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姜超:专项债将成为地方基建的重要资金来源

刘璐2018-08-22 14:46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网 实习记者 刘璐  截至2018年7月末,全国地方政府债务余额171557亿元,其中,一般债务108481亿元,专项债务63076亿元;政府债券166463亿元,非政府债券形式存量政府债务5094亿元。

海通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姜超表示,7月末地方非政府债券形式存量政府债务余额较年初1.7万亿的规模已经大幅减少,而8-12月还有大约5700亿地方债迎来到期,地方可以发行再融资券,算上这部分,年内置换债的发行量大约还有1.1万亿。

8月14日财政部发布《关于做好地方政府转向债券发行工作的意见》,要求加快地方政府专项债券发行和使用进度,新增专项债发行量在第三季度原则上要完成全年80%,剩余额度主要放在10月发行。

姜超判断,新增专项债将转为年内地方债发行工作重心,且8-10月将是集中发行期。

“事实上,截至8月20日,8月各地已经发行出来的新增专项债券规模已经有1610亿,还有1410亿已经披露了发行文件,近日将完成发行,合计已经超过3000亿。”姜超说。

近期不少省份公布了2017年政府债务分投向统计的数据,姜超梳理之后表示,在最新债务投向中,市政建设、交通运输、土地收储和保障性住房债务占比最高。

姜超指出,新增一般债额度已经较少,年初根据地方赤字给出的额度为8300亿,1-7月已经发行了6600多亿,年内发行空间十分有限,未来专项债将成为基建重要的资金来源。

地方专项债又可分为专项债和项目收益专项债,后者需直接对应项目资产和收益,是前者的细化品种,新增专项债和项目收益专项债发行量之比2017年大概是2:1。

姜超认为,未来的募集资金投向中,专项债募集资金多用于市政建设、交通运输、保障性住房建设安居工程等基础设施建设领域,也用于乡村振兴、扶贫和生态环保等三大攻坚战有关项目;项目收益专项债则分为土地储备、收费公路、棚改、轨交、教育类等多个细分品种,且在不断创新中。

中国基建投资需求区域分化,东部地区城镇化率高、基建投资增速较低,中西部地区基础设施薄弱、建设需求高。

姜超指出,靠举债支撑的基建投资往往形成巨额债务,地方债务风险也就越大。出于控制风险的目标,像贵州、辽宁、宁夏、海南、青海这些地方政府负债率高的地区,每年新增的债务限额都非常少,2018年这5个省份地方债务总额新增限额均在300亿以下;像江苏、广东、浙江等地区新增额度都在千亿以上。

“从今年各地地方债发行情况看,新增债发行较多的省份有广东、安徽、河北、浙江等中、东部地区,而贵州、辽宁省则是置换债发行量最大的两个省份。”姜超说。

在年内地方债剩余额度上,姜超表示中部地区剩余新增专项债额度较多。

姜超解释,目前有25个省份披露地方债新增限额详细数据,江苏省今年新增专项债额度最多,目前剩余额度远高于其他各省份,占全部剩余额度的11.6%左右。除此之外,中部省份包括湖北、河北、河南、安徽等地区剩余额度也较高,4省合计剩余额度占全国的21%左右。而西部省份除了四川省外新增专项债额度普遍偏少,比如云南、广西今年只有318亿、314亿新增专项债额度,新疆、甘肃都只有200多亿,贵州和宁夏虽然没有公布详细数据,但去年两个地区新增专项债额度分别只有8亿和13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