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探秘首批央企员工持股这两年

王雅洁2018-08-25 10:07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报 记者 王雅洁 2018年8月23日下午,一家入围员工持股试点的央企中正在基层摸底仓储业务的管理人员对经济观察报说:“和外面(民营企业)比,我在的企业薪酬福利待遇本没什么优势可言。不过我两年前来到这家企业后,没多久便有机会现金出资认股,给了我希望。”

他透露,截至目前,根据资产评估等界定的结果,企业内部员工持股总比例接近20%。不过由于认股周期尚短,企业内部尚未启动分红。

这位央企员工所说的员工持股开始于两年前。2016年8月,国务院国资委印发《关于国有控股混合所有制企业开展员工持股试点的意见》的通知,其中明确:“可从中央企业所属子企业中选择10户企业,开展首批试点。”

截至目前,宁夏神耀科技有限公司、中国电器科学研究院有限公司、欧冶云商股份有限公司、上海泛亚航运有限公司、中国茶叶有限公司、中外运化工国际物流有限公司、中节能大地环境修复有限公司、中材江西电瓷电气有限公司、北京构力科技有限公司、中铁工程设计咨询集团有限公司这10家入围国资委首批员工持股试点的央企子企业,改革已经全部“上路”。

试点两年过去后,这场被备受关注的改革成果如何?按照预期,首批10家试点企业的谨慎探索,将在国企国资系统内部形成可复制和可推广的经验,为2018年底的试点扩容商议提供参考样本。

2018年底,还会有哪些企业有望入围?一名参与央企员工持股试点企业筛选的国资人士暂未透露详细名单,不过他表示,下一步,在企业的筛选标准上,可能会作出细微的调整,例如在营业收入和利润比例的界定标准上,不排除做出调整商议。

复盘

入围首批央企员工持股试点后,10家企业如今走到了哪里?

事实上,1992年,以内部职工持股和法人持股为主进行的股份制试点,曾推动过当时全国3700多家股份制试点企业的发展。但是,随着非法交易、上市后大量抛售“内部职工股”等问题,国有资本一度从竞争性领域陆续退出,甚至开始出现产权交易过程中的评估黑洞,当时的职工持股试点随之陷入停滞。

基于此,经隔二十多年重启的新一轮央企员工持股试点,走得更加谨慎。经济观察报记者梳理发现,在不止一家试点企业的员工持股内部方案中,体现出“稳妥”二字。

中粮集团相关人士表示,从集团层面看,这一轮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也是“稳妥”为上。混合所有制改革中涉及职工持股,成熟一个推进一个,上级有关部门批准一个开展一个,不绕着走,不自己决策,不自己创造。中粮近几年的职工持股,主要在非主业、小企业、长期负增长的企业开展。

上述国资人士表示,为了体现“稳妥”的思路,与上世纪的改革相比,这一轮员工持股不搞全员持股,不搞平均持股,不搞存量转让。

正在为发改委第三批混改试点企业员工持股提供法律服务的阳光时代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朱昌明对比认为,与上世纪的职工持股试点相比,新一轮的试点模式相对固定。在价格确定上,国资委10家试点企业已经基本实现了通过产权交易所形成市场价格,即员工持股价格与通过产权交易所引入的战略投资者的入股价格相同,员工通过增资扩股成为混改企业股东。

为了“稳妥”推进员工持股试点,在入围企业的甄选上,前述国资人士还表示,“我们选的10户企业总体上规模没那么大,积极性都很高。比如欧冶云商,虽然2015年才成立,但投资者当时特别看好,好多非公资产来竞争。”

欧冶云商的注册资本为33.33亿元,员工持股比例为5%,上海泛亚的注册资本也达到了15.37亿元,员工持股比例为8%,而其他注册资本为数亿元乃至数千万元的试点企业,它们的员工持股比例多数在10%以上。

对于转制院所和科技企业来说,员工持股的比例一般相对较高。例如,中国电器院的员工持股比例为22%,构力科技的员工持股比例为25%,中铁设计的员工持股比例为20%。由于转制院所和科技企业所从事的是知识密集型工作,员工持股应当体现人力资本价值,同时《关于国有控股混合所有制企业开展员工持股试点的意见》中明确指出人才资本和技术要素贡献占比较高的转制科研院所、科技型企业将成为员工持股试点的前哨,基于以上两点,较高比例的持股量亦与相关政策相吻合。

再从试点企业层级上观察,上述国资人士表示,员工持股比例与试点企业层级正相关。从混改试点中的员工持股企业和员工持股试点来看,二级分公司的员工持股比例要低于三级子公司。这是由于经营风险与公司层级相关。

首批10家央企子企业中,超过半数为三级子企业。

该国资人士认为,对于二级公司来说,业务范围更广,客户群体大,所涉及的资产规模更大,同时公司的治理结构和机制更加复杂,如果在2级开展员工持股,会面临更大的风险,因此在3级持股风险可控性较强。对于公司来说,要想在2级公司开展员工持股,需要对持股风险进行充分识别,深入分析,并制定有效应对措施。

首批10家员工持股试点之一的中茶公司相关负责人对经济观察报表示,为了推进试点“稳妥”实施,对已经纳入持股计划员工所持的股份设置了调整退出的机制。员工退出所置留的股份将优先通过实施新的激励计划授予符合条件的新员工持股人。

变数

历时一年有余的员工持股试点,给10家企业带来的,有分红的期待,也有市场化人才选聘的创新。

中茶公司总经理王贵卿便是该企业推行员工持股试点后,首次选聘的职业经理人。他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未来,中茶公司拟进一步建立起市场化的用人机制,充实职业经理人团队。

在王贵卿看来,中茶公司所处行业属于充分市场化竞争的行业,企业发展需要建立健全各项市场化的机制,尤其是改革用人制度。在这一轮改革中,中茶公司以市场化选择、契约化聘用、目标考核管理为核心原则,大胆尝试以总经理岗位为试点启动用人制度的改革。

推行员工持股试点后,核心骨干员工与企业实现了利益捆绑,朱昌明概括为“三个共”,即共创价值、共担风险、共享收益。他说:“国企最大的问题之一是缺乏有效的激励机制,通过这一轮的员工持股,能一定程度解决激励问题。”

不过,由于员工持股试点推进周期尚短,截至目前,包括中外运化工国际物流有限公司在内的一些试点企业,尚未大规模分红。

按照监管层的规划,2018年底将迎来员工持股试点的阶段性总结,届时视情况考虑扩大试点。一位国资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表示,与首批10家试点企业的甄选类似,未来再入围的试点企业,甄选标准同样严格。

他透露,2016年11月份时,国资委最终选定了10家试点企业,大致标准包括:充分竞争的商业类企业;股权结构必须合理,混合所有制企业员工持股需要国有股东非公资本的股东和员工股东构成,不能是国有股东,员工股东双方各执的格局;治理结构和管理基础要更高。

该国资人士说:“第四点特别强调,企业要具有较强的独立性,营收和利润要来源于集团外部,从市场竞争上去拿,去挣钱,员工持股才比较过硬。”

事实上,对于这一轮国企国资改革来说,员工持股并不是唯一路径,国有控股上市公司股权激励、国有科技型企业股权和分红激励等亦是可操作的方式。

国务院国资委主任肖亚庆在8月17日国企改革“双百行动”动员部署视频会议现场表示,在前期调研座谈过程中,不少“双百企业”负责人提出要搞“员工持股”。有关部门也正在结合前期试点情况,研究完善相关政策,下一步扩大员工持股试点范围时将优先从“双百企业”中选择。不过,他同时表示,不是“一窝蜂”地都去搞“员工持股”。

“双百行动”,是指根据《关于开展“国企改革双百行动”企业遴选工作的通知》(国资研究〔2018〕107号)要求,国务院国有企业改革领导小组办公室决定选取百家中央企业子企业和百家地方国有骨干企业(即“双百企业”),在2018-2020年期间实施“国企改革双百行动”,深入推进综合改革,聚焦重点难点,补齐改革短板,在改革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率先取得突破,打造一批治理结构科学完善、经营机制灵活高效、党的领导坚强有力、创新能力和市场竞争力显著提升的国企改革尖兵,充分发挥典型引领示范带动作用。

从企业的角度来说,中茶公司上述负责人建言,员工持股动态管理规则还有待进一步探索。即持股员工退出、新入员工受让等方面还没有现成规则可参考,希望监管层可以出台一些实际指导意见,才能让更广泛的员工有机会享受到改革的红利、让员工的积极性得到进一步的有效激发。