企业“圈钱、烧钱、无法度过交付难关的恶梦”真的变成现实,“之前讲出的故事,总有难圆的一天。”作为中国新造车企业的代表企业,蔚来汽车此时的命运,或将“快速烧钱导致融资困境”的产业路径提前写成。

招股书披露,蔚来创始人李斌持股17.2%,腾讯持股15.2%,高瓴资本持股7.5%,车和家创始人李想持股1.7%,蔚来北美CEO Padmasree Warrior持股1.4%。值得一提的是,在招股书中,李斌发布了一封公开信,表示为激励用户热情和对蔚来的支持,承诺愿意用5000万股蔚来股票与用户建立更深层次的联系。这5000万股份占到李斌所有拥有股份的约三分之一。

蔚来汽车目前融资累计已经超过200亿元,远超于正常造车所需要的资金量。作为对比,前途汽车使用20亿元资金完成了工厂建设、产品开发等环节,并获得了发改委和工信部的“双资质”,而外界指出蔚来汽车则将巨额资金花费在营销造势环节。一家中国汽车集团负责财务的高管此前曾对经济观察网记者表示,蔚来汽车融资到200亿元,以这个估值和融资规模,未来在私募市场已经无法再融到更多的钱,而最终上市解套将是其被迫的选择。

值得一提的是,《汽车产业投资管理规定(征求意见稿)》正在走最后的批示流程,该规定一旦正式实施,新能源汽车的投资项目核准的审批也将随即重启。《征求意见稿》对新建独立纯电动汽车企业也做了非常明确的规定,防止一些企业借电动车项目“画大饼”,圈钱套现。比如:所有股东在项目建成且产量达到建设规模前,不撤出股本。但对于蔚来汽车这种“借腹生子”的企业,似乎还没有有效的方式防止其套现离场,留下“一地鸡毛”。

据了解,仅在乘用车上,中国目前已有近百家的新造企业,外界预计其中仅有2-3家能存活。从目前中国汽车消费市场来看,已经有多家老牌的汽车制造商面临出局危机,行业的自然淘汰在进一步加快,而对于这些新造车企业来说,未来的风险将更加巨大。

经济观察报 汽车周刊记者
长期关注智能汽车、共享驾乘、新能源等未来智能交通领域的发展变化;关注汽车企业、零部件企业的上市公司新闻;对汽车企业的全球动态、战略变化、品牌传播,有较为敏锐的洞察和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