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币圈媒体人:这个圈子的钱,太血腥

宋笛2018-08-22 16:48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网  记者 宋笛 “这个圈子的钱太血腥了。”今年年中从一家知名币圈媒体离职的陈铎(化名)对经济观察网表示。

币圈媒体是指以各类数字货币、ICO项目为主要报道内容的自媒体,——尽管这些媒体多以区块链技术普及、前沿讯息传递的名义存在。一些币圈媒体拥有APP、网站、微信公众号等多个媒介平台。

8月21日晚,包括金色财经、深链财经、火币资讯等多个有关区块链以及数字货币的微信公众号均被封一事引起了相关社群和公众的普遍关注。

对此,腾讯方面对外表示,部分公众号涉嫌发布ICO和虚拟货币交易炒作信息,违反《即时通讯工具公众信息服务发展管理暂行规定》,已被责令屏蔽所有内容,账号被永久封停。

伴随着2017年-2018年初数字货币市值的持续上涨,数百家币圈媒体汹涌而来。陈铎对经济观察网表示,币圈媒体已经演化出复杂的盈利模式,包括为ICO项目站台、充当代投角色,为项目方负责人做专访宣传,收取“保护费”,举办活动等等,其中一些头部币圈媒体的一篇专访价格超过10万元。

中国银行法学研究会理事肖飒对经济观察网表示,一些区块链媒体被封是意料中事,炒币又正在成为关注热点,币市“黑嘴”扮演了重要角色,如今空气币和一些不靠谱的项目币充斥市场,导致老百姓财产权受损。

 半年行

 2018年年初,陈铎从一家财经媒体离职加入了一家币圈自媒体。彼时,正值数字货币市值达到顶峰,由此释放了巨大的信息需求,数百家币圈自媒体相继成立。

陈铎在币圈媒体负责深度报道,这是币圈媒体报道形式中的一种。普遍而言,与传统媒体报道形式类似,币圈媒体内容输出也分为快讯、专访、深度报道等。“每一种都有不同的变现形式”,陈铎对经济观察网表示。

其中快讯主要是为一些ICO项目做短广告,头部媒体的报价一条在2000元以上;专访则是为一些项目提供更为细致的宣传,以吸引大众投资人入场,一些头部媒体的报价超过10万元每篇;深度报道中一部分则是“黑稿”,一些币圈媒体以此为由,向ICO项目方收取“保护费”,价格普遍在20万元以上。

“这仅仅是币圈媒体收入的一部分渠道,还有一些币圈媒体同时运营社群,再为ICO项目站台的同时,还提供代投服务;此外,举办各种区块链会议也是币圈媒体重要的业务之一。”陈铎对经济观察网表示。

经济观察网此前采访获悉, 一些大型代投会搭配成立一些所谓的“币圈自媒体”配合销售。这些自媒体往往会进行以测评、消息等多种形式吸引投资人进入自媒体的社群,然后再在社群中推广销售私募份额,同时还会适时传播一些所谓的“内部消息”进行销售造势。

一位币圈媒体创始人对经济观察网表示,一些员工激励也是以其所参与的ICO项目代币形式实现。

在陈铎看来,这些项目中有99.99%都有欺骗的嫌疑。在今年年中,陈铎加入了一个项目的维权群,在发现其中投资人不乏倾家荡产的情况后,陈铎打算做一篇相关的调查报道展露这一事实,但最终被其所在的币圈媒体负责人阻拦。这也是陈铎最终选择离开这个圈子的直接原因。

 暗线

陈铎此前加入的自媒体在成立之初即获得了天使轮融资,在同一个月有超过10家币圈媒体获得融资。

一位币圈投资人点破了其中的奥秘,“很多媒体本来就是上一波在数字货币市场获得丰厚回报的投资人授意成立的,成立的目的即是为了自己投资的项目站台,又可以起到一定的攻击防御作用,增强自己在币圈的话语权”。

这是币圈自媒体极为特殊的一个特点:几乎每一家头部媒体背后都会站着一位或多位颇有知名度的投资人,其控股的节点会涵盖多个ICO项目、基金甚至数字货币交易所,从而形成了一整个完整的势力板块。

以金色财经为例,金色财经是区块链领域颇具知名度的一家媒体,其创始人为杜均,杜均同时还是区块链风投基金节点资本的创始人,此前还曾是数字货币交易平台火币网的联合创始人。按照天眼查信息显示,杜均还在多家区块链技术公司、投资公司持有股份。

在这些币圈媒体外,陈铎对经济观察网表示,在今年5月还有一批此前从事其他领域报道的媒体人转型进入币圈媒体。

一位区块链自媒体在今年4月成立,5月正式投入运营,其运营负责人对经济观察网坦言,在成立之初肯定都是“奔着钱去的”,只不过有人还是希望能够赚点良心钱,有的是想跟风赚钱。

该运营负责人对经济观察网表示。据该运营负责人表示,尽管通过数字货币市场谋利已经形成了币圈媒体的一种风气,但也有一小部分区块链媒体选择了开通类似“知识学院”的板块,利用付费阅读、知识普及的形式来进行运营。“不管什么时间节点,还是有一部分人是在默默耕耘的”。 

未来不定

很难说此轮对数字货币的监管已经结束,一些迹象显示此次关停一批微信号还仅仅是监管中的一环。在8月22日,有媒体消息称北京朝阳区下发文件,禁止任何场所承办虚拟货币的推介活动。

一些投资人已经开始持有更加谨慎的态度,“最近监管有重新趋于严格的态度,数字货币的熊市也尚未见底,在投资方面会更加谨慎”一位数字货币投资人对经济观察网表示。

在2017年9月4日出台的《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中即提出“不得为代币或“虚拟货币”提供定价、信息中介等服务”,联合发文的部门中即包括中央网信办。

肖飒认为,从5月后涉及币圈(数字货币市场)的自媒体有重新活跃的趋势,其中一些自媒体不断推广所谓的“IFO”(首次分叉发型,实际上是已被政策认定为有非法募资嫌疑的ICO变形),并且为鼓吹一些项目的价格,吸引大众投资人入场。

“现在市场就是一个挤泡沫的过程,这个过程过后区块链本身还是有可能发展起来的,媒体的出路也很多;通过现有手段变现的可能会倒下去一批,但是真的为广大用户带来价值的总会深入人心的”,上述区块链媒体的运营负责人乐观的判断。

经济观察报 要闻部记者
曾在中国企业报担任记者,目前主要关注于科技类、创业类产业政策、创投领域以及交通物流领域。擅长深度报道和人物特写。
个人微信号:didi85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