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钢铁侠马斯克身心俱疲的一年

李思2018-08-19 20:29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网 记者 李思 多年来,身为特斯拉(TSLA.O)及Space X CEO的埃隆·马斯克给人的印象一直是内心坚强,对事业有着坚定的信念。他因为在硅谷获得的成功,积累的财富,并创造了一个接一个可能改变世界的公司,而被成为现实版的钢铁侠。

然而,近日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马斯克罕见的露出了脆弱的一面,一小时的采访中,马斯克一度眼泛泪光。

最近一年,马斯克的日子并不好过,来自外界的质疑和压力、特斯拉第一款面向大众量产的汽车Model 3产能不足的问题、来自空头的压力等,都压在马斯克身上。马斯克将过去一年,称为他职业生涯中最艰难、痛苦的一年。

一条“致命”Twitter引发的危机

而最近,因为一条Twitter,马斯克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危机之中。

美国时间8月8日,马斯克发布推文称,考虑将特斯拉私有化,价格定为420美元/股,并称用于此次私有化的资金已经敲定。当天特斯拉股价上涨了10.99%,收于379.57美元/股。

在马斯克宣布考虑将特斯拉私有化的第二天,由于涉嫌操纵股价,美国证监会SEC宣布启动调查。

上市公司私有化属于的重大消息,通常是公司内部达成一致后,通过官方渠道对外公布。但特斯拉私有化的消息却是由马斯克仅通过Twitter对外公布。

马斯克在《纽约时报》的采访中说,在发布将特斯拉私有化的Twitter前并未与公司董事会或高管讨论过,私有化的决定并未经董事会通过,也未向美国证监会SEC报备。私有化的决定是临时起意,在开车去往机场的路上编写发布的。420美元每股的价格也并非经过严谨核算后得出的结果。

此外,他对外公布称私有化资金已到位,但事实并非如此。在特斯拉私有化问题上,马斯克指望的是沙特主权基金。但是,虽然马斯克在7月底与沙特主权基金有过会面,并谈到了特斯拉私有化资金的问题,但对方并未给出任何承诺。

目前,马斯克和一些董事正在准备,最快下周和美国证监会的官员见面。

祸不单行,马斯克的反对者们,开始实名举报特斯拉存在的问题。有特斯拉前员工向美国证监会举报了特斯拉的,比如工厂存在贩毒关联、材料失窃、监听员工,甚至有意识展开商业间谍等行为。

马斯克公布将私有化特斯拉当天,特斯拉股价大涨7%,这导致特斯拉空头们的潜在损失一度高达8亿美元。因特斯拉私有化消息而损失惨重的空头,认为这是马斯克自导自演的一出戏,目的是为了打击空头。

马斯克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本意是为了进一步解释特斯拉的私有化。但似乎事与愿违,周五,美国股市三大股指集体上涨,科技股多数略微下跌,跌幅普遍小于1%,特斯拉下跌幅度较大,收跌8.93%。

特斯拉董事会寻找马斯克的继任者

多年来,特斯拉一直在寻找一名合适的COO,辅助马斯克。多位知名职业经理人曾进入特斯拉的视线,其中,两年前曾邀请Facebook的COO Sheryl Sandberg出任特斯拉COO。但是,介于目前Sheryl Sandberg仍担任Facebook的COO,显然并未邀请成功。

马斯克表示特斯拉已经停止了对于COO的寻找。但是,根据《纽约时报》的报道,随着马斯克发推的频率越来越高,特斯拉已经加快了寻找COO的步伐。

马斯克在采访中谈到,他经常使用安眠药安必恩(Ambien),之前他也曾说是用过这一药物。该药物为外界熟知的副作用包括梦游等。“很多时候,是要么彻夜不眠,要么就吃安必恩,”马斯克说。

《纽约时报》引述了以为了解董事会想法的之情人士称,安必恩并未帮助马斯克入睡,有时却会令他整夜耗在推特上,让部分董事会成员感到担忧。

今年以来,特斯拉及马斯克饱受Model 3产能不足而引发的外界的质疑。马斯克在采访中表示,2018让他非常痛苦。近来他每周工作120小时,特斯拉目前正在为达到产能目标而努力。他还说,自2001年疟疾卧床以来,没有休过超过一周的假期。

马斯克的主要压力,来自Model 3的产能不足,以及空头对其紧追不舍。

特斯拉和马斯克过去一年发生了什么

一直以来,马斯克和特斯拉都可谓顺风顺水。去年4月,特斯拉市值超过量大汽车巨头福特和通用汽车,成为市值最高的美国汽车制造商。马斯克也对外称,特斯拉将改变世界。

6月,特斯拉发布Model 3,这是特斯拉第一款面向大众市场的汽车。特斯拉实现盈利的日子似乎不远了。

但是,在特斯拉公布Model 3的几周前,马斯克曾警告说Model 3的成功并不容易,特斯拉正面临着汽车电池短缺的问题,这将导致公司公司无法完成每年60万台汽车的生产目标。

随后的6月底,马斯克发布Twitter称自己的精神健康正因运营公司的负担而受到困扰。

去年11月,马斯克在与《滚石杂志》的采访中公开指责做空特斯拉的投资者,称“他们是希望我们死掉的傻瓜”。马斯克说,空头不断的散布负面谣言。而空头们则认为,特斯拉未就如此大规模的汽车生产做好准备。

然而,不久后的2018年1月初,特斯拉承认Model 3的生产远落后于预期。此前的计划是到2017年12月,特斯拉将能够每月生产2万台Model 3。但是在过去的3个月,特斯拉仅生产了2,425台Model 3。

更为致命的是今年3月,一辆启动了驾驶辅助系统AutoPilot的特斯拉Model X在加州发生车祸,造成驾驶员死亡。这次车祸让公众对特斯拉的安全性提出了质疑,特斯拉是否因生产上的滞后而在生产过程中走了捷径。 当月,因担心特斯拉烧钱太快,穆迪下调了特斯拉的信用评级。

随后的4月,特斯拉决定暂停Model 3的生产,以提升自动化生产能力及解决部分生产瓶颈问题。马斯克说,“过度自动化是一个错误”,“人的力量被低估了”。

5月时,特斯拉的季度财报报告了大额损失,投资者对此并未作出太大的反应。但是,马斯克在随后的一次与分析师的电话会议中,因分析师的提问而责难分析师,直接打断对方提问,并称对方的问题太无聊。马斯克的行为,让外界开始关心特斯拉的账上究竟还有多少现金。

6月,马斯克再次将火力对准空头。他发推文称,不出三周,特斯拉的空头将会爆仓。在日前与《纽约时报》的采访中,他再次对空头提出控诉,“来自空头的负面宣传一直持续着”,“任何一点负面的事情发生,他们都会把问题渲染得非常严重”。

在《纽约时报》的采访中,马斯克提到今年的生日,6月28日,是在工厂读过的时非常低落,“整夜都在工厂,没有朋友,什么都没有”。但是马斯克的努力没有白费,特斯拉第一次按计划在7天的时间内,生产了5000辆Model 3。

随后,马斯克带着工程师,到泰国参与救援12个被困在洞穴中的男孩。但是,一名参与救援的潜水员称马斯克只是做了一次“公关秀”。引发马斯克与潜水员之间的口水战,马斯克最终删除了相关推文并道歉。

7月31日,马斯克在特斯拉工厂会见了沙特主权基金的一名常务董事。这次会面给马斯克留下了沙特主权基金将支持特斯拉私有化的印象。但是对方并未对此作出任何承诺。

8月7日,在开车前往机场的路上,马斯克发出了那条考虑将特斯拉私有化的Twitter。自此,正式开启了这场积蓄已久,围绕特斯拉及马斯克的风暴。

经济观察报 公司部记者
关注创业投资领域及TMT相关行业。负责花蕾之约专栏、PE家笔记专栏和VC家投资笔记专栏。以调查性报道和公司报道见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