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程实:土耳其里拉贬值并非意外,新兴市场经济受到挑战

刘璐2018-08-15 15:34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网 实习记者 刘璐 今年以来,继玻利瓦尔、比索、兰特、雷亚尔出现急剧贬值之后,土耳其里拉本月又大幅贬值近 30%,引发市场恐慌情绪蔓延。

工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程实表示,上述新兴市场货币贬值并非意外,脆弱的基本面是其币值剧烈波动的主要原因。尤其是土耳其,其经济的不平衡和货币宽松由来已久,近期的大幅贬值只不过是火药桶的引线被点燃。

“一是经济内生动力较弱,显著依赖于外部融资,土耳其外债占 GDP 比重超过 50%;二是央行的货币政策前期偏鸽派,目前通胀水平已超过 10%;三是国内银行坏账率较高,且经常项目长期赤字,对其违约的担忧始终存在。”程实说。

自2008年次贷危机爆发开始,全球各个国家各个市场都或多或少受到了波及。直到2017 年,全球开始迎来真实的普遍复苏,多元化涨潮重拾动力,新兴市场全面崛起。

但程实认为,尽管全球经济真实普遍复苏动能依旧,但宏观环境变化、地缘政治动荡、金融风险释放的耦合触发了危机的“余震”。在这一危机“回潮”阶段,国际政治经济因素令存在信用短板的部分新兴市场经济问题曝露,也对整体复苏态势的稳定性带来挑战。

今年以来,全球复苏的阶段性压力开始出现,特别是石油价格上涨、美元强势、全球贸易紧张为复苏的协同程度带来不确定性,且短期内难以消除。

虽然兴市场货币急剧贬值对全球金融市场存在负外溢效应是有限的,但程实担心的却是令投资者所关注的危险货币将通过情绪传导和风险外溢影响全球金融市场。

程实指出,从真正的金融传染性来看,危险货币的负外溢效应整体有度,但对一些其他经济体有“回溢”的风险。

结合国际清算银行的数据,程实对6个今年已经出现或市场存有负面预期的危险货币发行国(委内瑞拉、阿根廷、南非、土耳其、巴西、墨西哥)进行了分析,得出了三点判断:其一,上述 6 国债务违约风险对于全球银行业的整体传染性相对可控;其二,西班牙银行体系受新兴市场货币危机的可能影响最大;第三,对拉美危险货币发行国敞口集中度较大的智利、敞口集中度高于平均水平且银行体系稳健性不足的葡萄牙也面临一定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